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皇后之名 
鳳棲宮裡一貫寂靜,清冷得一點不似六宮之首的皇后正殿。 
路映夕倚在窗柩旁,纖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拂著窗前的珠簾,帶起一陣悅耳的玎玲脆響。這珠簾上串的每一顆都是拇指大的東海珍珠,光澤圓潤,貴氣逼人。此等奢華,彷彿說明她深受君寵,但事實上,她嫁入皇朝半年,皇帝只在她的寢宮裡留宿過一夜。 
路映夕淡淡地揚唇,絕美的容顏漾出奪目的光華。皇朝的帝王──慕容宸睿,比她預料的更加深沉莫測。大婚那一夜,他豐神俊朗,笑意溫和,身上不顯絲毫的凜冽之氣,就像是一個儒雅淡泊的翩翩公子,但他擁她入懷的時候,她感受不到一絲暖意。果然,他並沒有佔有她。當著她的面,他親手割破他的指尖,把血漬染在床褥的白緞上。 
想到此,路映夕唇畔的笑容不由加深,笑得有幾分嘲意。象徵她貞潔的豔紅,是他的血,而非她的。這個男人,習慣了掌控所有事,睿智深沉,不容任何人挑戰他的權威。要在這樣的男子眼皮底下玩花樣,那一定是自尋死路。可是,她已無路可退。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挑指斷弦 
「你,確定要和我打?」她直直凝視著他,昔日波光瀲灩的清眸好似幽潭落雪,深遠而淒冷。 
「是!」他凝聲答道,沒有半分猶豫。他的聲音很冷,他的眼神更冷,冷得好似這崖頂肆虐的北風,讓人寒到了骨子裡。 
她縹緲地笑了,原來,他愛的人,始終不是她。如今,為了他的意中人,他終於要和她兵戎相見了。 
她算什麼?她腹中的孩子算什麼?竟然都抵不過他心中那個她! 
四年的癡等、多日的恩愛,換來的,只是這樣一場決鬥! 
她決絕轉身,幾步便走到崖邊的老梅樹下。 
伸手,抽出新月彎刀。抬手,橫刀在樹幹上。 
那個正吊在梅枝上的女人,那個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見狀發出一聲淒慘的哀呼。 
他溫柔地望了女子一眼,「不要怕,我定會救妳!」 
呵,原來,他也可以這般溫柔,只不過那個人從來不是她而已。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血殺戮 
那一夜,是上元佳節。 
從除夕開始,巽國的都城檀尋斷斷續續連下幾場雪,到了這一日,總算天放了晴,也使得一年一度的花燈會如期舉行。 
納蘭府闔府的男眷都會往檀尋城賞燈,而未出閣的女眷卻並不能去。 
源於納蘭一氏,是巽國除帝王天家外,最具威望的家族,縱不是近支王爺,襄王納蘭敬德因著赫赫的戰功,終被冊為世襲王爺,手握重兵。所以,納蘭府的家規更嚴於其他世家。 
可是,在那一夜,納蘭敬德的掌上明珠,納蘭夕顏,抵不過外頭焰火滿天的熱鬧,一時耐不住,同丫鬟碧落騙過奶媽,換了男裝從角門溜出府去。 
為避免碰到府中之人,她特意戴了一張極其猙獰的小鬼面具走於喧譁的檀尋城街頭。 
這,是她留在巽國的最後的日子──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光杆縣主和親 
妳願意離開父母朋友嗎? 
妳願意告別3C時代嗎? 
妳願意放棄一切穿越時空嗎? 
妳願意不戀愛就結婚嗎? 
這些,赫連容都不願意,但這一切卻都發生了! 
來到這個時空兩年多,她已經向現實低頭了,她已經放棄尋找回到未來的途徑,只求能談一場自由的戀愛、生幾個自由的孩子、過一段自由的生活,混完這輩子也就得了。但沒想到的是,她的要求還是太高了,她要盲婚啞嫁了,就現在。 
穿著喜服、蓋著喜帕,坐在大紅的八抬喜轎裡,赫連容跟著轎子一起顛啊顛啊顛,一邊顛一邊由衷地感嘆自己真倒楣,真的。 
之前她還慶幸自己穿越穿成了一個番邦縣主,不僅不愁吃喝,還有個皇室身份,現在想想,還不如穿成個普通百姓呢,最起碼,百姓不用和親。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引子 千年情,一朝牽 
二〇一一年八月十八日星期四,坐在由華盛頓飛往北京的波音777頭等艙裡,我的右手食指正搭在我左手的脈搏上。 
左手腕有著輕微的刺痛感,緊跟著,整齊有序的律動傳入我的大腦,我緊閉著雙目,意識告訴我,此時我的心跳平均每分鐘73次,皮膚電阻1200歐姆,皮電、皮溫都處於正常範圍。 
「小姐,妳是北京人嗎?」可能是旅途太無聊,離我不遠的一個美國佬側頭同我搭訕。 
「NO!」我心裡有事,不大樂意答理他。 
美國佬繼續問:「那妳是哪裡人,我對中國還挺熟的。」他示好地笑了笑,還用蹩腳的中文說了幾個城市名。 
「武……」話還沒說出口,我靈機一動,隨便扯了個謊,「西安。」 
美國佬對於我半路改調的回答有些不以為然,我赧然地轉過頭去,閉上眼假寐。就在我的食指重新搭上脈搏時,大腦裡一陣興奮,猶如警鈴大作,我分明感覺到,我的心跳變快,皮膚電阻、皮溫都已經超出了我所設定的基線範圍。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引子 
潔白的雪花自天際灑落,飄過紅牆金瓦、雕樑畫棟,飄落在庭前的白玉階上。 
他推開窗,狂風夾著雪粒飛撲進來,霎時佔據了溫暖如春的大殿。 
殿中站立的少年不易察覺地瑟縮了一下,而窗前的長者卻恍如未覺。迎著寒風,他閉上眼睛。 
偌大的殿內悄然無聲,只餘炭火在寒風的摧折下劈啪作響。 
一片幽靜中,剛勁滄桑的聲音忽然響起,「治兒,你相信鬼神嗎?」 
殿中的少年抬起頭,訝異地望向他近在咫尺的父皇,隨即又低下頭,他不明白剛剛還在考校他功課的父皇為何忽然提起了這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心念閃過,他微一欠身,恭敬而端正地回稟道:「太傅說,子不語怪力亂神。父皇,兒臣不信。」 
是的,他不信鬼神,不是因為什麼子曰詩云,而是因為他明白,只有精神上的弱者,才會將希冀寄託於鬼神。只是一向是他心目中最強者的父親,為何會忽然提起這個問題呢? 
是因為白天的那場獵狐嗎?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家破 
大雨驟然而至。 
子虞睡得淺,恍然間聽見滴滴答答,彷彿妖魔跳著舞,立時醒了過來,一抬頭,便看到囚室上方的窗戶透著陣陣水氣,想外面已是暴雨如簾。 
她輕輕挪動了一下,懷裡的文嫣也醒了,含糊地喚道:「四姐。」 
子虞忙摟緊她,只覺得懷裡的人兒瘦得可憐,柔聲哄道:「文嫣莫怕,四姐在這裡,快睡吧。」 
文嫣睜著眼攬著子虞的腰,輕聲說:「睡不著,我怕睡著以後,四姐就要扔下我走了。」 
子虞心裡一痛,借著囚室內微弱的晨光,看到文嫣原本粉嫩嫩如皎月似的面孔瘦得脫了形,下頜尖尖,彷彿能扎人,眼下青黑一片陰影,知道她自入獄來無一日安睡,胸口像被針刺一般,疼得厲害。勉強一笑,安慰地拍著她的背,「四姐不會拋下妳的。」 
文嫣安心地點點頭,過了一會兒,才低聲說:「四姐,娘親和姨娘她們扔下我們了嗎?」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