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引子 
善若攙扶著我緩緩走著。 
突然一陣風兒吹起,吹得樹木沙沙作響,吹起了我素白沉重的袍角,帶來了陣陣的幽香。 
我就那樣停住了腳步。 
善若隨著我頓了一下,然後略帶欣喜地說道:「啊,是玉蘭花開了。」 
玉蘭花……在聽到這三個字時我的心被撞了一下。 
那個人……曾說過每年都要同我一起賞玉蘭,可他……看不到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善若卻早已知人意地摘了一枝玉蘭花塞到我手中。 
我低下頭,緩緩將花兒舉至鼻前,嗅著它清新的香氣。 
什麼也看不見,但那香氣卻攪動著我的回憶。 
十六年了,十六年了,一切卻還是那麼鮮活,仿若就發生在昨日……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 
這是一部借用歷史人物來講述,卻不符合真正歷史的小說──幾個同名同姓、異名異姓的人物上演了一段湮滅在歷史塵埃中的隱秘情愫。或癡愛,或悲慟,或仇怨,或無奈,數人沉溺於此段宮闈秘史無力自拔。 
有看官大人問:小說裡的李世民是唐太宗嗎?我答:只是名似而已。這個名叫李世民的男人身上濃縮了諸多帝王的明黃身影──他喜將情之所衷埋於心底,負手看江山萬里綿延,卻終抵不過紅顏佳人月光下的粲然回眸。 
也有看官大人問:升平是玳姬嗎?我答:只是神似,也更像那些眾多亡國公主中命運最跌宕起伏的那個。她歷經國破家亡,朱簷更迭,再不見當初庭院歌舞闋,寧隨他再踏九重皇苑囚宮。 
此文在連載時,以宇文戰和楊徵兩個架空姓名分代兩位男主李世民和楊廣。只因歷史中的李世民和楊廣相差近三十歲,難以活在同一個時空;又因文中亡國公主升平楊鸞的身份雙重,既是唐太宗後宮新寵嬪妃,又是隋文帝最疼愛的幼女,這一點也有悖歷史。所以只擅長用歷史講故事的我,也為出版時是否改回歷史真實姓名猶豫許久。最終,還是一位業界前輩的話點醒了我──將一段隋唐百年歷史凝聚在數十萬字小說中,孰輕孰重自然難以取捨,既然如此,何不虛擬一人見證朝代更迭,融會所有宮闈恩怨呢?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夢華年 
噩夢來得毫無預兆。 
夏末的夜晚,我經常會夢見自己在一個幽暗森冷的長道中獨自行走,莫名的香氣縈繞在鼻端,卻看不到身邊有人。落腳似有回音,我腿腳發軟,磕磕絆絆地走不快,無形中似乎有人在不斷逼迫我向前走,半步也不能停歇。盡頭處隱約可見有一盞虛無的昏燈,是何情形不得而知,因我每回將要接近時,便會一身冷汗驚醒過來,再也不肯入睡,怕這個沒有盡頭的夢做下去會看到比妖魔更可怕的事。 
鳴玉一本正經地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小姐定是白日熱鬧瞧得太多,才會做這許多怪夢,今日還是不要出門了。」 
沉玉認同頷首,「前幾日看到蓮池的花開始殘敗,就知道小姐妳又要開始折騰我們倆了。」 
我長嘆一聲,何其無辜又何其無奈,對著一池殘荷想昨夜的夢究竟有何寓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