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楔子 挑指斷弦 
「你,確定要和我打?」她直直凝視著他,昔日波光瀲灩的清眸好似幽潭落雪,深遠而淒冷。 
「是!」他凝聲答道,沒有半分猶豫。他的聲音很冷,他的眼神更冷,冷得好似這崖頂肆虐的北風,讓人寒到了骨子裡。 
她縹緲地笑了,原來,他愛的人,始終不是她。如今,為了他的意中人,他終於要和她兵戎相見了。 
她算什麼?她腹中的孩子算什麼?竟然都抵不過他心中那個她! 
四年的癡等、多日的恩愛,換來的,只是這樣一場決鬥! 
她決絕轉身,幾步便走到崖邊的老梅樹下。 
伸手,抽出新月彎刀。抬手,橫刀在樹幹上。 
那個正吊在梅枝上的女人,那個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見狀發出一聲淒慘的哀呼。 
他溫柔地望了女子一眼,「不要怕,我定會救妳!」 
呵,原來,他也可以這般溫柔,只不過那個人從來不是她而已。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血殺戮 
那一夜,是上元佳節。 
從除夕開始,巽國的都城檀尋斷斷續續連下幾場雪,到了這一日,總算天放了晴,也使得一年一度的花燈會如期舉行。 
納蘭府闔府的男眷都會往檀尋城賞燈,而未出閣的女眷卻並不能去。 
源於納蘭一氏,是巽國除帝王天家外,最具威望的家族,縱不是近支王爺,襄王納蘭敬德因著赫赫的戰功,終被冊為世襲王爺,手握重兵。所以,納蘭府的家規更嚴於其他世家。 
可是,在那一夜,納蘭敬德的掌上明珠,納蘭夕顏,抵不過外頭焰火滿天的熱鬧,一時耐不住,同丫鬟碧落騙過奶媽,換了男裝從角門溜出府去。 
為避免碰到府中之人,她特意戴了一張極其猙獰的小鬼面具走於喧譁的檀尋城街頭。 
這,是她留在巽國的最後的日子──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