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一章 悲憤交加 
「你確定娶妻的是秦家三少?你確定他兩個月前再娶?如果你敢胡說一個字,我割破你的咽喉。」她將地上的碎片一把抓在手中,然後把最鋒利的一塊,擱在那個死魚眼的脖子上。 
許是她淒厲的聲音、猙獰的樣子嚇到了他,堂堂七尺男兒臉色瞬間發白。 
「小姐,妳的手流血了……」小葉似乎被眼前的她嚇壞了,忙衝了過來,用顫抖的手抱著她。被小葉死死抱著的那瞬間,她突然迸發出來的力氣一下子沒了,整個人無力地蹲了下去,胸口似乎被堵得嚴嚴實實,一絲氣都透不出來,鼻子很酸、眼睛很澀,但就是哭不出聲。為什麼每次痛到極點都哭不出來? 
「這位小姐莫要難過,痛失所愛固然傷心,但世上好男兒千千萬萬,何止一個秦劍。」這死魚眼想哪兒去了?她不是那些想秦劍而不得的女子,她不是那些暗中仰慕秦劍的閨閣小姐。她是他的妻子,她是他的妻子呀!他再婚了,她竟然不知道,還像傻瓜那般,在這裡癡癡地等著他。秦劍,你實在……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銀面修羅 
在日光舒緩的午後,品一杯香茗,聞一曲弦音,當是很愜意很悠然的一件事。然而,若是在戰場上,乍然聽到琴音,無疑是令人感到詭異的。 
而此時,在塞北。 
北朝的騎兵將南朝的娘子關團團包圍,北朝兵士正擂鼓叫陣,好不囂張猖狂。 
忽然,一曲悠揚的琴音響起,縹緲好似從天邊傳來。 
這是一曲古調,夾雜在鏗鏘的戰鼓聲中,竟是分外清曼婉轉,低徊纏綿,很是撩動人心。 
叫囂的北軍忽地靜了靜,停止了擂鼓,抬首望去,只見娘子關城樓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抹嫣紅的身影。在戰場之上,北軍見得最多的紅色除了血還是血,還不曾見過紅色的羅裳。 
這突兀出現的紅裳女子,讓北軍們心頭一震,都想起了一個人。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