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子  最後一次的哭泣

「妳為什麼是個女孩呢?」

十年前,一位風華絕代的男子對令狐團圓嘆息。他一襲白裳在月光下散發銀光,謫仙般的容貌令人窒息。

年幼的令狐團圓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只覺得難過,是她叫那麼優秀的男子失望了。

「罷了罷了,即便是女孩又如何?」男子衣袖一揮,頃刻間眉宇怒放出所向披靡的尖銳,「只要是她的孩子,我梨迦穆就收下了!」

令狐團圓感到身子一輕,回過神來已被梨迦穆高舉在空中。她並不畏懼,只是不明白面前的這個男子是喜歡她呢?還是嫌棄她?

「妳是啞巴嗎?回答我!」梨迦穆冷冷問:「願不願意師從於我?」

令狐團圓連忙點頭,她以為她的順從會換來男子的笑顏,但她錯了,梨迦穆一生從來沒有笑過。他更冰冷的道:「說話!」

「我⋯⋯願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她,到底是誰?

啪嗒!

一滴蠟淚沿著紅燭流下,落在燭臺之上,本來只是極輕的聲響,在夜半三更的時候響起,就顯得尤為突兀。

寬敞華美的房間裡,點了十幾個燭臺,只是這些燭臺,都放在一張巨大的實木桌四周,將桌面照得明亮耀眼。

巨大的木桌前,站著一個人。

秋夜漸涼,她卻只穿了一身單薄的素白中衣,甚至還光著腳,一頭過腰的長髮,未束未綰的披在身後。本該顯得頹然鬆散的裝扮,在女子挺拔的站姿,沉靜的目光襯托之下,反倒顯出幾分矜驕的傲氣。

木桌上鋪著一張兩尺見方的宣紙,女子手裡握著一支細軟的毛筆,似乎正在作畫。她下筆穩健,筆鋒遊走,只隨手勾勒了幾筆,紙上便隱約出現了一個人臉的輪廓。

隨著筆下線條越來越豐盈,畫作越發精細,那張臉也漸漸明晰起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