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試閱 - 小說house (7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章 姻緣籤 
此時天下大陸一分為三,南邊謂之玥國,西邊謂之崚國,北邊謂之天漠國,東邊則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玥國,鈺城郊外靜心庵。 
清修之地,靜謐無聲,幾株垂柳剛拔出新芽,柳條蔫蔫地垂著,偶爾風來,便在夕陽中輕搖淺擺。庵堂屋簷上幾縷青煙飄出,被四月的微風一吹,好似晨霧般消散無蹤。 
庵堂內,煙霧繚繞,肅穆的氣氛可以令人忘卻俗塵。 
白流霜跪在佛像前,輕輕叩罷,雙手接過香火尼姑遞過來的籤筒,口中默默念道:「佛祖保佑,小女子今日所求不為自己榮華富貴,長命百歲,只求家父仕途順暢,晚年平安。」念罷,輕輕搖晃籤筒,一支卦籤滑落在毯子上,身後貼身丫鬟紅藕彎腰拾起,遞給凝立一側的老尼姑悟因手中。 
悟因是庵內住持,一襲飄逸的玄衫,清風仙骨。她接過籤,但見上面寫著:「紅塵多是非,緣法天註定,萬般多束縛,退步天地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臨死前的瞬間 
把所有的解剖器具收拾好後,丁可人結束一天的忙碌工作準備下班,臨走前,她做了最後確認,目光卻停在一張不屬於解剖室裡該有的白色卡片上,那是今天下午收到的,上面寫著幾個觸目驚心的紅色大字── 
丁法醫,想像一下妳臨死前的瞬間吧! 
丁可人苦笑一聲,此類恐嚇威脅她已經不知受過多少次了,早已麻木,於是,順手將卡片撕碎,扔進了牆邊的廢紙簍裡。 
她開始洗手,眾所周知,醫生的第一個職業病就是潔癖,洗手,不停地洗手,永無休止地洗手。 
尤其她喜歡死人骨頭,在她的眼中,蝶骨(頭骨中的一塊),是人體骨頭中最漂亮的一塊。每次看到蝶骨時,丁可人都覺得它是自然界賦予人類最不可思議的藝術品之一,但這一愛好並不意味著她也喜歡死人身上的細菌。 
因此對她而言,每天下班前,這洗手的程序是必須的。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夢裡耳光知多少 
佟錦做了個很不爽的夢,被人狂搧嘴巴,居然還不醒! 
啪啪啪!臉上熱辣辣的疼,疼得她眼淚險些流下來,這是做夢?要不要痛得這麼專業啊?佟錦腹誹不已,她倒是想破口大罵來著,可話還沒出口就被人搧回來,打得那叫一個爽!不過她很不爽就是了! 
除了能動嘴,她的手臂一直被人死死地鉗著,讓她只能眼睜睜地讓自己任人魚肉,鉗著她的人還偷偷加戲,總能在巴掌落下間極小的間隙中找到空檔,配合著偷擰她幾下,讓她的痛感始終保持在生不如死的燃燒線以上。 
她這是得罪誰了啊!難道容嬤嬤的小黑屋看多了就要遭到這樣的報應? 
最可恨的是,現在挨著打,卻連兇手都看不見,眼前渾噩噩地模糊一片,將來想報仇都不知道找誰好! 
「賤婢!賤婢!賤婢!」 
很好,這正是佟錦想說的話,卻被兇手搶先了,聽聲音,是個女的!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十一章 悲憤交加 
「你確定娶妻的是秦家三少?你確定他兩個月前再娶?如果你敢胡說一個字,我割破你的咽喉。」她將地上的碎片一把抓在手中,然後把最鋒利的一塊,擱在那個死魚眼的脖子上。 
許是她淒厲的聲音、猙獰的樣子嚇到了他,堂堂七尺男兒臉色瞬間發白。 
「小姐,妳的手流血了……」小葉似乎被眼前的她嚇壞了,忙衝了過來,用顫抖的手抱著她。被小葉死死抱著的那瞬間,她突然迸發出來的力氣一下子沒了,整個人無力地蹲了下去,胸口似乎被堵得嚴嚴實實,一絲氣都透不出來,鼻子很酸、眼睛很澀,但就是哭不出聲。為什麼每次痛到極點都哭不出來? 
「這位小姐莫要難過,痛失所愛固然傷心,但世上好男兒千千萬萬,何止一個秦劍。」這死魚眼想哪兒去了?她不是那些想秦劍而不得的女子,她不是那些暗中仰慕秦劍的閨閣小姐。她是他的妻子,她是他的妻子呀!他再婚了,她竟然不知道,還像傻瓜那般,在這裡癡癡地等著他。秦劍,你實在……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銀面修羅 
在日光舒緩的午後,品一杯香茗,聞一曲弦音,當是很愜意很悠然的一件事。然而,若是在戰場上,乍然聽到琴音,無疑是令人感到詭異的。 
而此時,在塞北。 
北朝的騎兵將南朝的娘子關團團包圍,北朝兵士正擂鼓叫陣,好不囂張猖狂。 
忽然,一曲悠揚的琴音響起,縹緲好似從天邊傳來。 
這是一曲古調,夾雜在鏗鏘的戰鼓聲中,竟是分外清曼婉轉,低徊纏綿,很是撩動人心。 
叫囂的北軍忽地靜了靜,停止了擂鼓,抬首望去,只見娘子關城樓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抹嫣紅的身影。在戰場之上,北軍見得最多的紅色除了血還是血,還不曾見過紅色的羅裳。 
這突兀出現的紅裳女子,讓北軍們心頭一震,都想起了一個人。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皇后之名 
鳳棲宮裡一貫寂靜,清冷得一點不似六宮之首的皇后正殿。 
路映夕倚在窗柩旁,纖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拂著窗前的珠簾,帶起一陣悅耳的玎玲脆響。這珠簾上串的每一顆都是拇指大的東海珍珠,光澤圓潤,貴氣逼人。此等奢華,彷彿說明她深受君寵,但事實上,她嫁入皇朝半年,皇帝只在她的寢宮裡留宿過一夜。 
路映夕淡淡地揚唇,絕美的容顏漾出奪目的光華。皇朝的帝王──慕容宸睿,比她預料的更加深沉莫測。大婚那一夜,他豐神俊朗,笑意溫和,身上不顯絲毫的凜冽之氣,就像是一個儒雅淡泊的翩翩公子,但他擁她入懷的時候,她感受不到一絲暖意。果然,他並沒有佔有她。當著她的面,他親手割破他的指尖,把血漬染在床褥的白緞上。 
想到此,路映夕唇畔的笑容不由加深,笑得有幾分嘲意。象徵她貞潔的豔紅,是他的血,而非她的。這個男人,習慣了掌控所有事,睿智深沉,不容任何人挑戰他的權威。要在這樣的男子眼皮底下玩花樣,那一定是自尋死路。可是,她已無路可退。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挑指斷弦 
「你,確定要和我打?」她直直凝視著他,昔日波光瀲灩的清眸好似幽潭落雪,深遠而淒冷。 
「是!」他凝聲答道,沒有半分猶豫。他的聲音很冷,他的眼神更冷,冷得好似這崖頂肆虐的北風,讓人寒到了骨子裡。 
她縹緲地笑了,原來,他愛的人,始終不是她。如今,為了他的意中人,他終於要和她兵戎相見了。 
她算什麼?她腹中的孩子算什麼?竟然都抵不過他心中那個她! 
四年的癡等、多日的恩愛,換來的,只是這樣一場決鬥! 
她決絕轉身,幾步便走到崖邊的老梅樹下。 
伸手,抽出新月彎刀。抬手,橫刀在樹幹上。 
那個正吊在梅枝上的女人,那個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見狀發出一聲淒慘的哀呼。 
他溫柔地望了女子一眼,「不要怕,我定會救妳!」 
呵,原來,他也可以這般溫柔,只不過那個人從來不是她而已。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光杆縣主和親 
妳願意離開父母朋友嗎? 
妳願意告別3C時代嗎? 
妳願意放棄一切穿越時空嗎? 
妳願意不戀愛就結婚嗎? 
這些,赫連容都不願意,但這一切卻都發生了! 
來到這個時空兩年多,她已經向現實低頭了,她已經放棄尋找回到未來的途徑,只求能談一場自由的戀愛、生幾個自由的孩子、過一段自由的生活,混完這輩子也就得了。但沒想到的是,她的要求還是太高了,她要盲婚啞嫁了,就現在。 
穿著喜服、蓋著喜帕,坐在大紅的八抬喜轎裡,赫連容跟著轎子一起顛啊顛啊顛,一邊顛一邊由衷地感嘆自己真倒楣,真的。 
之前她還慶幸自己穿越穿成了一個番邦縣主,不僅不愁吃喝,還有個皇室身份,現在想想,還不如穿成個普通百姓呢,最起碼,百姓不用和親。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引子 
潔白的雪花自天際灑落,飄過紅牆金瓦、雕樑畫棟,飄落在庭前的白玉階上。 
他推開窗,狂風夾著雪粒飛撲進來,霎時佔據了溫暖如春的大殿。 
殿中站立的少年不易察覺地瑟縮了一下,而窗前的長者卻恍如未覺。迎著寒風,他閉上眼睛。 
偌大的殿內悄然無聲,只餘炭火在寒風的摧折下劈啪作響。 
一片幽靜中,剛勁滄桑的聲音忽然響起,「治兒,你相信鬼神嗎?」 
殿中的少年抬起頭,訝異地望向他近在咫尺的父皇,隨即又低下頭,他不明白剛剛還在考校他功課的父皇為何忽然提起了這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心念閃過,他微一欠身,恭敬而端正地回稟道:「太傅說,子不語怪力亂神。父皇,兒臣不信。」 
是的,他不信鬼神,不是因為什麼子曰詩云,而是因為他明白,只有精神上的弱者,才會將希冀寄託於鬼神。只是一向是他心目中最強者的父親,為何會忽然提起這個問題呢? 
是因為白天的那場獵狐嗎?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緣起 
仙界四分,東極地,南涯海,西地與北地仙境。 
分由東極帝尊、南涯海帝尊、西地天尊和北地天尊掌管。 
西地和北地之間以八百里天河為界。 

隆冬已盡,春寒料峭。 
八百里天河被陽光融起陣陣輕霧,河風吹過,霧氣於水面之上如雪浪翻滾。 
天河西岸雲舟樓船並排,一眼望不到盡頭。鐵樹所造之雲舟泛著青光,船頭旗杆之上黑旗飄揚。西地皇族的狻猊族徽栩栩如生,張牙舞爪,帶著股張揚凌厲之勢。甲板上西地士兵肅然而立,銀甲耀眼刺目,殺氣凜然。 
西地一派厲兵秣馬之象。 
風吹開河面的輕霧,現出一葉扁舟。船首端立一人,腰纏白金鑲藍冰晶寶帶,頭插白玉璜,這是北地仙庭三品上仙品階打扮。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元寶賣藝 
高崗上迎風獨立的黑衣人,身姿矯健。 
孟扶搖眼睛發亮,小宇宙在閃閃發光,人卻向後退了退。 
鐵成抱著劍,奇怪地看著自己的主子──瞧那表情像是想撲上去,瞧那動作卻像是想狂奔逃離,她究竟想幹嘛? 
鐵大護衛從來就不想操心自己主子的貞操問題──反正她身邊的人都不是好東西,太子奸、瀚皇霸、宗越毒、雲痕……他看不順眼──別問不順眼的理由,不知道。 
天下有配得上孟扶搖的人嗎?對這個問題,鐵護衛永遠都是堅決地搖頭。 
孟扶搖對著鐵成的目光嘿嘿笑了笑,這小子是不會知道她用血淋淋的人生經驗換來的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公式:美人等於麻煩,且成正比。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背棄 
勾人心魄的女子嬌喘聲和男子暢快的悶哼聲,不斷地從臥室裡傳出來。酒店的豪華套房外間,寬大的沙發上,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慵懶地坐在上面。她身穿黑色的短袖作戰服,玲瓏的身材曲線畢露,雪白修長的脖頸慵懶地靠在沙發上,富有雕塑美感的尖瘦下巴,顯示出她倔強的個性。下身,一條最新的數位化迷彩作戰褲緊緊地包裹住兩條修長的美腿,腳蹬軍用作戰軟靴,靴子內側,一柄美國造的防禦大師匕首被靜靜地綁在那裡,鋒利的刀光緊貼著女子嫩白的肌膚,隱隱透出一絲寒芒。 
突然,兩聲暢快的叫聲從臥室傳來,女子的嘴角斜斜牽起,一絲冷笑悠然劃出。很好,該開工了。 
拔出別在腰後的柯爾特2000式手槍,迅速地裝上消音器,女子一甩黑色波浪式長髮,輕鬆地站起身來,向臥室方向走去。 
房門緊閉,裡面反鎖,女子微微一笑,隨手拿出一根銀色的鋼絲,對著鑰匙孔插了下去。對付這種簡單的門鎖,甚至用不上兩秒鐘,鋼絲輕輕一扭,房門就悄無聲息地開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猩紅夢魘 
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 
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幽山絕壁,這裡是蒼月最為險峻的群峰之一,峰上常年雲霧繚繞,煙雨瀰漫,山徑蜿蜒曲折,彷彿無數蛟龍遊戲於雲海之間,霸氣而蒼茫。最高峰上,除了傲視藍天的蒼鷹,連飛鳥都不能飛過。 
一素衣女子,跪在絕壁懸崖之上,青絲墜地,衣袂被勁風吹得啪啪作響,她挺直的背脊卻如懸崖上的青松一般,不為疾風所動,一雙明眸盯著膝下的岩石,眼睛裡悽楚的情愁被剛烈和決絕所掩蓋著。 
「徒兒不孝,父母罹難,不報枉為人子。」清冷的聲音自女子口中說出,艱難卻不退縮。 
女子所跪之處不遠,一個藏青長袍的中年男子負手而立,即使是背影,也透著一股道骨仙風、瀟灑脫俗的氣質。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三十三天宮,離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我不相思。」 
「哦?那你的那個印記,卻又是為誰而刻?」 
「為生命裡不可錯過之人。」 
「那不就是相思?」 
「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長,紅塵不盡生死一瞬,天知道等待我的將是邂逅,還是錯過?怎能立於原地,任光陰被一點點消磨?」 
「那你將如何?」 
「紅塵有她,我去紅塵。」 
「紅塵將亂。」 
「紅塵亂,我擋;地獄開,我去;四海怒,我渡;蒼生阻,我覆。」 
「何苦?」 
「但為她故,不懼十丈軟紅、顛倒折磨之苦。」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神秘紫鐲 
燦爛的陽光照進一間淡紫色的房間,床上的人兒呻吟了一聲,把頭埋進鵝黃色的絲被中,繼續蒙頭大睡。可惜,一陣悅耳的音樂在這時響起,似乎存心不讓床上的人兒再睡下去,無奈之下,一隻纖細的手向旁邊的手機摸去。 
「喂……」沙啞的聲音透過絲被幽幽的傳出。 
「小豬,還在睡呀!」一道好聽的男聲在另一頭輕笑。 
「哥,今天是週末!」 
「我知道今天是週末,但是老媽要我們今天一定要早點回家吃飯,現在都一點了,丫頭,妳也該起床了,依凡,聽見了嗎?」 
「嗯,聽見了。」 
白汐凡無奈的失笑,對這個寶貝妹妹,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好了,我一小時以後去接妳,趕緊起床喔。」他覺得自己都快成老太婆了。可是電話那頭,了無聲息,看來,有人這會兒又會周公去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序章 

第一章 軍事法庭 
時間定格在二〇〇九年五月十二日凌晨兩點,地點為國家心臟上京市外的一處荒郊。
七輛黑色轎車在荒郊路上極速地行駛著,兩輛在前,兩輛在後,還有兩輛各靠兩側,一起護衛著中間的一輛黑色賓士轎車——軍用高功率引擎發出流暢的聲響,車身完全由高性能合金製造,擋風玻璃上可隱隱看到呈螺旋狀的防彈圖痕,沒有車牌,沒有特殊軍用標誌……這不禁讓人懷疑,這樣的車隊是怎樣從那座守衛森嚴的首都大門裡走出來的? 
一個小時之後,車隊駛近城郊一處並不起眼的土黃色建築。四名身著迷彩服的士兵走上前來,示意車上的人停車接受檢查。前方的一輛車門打開,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下了車,遞過一張深紅色的牌子。士兵檢查了半晌,沉聲說道:「我需要向上級請示。」 
男人眉梢一挑,隱隱帶了一絲怒氣,壓低聲音說道:「這上面有華司令的簽字,你還需要向什麼人請示?」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