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傻子,不傻了!

雕欄玉砌雲煙繞,飛閣流丹水相映,處處流光處處景,美輪美奐如夢境。

這般的景色,這般的樓閣,整個天下再難找到幾處,雖比不上皇宮的氣勢,卻也足以震撼人心。

如此美景下,幾名神采飛揚的男子正在玉砌涼亭中優雅的品著茶,閒聊著。

景美人亦美,隨著幾聲輕淡而愉悅的笑聲響起,更讓那無邊的美景多了幾分生動。

不遠處的一座小亭中,同樣端坐著三名風情各異的絕色女子。

其中兩名女子聽到那笑聲,時不時就略帶羞澀地望向男子們的方向。

另一名女子則是略帶失望的垂著眸子,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呵呵⋯⋯」突然,一串略帶傻氣的憨笑聲響起,硬生生的打破了這無限的美好。

「妳這個大傻瓜、醜八怪,竟然又死皮賴臉的找來了!」白逸雨轉眸望向一臉傻笑的孟拂影,滿臉的厭惡之色。

見孟拂影彷彿沒聽見,眉頭微皺,再次憤聲道:「我明明吩咐了白福,不讓她進來的,怎麼又把她放進了來!?」

一直微垂著眸子的孟如雪只是輕輕地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不過臉上卻也是同樣的厭惡。

「不用說,肯定又是鑽狗洞進來的,真是沒臉沒皮的。」風語嵐瞪向孟拂影時,除了一臉嫌棄,還多了幾分妒恨。

「姐姐,白公子。」傻傻的孟拂影並不理會她們的嘲諷,徑直地走到了孟如雪的身邊,但是一雙眸子卻是直直地望向不遠處的白逸辰。

見狀,風語嵐眸中的恨意又高漲了幾分,這個女人明明是個心智不全的傻子,連句話都說不完整,偏偏對白逸辰的事一點都不傻,一心一意只想著嫁給白逸辰,一有機會便死皮賴臉的纏著白逸辰。

這樣一個傻瓜,又是一個醜八怪,怎麼配得上器宇不凡的白逸辰。白逸辰是她風語嵐的,只有她才配做辰哥哥的娘子。

可是在這個傻子五歲的時候,太后便請皇上為她與白逸辰指了婚。

誰都知道太后護著這個傻子,所以白逸辰想要退婚只怕難如登天,就算白家再強大,也強不過皇家。

「妳這個大傻瓜,醜八怪,別再癡心妄想我哥哥了,妳還是快點滾出我們白府,本小姐看到妳就覺得噁心。」白逸雨的話,不止刻薄,還很惡毒,但是卻也不敢真的動手趕她,因為她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得罪太后。

孟拂影再傻,卻也明白這話是在罵她,臉上有些委屈,但一雙眸子卻仍是戀戀不捨的望著不遠處的白逸辰。

「還是我來吧!」風語嵐對白逸雨眨了眨眼睛,然後一臉壞笑地走到了孟拂影的身邊,微微壓低聲音道:「傻子,辰哥哥是絕對不會娶妳的,妳就死了這條心吧!辰哥哥說了,他只喜歡我,他只會娶我。」

風語嵐很清楚孟拂影的底線,每次只要一有人跟她搶白逸辰,她就會跟人拼命,既然不能明趕,那就逼她先動手,然後再「被迫」趕走她。這個辦法,她可是屢試不爽。

「才,才不是!」果然,傻傻的孟拂影一聽完她的話就急了,轉向風語嵐急忙的否認。

「當然是,只有我能成為辰哥哥的新娘,妳就滾一邊去吧!」風語嵐一臉鄙視的望著她,這話便也成功的激怒了傻傻的她。

一個傻子本來就沒有多少的自控能力,被激怒後,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攻擊對方,憤怒中的孟拂影果然朝著風語嵐直撲而去。

白逸雨的唇角扯出一絲幸災樂禍的壞笑,然後故意扯開喉嚨,大聲喊道:「啊!來人呀,傻子又打人了!」

不遠處的幾名男子聽到聲音,紛紛趕了過來。

「怎麼又是這個醜八怪!?」風凌雲一臉厭惡的皺起眉頭,不過看到孟拂影追打著自家妹妹,卻沒有出手阻止,只是雙眸別有深意的掃了白逸辰一眼。

「辰哥哥,我好怕,我好怕!」風語嵐看到白逸辰,心中暗喜,故作慌亂,害怕地撲到了白逸辰的身上。

白逸辰的眉角微動,神情間隱隱閃過幾分異樣,但仍將風語嵐攬在懷中,雙眸望向孟拂影時,憤怒中帶著厭惡,「孟拂影,妳瘋夠了沒!我告訴妳,我白逸辰是絕對不會娶妳這個瘋子的,我要娶的人是嵐兒。我現在就寫退婚書,今天就來個先斬後奏。來人,拿紙筆來。」

他真的受夠了這個瘋子,就算太后護著她,他也要解除婚約,否則真娶了她,他早晚會被逼瘋的。

「我去拿。」白逸雨飛快的跑去拿來了紙筆,而倚在白逸辰懷中的風語嵐則露出滿意而得意的笑。

筆起筆落,快速寫好的退婚書狠狠地摔在了孟拂影的面前。

孟拂影的身子倏地一僵,傻氣的臉上漫過明顯的悲傷,然後望向白逸辰懷中的風語嵐,突然發了狂般的又撲了過去。

白逸辰一驚,下意識的伸手,對著猛撲過來的孟拂影一揮。

白逸辰本就是習武之人,這一揮又太突然,完全沒有控制力道,竟硬生生將她揮出幾米遠。

一時間,眾人都驚住了,都有些懵了,並不是擔心孟拂影,而是擔心孟拂影若是真的出了事,只怕⋯⋯⋯

「影兒,影兒!」原本一直坐在一旁看熱鬧的孟如雪突然一臉緊張的跑向前,急急地喊她,但是,躺在地上的人兒,卻是一動也不動。

「她,她不會死了吧!?」風語嵐也被嚇壞了,剛剛的得意,瞬間變成了惶恐。

「死了倒乾淨了。」白逸辰冷冷地掃了孟拂影一眼,她若死了,他就不必娶這個瘋子,雖然是他將她推倒的,但這畢竟只是一個意外,就算太后要追究,以他家族的勢力,也不能真的把他怎麼樣。

相比之下,他倒是希望她真的死了。

風凌雲剛欲向前的腳步滯住,他雖然只有二十三歲,卻是皇宮中最厲害的御醫,皇上與太后大大小小的病,都是他在負責的。

而這一刻,他卻是見死不救,正如白逸辰說的,這個傻子死了,便也乾淨了,只有這樣,他的妹妹才能夠明正言順地嫁給白逸辰。

聽到白逸辰的話,孟如雪的腦海中同樣閃過一個惡毒的念頭,但面上仍是一副焦急擔憂的模樣,「還有氣息,我先帶她回去,找個大夫給她看看。」

誰都知道,這裡就有現成的御醫,誰都明白,此刻移動她,帶她離開,對她是最不利的,但是卻沒有一個人阻止孟如雪。

馬車裡,孟如雪的臉上再也沒有了剛剛的緊張,有的只是全然的冰冷與狠絕。將孟拂影扔在一邊,任由她隨著馬車搖晃。

眸子深處,微微閃過幾分失望,她今天又沒有等到他,這麼多年來,她為他做了那麼多,但是,他的眼中卻仍舊沒有她,更沒有主動跟她說過一句話。

聽說她出生那日,整個孟府上方彩雲遍佈,百鳥齊鳴。一名得道高僧便斷言此乃天星下凡之兆,此女將來必定貴不可言,得此女,便得天下。

然而,即使她擁有絕色的容顏,出眾的才華,過人的智慧,甚至是頂著天星下凡的光環,仍舊沒能換得那個男人一丁半點的柔情。

不過,這麼多年,卻也不見他的身邊有其他的女人,而他至少沒有拒絕過她,或者,他的心中,只有天下,若是那樣,她便一定會是他的王妃,他不戀女人,說不定會是另一種福氣,她在心中如此的安慰著自己。

只是,那日在孟府出生的嬰孩,卻不止她一個,她的眸子快速地望向孟拂影那張黑不溜秋的臉,若是讓他知道⋯⋯

不,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孟如雪的手指輕顫著探向她的鼻前,感覺到那絲氣息仍在,雙眸快速地一沉。

她以為,經過了白逸辰那一掌,再經過馬車的這一路顛簸,她一定很快就會死的,沒有想到,她竟然還有氣息。

若是回到家,找來大夫,救活了她?

雙眸微瞇,狠光乍現,她拿起手中的絲帕,對著孟拂影的鼻子壓下。

反正,這次她死了,有人扛著,只要將一切賴在白逸辰身上就行了。

只是,她的手還沒來得及用力,那原本一動不動的人兒,卻突然睜開了眸子,那眸子直直地望著她,帶著一股讓人驚懼的凜冽,令人不寒而慄。

孟如雪下意識的抬起了手,極力的擠出一絲笑,「妹妹,妳醒了!」

孟拂影冷冷地橫了她一眼,然後又慢慢地閉上眸子,隱下眸中的驚愕,她這是在什麼地方?她記得,她是急著去醫院給一個病人做手術,後來發生了車禍。

如今,這又是怎麼回事?她清楚看到那個女人穿著古裝,她現在坐的這個車,也絕非現代的交通工具,剛剛,她是被一股強烈的殺意驚醒的,那個女人喊她妹妹,但是卻想要殺她!

還有,這具身子似乎也不是原本熟悉的感覺,而且,她的腦中,似乎還有著另一個記憶。

難道⋯⋯難道她詭異地穿越了!她驚住,被自己腦中荒謬的念頭徹底的驚住。

突然,再次感覺到那股強烈的殺意。

孟如雪看到她重新閉上了眸子,便再次起了殺意,畢竟,這樣的機會實在難得。

「想殺我!」只是,這一次,她的手還沒有碰到孟拂影,一聲如同來自地獄般冰冷的聲音倏然響起,讓她硬生生的打了個冷顫,感覺似乎突然掉進了千年冰窟中,從頭冷到腳。

定了定神,看到孟拂影仍舊閉著眸子,斜倚在車簾旁,有那麼一瞬間,她以為,剛剛只是她的錯覺。

手緊了緊,眸中的狠光再現,這一次,她不想再猶豫,手快速的向著孟拂影的口鼻捂去。

「就憑妳!」那雙眸子再次的睜開,寒光猛射,那凜冽犀利的目光,似乎要將她直接穿透了。

孟如雪的手抖了抖,手中的帕子也險些掉落。

那樣的目光,直射在她的身上,竟然讓她本能的害怕。

一直以來,她害怕的只有一個人,就是那個她傾注了一切,卻仍舊不曾正眼看過她一眼的男人,但是此刻,她竟然害怕這個傻子,真是笑話。

傻子?孟如雪一滯,這個傻子不傻了!這樣的認知,讓她的心猛然一沉,怎麼會突然不傻了?她明明⋯⋯

若她不傻了,那就更不能留她,她現在畢竟受了傷,根本就沒有反擊的能力,只是此刻孟拂影身上那種讓人驚顫的氣勢,卻讓她有些猶豫了。

孟拂影的紅唇再次輕啟,唇角展開一絲輕笑,「妳不妨動手試試,看死的會是誰?」

明明輕笑著,卻讓人感覺到一股透骨的寒意。

淡淡含笑的聲音,卻如同來自地獄般的催命符。

孟如雪徹底的驚滯了,半舉的手,猶豫著,微顫著。

一冷,一狠;一靜,一亂⋯⋯兩人無聲對峙中,馬車突然停下,孟如雪一驚,快速的放下手,隱去臉上所有的情緒,輕笑道:「妹妹誤會了,我方才只是擔心妹妹,見妳沒事我就放心了。」

臉變得真快!但她這樣的變臉,也讓孟拂影心中暗暗地鬆了一口氣。這個女人的反應讓她知道,她現在安全了,剛剛的確是驚險。

若是這個女人真的動手,她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因為她此刻全身疼痛,根本一點力氣都沒有。

車簾快速地被掀開,一個身手敏捷的丫頭閃了進來,看到孟拂影的樣子時,驚呼道:「主子,您怎麼了!?」

這丫頭擔心的對象顯然是她,而那聲遽然變冷的質問對象很顯然是孟如雪。

「影兒剛剛在白府與風小姐起了衝突,被白公子無意間推了一下,傷到了。」孟如雪輕聲解釋,一臉的愧疚,一臉的擔心。

這女人還真會裝模作樣!孟拂影暗暗冷笑,好一個無意間的一推,這一推就要了原來這具身子主人的命!

如今她的腦中,還存留著一些這具身子原主人的記憶,先前發生的事,或許以前的「她」辨不清事情的真假,但是現在的她,卻是比誰都瞭解。

「快,快去皇太后那兒請御醫來。」那丫頭一把抱起她,輕鬆地躍下馬車,急忙吩咐站在一旁的另一名丫頭。

「不必了,我沒什麼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孟拂影眉頭微蹙,她就是醫生,這具身體現在的情況,她很清楚,並沒有大礙,所需要的只是休息。

記憶中,皇太后很疼「她」,若是讓皇太后知道了,她就別想好好休息了。而且,她也怕被太醫查出了異樣。

「主、主子,您、您竟然能完整地說完一句這麼長的話了!」抱著她的青竹一臉驚愕地望著她,腳步也不由自主地停住,眸中卻漫開意外的驚喜。

「小姐,您不傻了!」身旁的冬兒心直口快,但話一出口,便意識到自己說錯了,有些心虛地看了青竹一眼,慢慢地低下頭。

「是啊,不傻了!」孟拂影毫不介意地自嘲一笑,「剛剛一摔,可能是撞到頭了,竟然就給撞好了。」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冬兒抬起頭,一臉驚喜的歡呼,跟她站一起的幾個丫頭,也都一臉的興奮。

「是啊,太好了!」青竹的眸中閃過一絲激動,但面上卻仍保持平靜。小姐好了,就不會再受人欺負了,雖然太后吩咐她來照顧小姐,但是小姐為了見白公子,經常跟著二小姐出去,卻又不讓她們跟著,每次都被欺負哭著回來。

這次更是趁著她不在府中,偷偷地溜了出去,幸好沒什麼事。

孟如雪隱在袖中的手不斷的收緊,然後再慢慢的鬆開,也裝出一臉高興的樣子,「真是恭喜妹妹了,倒是因禍得福了。」

青竹雙眸微閃,並沒有理會她,而是抱著孟拂影直接走進了侯王府。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那丫頭怎麼不傻了!」趕出來看熱鬧的大夫人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是啊,不傻了。」孟如雪恨恨地咬牙,眸中再次閃過陰毒的狠光,不知道又在盤算著什麼壞主意。

※  ※  ※  ※  ※  ※  ※  ※  ※  ※  ※  ※

因為孟拂影的要求,再加上確定她真的也沒什麼事,青竹便沒有驚動皇太后,只是更加小心的照顧著她。

雖然白逸辰那一揮力度很大,但是慶幸的是,並沒有造成骨折之類的大傷,休息了一夜,身體便沒那麼痛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素來有早起的習慣,起床時,見房內沒有其他人,便走到了鏡子前。昨天青竹一直跟在她的身邊,所以遲遲沒有機會看看現在的自己是何等模樣。

看到鏡子中的人影時,連她自己都不由得嚇了一跳,確實是醜了點,黝黑的皮膚,比一般的男人都還要黑上三分,有道是,一白遮三醜,女人一黑,即使五官再美,光彩也會大打折扣啊!

藍嵐的手下意識的撫上自己的臉,只是,當她的手碰到臉上的肌膚時,卻猛地僵住,這感覺不對!

雖然這肌膚摸起來與常人沒有太多的差別,但是,憑著外科醫生超級敏銳的手感,能感覺到這肌膚絕對有問題。

雙眸微閃,她快速的拿過水盆,開始清洗現在的這張臉,只是,洗了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她的眸子慢慢地瞇起,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冷笑,不過是用了一些防水的東西,這種小伎倆還難不倒她。

片刻之後,她再次站到鏡子前,看到鏡子中映出的那張臉,再次驚住,她長這麼大,見過無數美女,卻沒有見過這麼美的人!

要說那個孟如雪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絕色美女,但與這張臉相比,孟如雪只怕還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此刻,她真的找不出一個可以形容這份美的詞語來。

只是,明明擁有這樣美麗的一張臉,為何要遮掩起來?

想起「她」原本的癡傻,孟拂影微瞇的眸中快速的閃過一道寒光,這只怕是某些人的陰謀,或是刻意的保護,不過,現在,她不能打草驚蛇。

孟拂影不動聲色的重新畫回原來的樣子。

數日後,青竹一進院門,就看見孟拂影坐在院中石桌前搗鼓著一些小瓶子,不由好奇問道:「主子,您在做什麼?」自那日清醒後,孟拂影不傻了,卻也變得有些奇怪。

「準備一頓盛餐,用來招呼客人。」孟拂影一邊忙,一邊回答。

盛餐?桌上明明只擺著一些小瓶子,瓶子裡裝著的則是不知用途的粉末,哪裡來的盛餐啊?況且,她們這裡會來什麼客人呀?

侯爺還沒回來,皇太后這幾天聽說身體有些不舒服,不可能會有人來呀!

孟拂影卻沒有理會她,只是自顧自的忙活著,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客人」來的,「貴客」來訪,她當然要好好的招待了。

望著面前一個一個的小瓶子,孟拂影微微蹙眉,還少了點什麼。

微微轉眸,看到不遠處的樹腳下成群的螞蟻時,眸子頓時一亮,有了,就是牠們了!她仔細觀察過那些螞蟻,是有「地下小霸王」之稱的紅火蟻,尾刺有毒,若被叮咬,傷口會引發如火燒傷般的灼熱感,被螫處還將腫起白色膿包。

孟拂影拿起一個空瓶子,快速的走到樹旁,用兩根樹枝飛快的往瓶子裡撿著螞蟻。

「小姐,您在做什麼呀?」幾個丫頭圍過來,都是一臉的疑惑不解。

青竹也是滿腦子的疑惑。

「妹妹,風小姐跟白小姐特意來看望妳,想為那日的事來跟妳道歉呢!」恰恰在此時,孟如雪含笑而輕柔的聲音在院外響起。

不一時,三道美麗的身影已經走了進來,但看到正在捉螞蟻的孟拂影都紛紛一滯。

孟如雪的眸中更是閃過幾分疑惑,她這是在做什麼?

今天早上,她特意讓人請來了風語嵐與白逸雨,就是想讓她們來幫她試探一下這個傻子的虛實。

青竹雙眸微瞇,心中雖有幾分不滿與擔憂,但卻不能把人給往外趕。

只是,孟拂影似乎是沒有聽到似的,仍舊一心一意捉著螞蟻。

「影兒妹妹,那日的事情,是我不對,我不該閃躲的,若是我不閃躲,辰哥哥也不會為了保護我而不小心傷到了妹妹。」風語嵐的臉上極力的擠出一絲笑意,走到孟拂影的面前,輕聲道歉,只是望向孟拂影的眸中卻是滿滿的鄙視。

孟如雪還說她不傻了,只怕是比以前更傻了吧!

乍聽像是道歉的話,卻是把所有的錯,都推到了孟拂影的身上。

孟拂影仍舊十分認真,十分專心的撿著螞蟻,完全把她當成了空氣。

青竹聽著惱怒,但見孟拂影不動不語,也只能站在一旁靜觀其變。

風語嵐與白逸雨的心中就算有再多的不滿,但看到青竹,她們也不敢發作。

青竹是皇太后身邊最得力,也是最信任的女官,是皇太后特別吩咐來照顧孟拂影的,她們根本惹不起。

孟如雪心知有青竹在,她們便動不了孟拂影,遂再次輕聲道:「妹妹,風小姐跟白小姐特地來探望妳,妳是不是該派人去準備一些茶點過來呢?」

青竹剛要吩咐邊上的丫頭去倒茶,孟拂影卻突然開口,「青竹,妳去吧!」

極輕的聲音,卻讓青竹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自信,心中原本的擔心,也因為這輕輕淡淡的幾個字而散去。

她想,主子此刻支開她,定然是有原因的,便恭敬地應道:「是。」

 

 

第二章 豬頭速成藥

看到青竹離開,風語嵐與白逸雨便不再偽裝,顯了原形,因為此刻守在孟拂影身邊的,就剩下幾個小丫鬟,都是侯王府中的,根本沒有什麼好顧忌的。

「哼,如雪還說她不傻了,我看是比以前更傻了。」白逸雨冷聲嘲諷。

「是呀,我看是傻到家了,看著就噁心。」風語嵐也惡聲罵道。

孟拂影卻完全不理會她們,看螞蟻撿得差不多了,便直起身子,走回了院中的石桌前,然後將桌上那些瓶子裡的粉末一一倒進了裝螞蟻的瓶子裡。

「喂,傻子,本小姐在跟妳說話呢,妳聽到沒有?不會傻到連話都聽不懂了吧!」白逸雨見孟拂影不理她,不由得怒火升騰,憤憤地吼道。

「哼,一個傻瓜醜八怪還想嫁給辰哥哥,真是不要臉。」風語嵐愈加刻薄。

這也是她們一貫的伎倆,害怕皇太后,不敢明目張膽的欺負她,便先激怒了她,讓她先動手,她們再打著正當防衛的幌子來傷害她。

「妳們覺得豬頭算不算是醜八怪呢?」孟拂影終於抬起頭,望向她們,微微輕笑著問道。

「什麼豬頭?」風語嵐與白逸雨被這突來的一問給問愣了。

「妳們連豬頭都沒見過呀!」孟拂影先是一臉的驚訝,隨即揚唇一笑,「不過,沒關係,妳們也不用急,馬上就可以見到了。」

她的異常反應,讓站在她面前的兩位大小姐開始感到不安。就連恰恰端茶進來的青竹看到她臉上的笑,心中都寒了一下。

等到青竹走了過來,她突然抬起手,將手中的瓶子對著面前的兩位大小姐輕輕一揮,瓶中的粉末立即隨風吹到了兩人的臉上。

「孟拂影,妳在我們臉上撒了什麼!?」風語嵐與白逸雨驚得花容失色,慌亂地喊道。

「豬頭速成藥。」孟拂影唇角的笑更柔,更輕,只是,看在兩位大小姐的眼中,卻是越驚,越怕。

兩個人紛紛一愣,再次不約而同的問道:「什麼意思!?」

「妳們兩個對望一下就明白了。」這次不等孟拂影開口,冬兒已經一臉驚愕地為她們解惑。

風語嵐與白逸雨幾乎是同時望向對方,也幾乎是同時發出了淒厲的驚叫聲。

「啊──!這是怎麼一回事!?我不要成為豬頭,我不要!」白逸雨看著風語嵐那快速紅腫起來的臉,再次慘叫,她知道,自己的臉肯定也跟風語嵐一樣,只是短短的片刻,便真的腫得像豬頭,而且還冒出一顆顆小水泡。

風語嵐則是全身發抖,說不出一句話來。

「拜託,已經是了。」孟拂影丟給她一個「妳是白癡」的眼神。

平素,這兩人總是欺負孟拂影。而且,她們也是害死孟拂影的兇手之一,這點懲罰已經是便宜她們了,她特製的「豬頭速成藥」,就如字面般,來得快,去得也快,過幾天,那紅腫水泡就會自動消失了。

「孟拂影,快把解藥交出來!」首先反應過來的是風語嵐,風家是醫藥世家,風語嵐自然有要解藥的認知。

「呵,怎麼,不僅外貌成了豬頭,連腦子也成了豬腦袋了啊!給妳解藥?那我又何必費力下毒呢?」

「妳──」孟拂影毫不掩飾的蔑視讓風語嵐氣結,想到自己的爹爹是京城有名的大夫,哥哥更是皇宮中的御醫,不如去請大哥幫忙。

「走,我們去找我大哥。」風語嵐帶著白逸雨慌慌張張的逃走了。生怕別人看到她們狼狽的樣子,只好用羅帕遮住臉,從後門偷偷的溜了出去。

孟如雪驚得目瞪口呆,心中害怕到了極點,卻也慶幸自己沒有走過去。

「姐姐,這麼好的東西,妳不試一下豈不是太可惜了!」孟拂影掃了她一眼,輕搖著手中的小瓷瓶,聲音輕柔,十分的動聽,但是,聽在孟如雪的耳中,卻如同來自地獄的魔音。

「不!不用了,不用了!」一向伶牙俐齒,最善於狡辯,最善於偽裝的她,也變得結巴,話沒說完,便驚慌地跑了,生怕孟拂影將那東西撒在她的臉上。

孟拂影冷笑,逃,妳以為妳逃得了嗎?一條人命,難道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她既然穿越到了這具身軀,就要為以前的主人討回一個公道,所有害死她的兇手,一個也別想逃。

「主子,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厲害?」青竹心有餘悸地問,想到剛剛自己可是從那兩位小姐的身後走過來的,若是主子早撒那麼一下下,她豈不也變成豬頭了。

不過,那兩個「豬頭」平時不知欺負了主子多少次,這次總算是出了口惡氣了。

「是呀,小姐,這到底是什麼呀?」幾個丫鬟也好奇的圍了過來。

「我隨便配的藥,效果還不錯!」孟拂影得意的收拾桌上的瓶子,其實她也沒有想到,效果會那麼好!

「哇,小姐好厲害呀!隨便配配就能配出這麼厲害的藥!」幾個丫鬟望向孟拂影的眸中多了幾分崇拜,以前的小姐總是傻呼呼的,經常被欺負,現在好了,終於揚眉吐氣了。

而另一邊,風語嵐與白逸雨終於在白府的後院中找到了白逸辰與風凌雲。

「大哥,大哥,快救救我們啊!」風語嵐一看到風凌雲,便哭喊著撲向風凌雲。

「妳是誰呀?」風凌雲看到風語嵐那張紅腫恐怖的豬頭臉,下意識的躲開。

別說是風凌雲,此刻只怕連風語嵐與白逸雨都認不出自己了。

不過,白逸辰看到同樣向他撲來的白逸雨卻沒有閃開,因為樣子雖然變了,聲音卻是雨兒的,只是這樣的雨兒,也是讓他驚得目瞪口呆。

「大哥,我是嵐兒呀,我是嵐兒!」風語嵐急急的解釋。

風凌雲愣住,這才辨出那聲音的確是嵐兒的。但是,嵐兒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妳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是白逸辰冷靜,拉過白逸雨,低聲問道。

「是那個傻子,是那個傻子在我們臉上不知道撒了什麼東西,結果我們的臉就變成這樣了。」白逸雨邊哭邊說,本就紅腫的臉變得更加醜陋不堪。

「什麼,是那個傻子把妳們弄成這樣的!?」風凌雲難以置信的驚呼。

「她現在已經不傻了,那日一撞,竟然撞好了!我們原本也只是想去探探她,沒想到,她竟然給我們下毒!」風語嵐更是哭得梨花帶雨的,只是此刻那梨花實在是慘不忍睹啊!

「雲,先幫她們看看吧!」白逸辰雙眸微沉,眸子深處閃過幾分冷意,卻也帶著幾分意外,那個女人就算不傻了,也不可能懂得用毒呀,她可是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

風凌雲微怔後,快速而仔細的查看了風語嵐與白逸雨的臉。

「我也沒見過這種毒,那個傻子是從哪兒得來的?」風凌雲已沒了剛剛的浮燥,冷冽中更多了幾分驚愕。他雖然年輕,但卻對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就算不是天下第一,比得過他的也沒有幾個。醫毒本就是一家,這天下,他沒有見過的毒並不多,不過這種毒,他竟然看不出!

「這毒是她自己配的,我跟嵐姐姐親眼看到她捉了一些螞蟻,然後又往瓶中加入一些不明粉末,最後突然撒在了我們的臉上,我們就變成這個樣子了。」白逸雨咬牙切齒地解釋,聲音中除了明顯的恨意,其實還隱含著害怕。

白逸辰與風凌雲快速地對望一眼,兩雙黑眸中均閃過不言而喻的驚疑。

「肯定是誤打誤撞的。」風凌雲略帶不屑地說道,那個傻子能配出這樣的毒藥,打死他,他都不相信。

肯定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只怕連那傻子都不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不對,那個傻子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效果,她還說那是什麼『豬頭速成藥』,說要把我們變成豬頭。」風語嵐畢竟出身醫藥世家,自然明白風凌雲的意思。

白逸辰與風凌雲再次對望,這次就不僅僅是剛剛的驚疑那麼簡單了。

「那個傻子這麼做,肯定是想要逼你改變退婚的決定。」風凌雲微微握拳,恨聲道:「沒想到,她不傻了,卻變得這般惡毒了。」

白逸辰的眸子微瞇,陰冷中,看不出太多的情緒,不知道在想什麼。

「辰,我們現在就去侯王府,我倒要親眼看看,她到底能耍出什麼花樣?」風凌雲仍舊不相信孟拂影能夠自行配製出毒藥來。

白逸辰沒有回答,卻也沒有拒絕。

那退婚書雖然是一時情急下寫的,但是既然寫了,就算明知是抗旨,他也不會再改變決定。

儘管他極不願意再見到她,但卻不能不管雨兒。

「哥哥,我不要變成豬頭!你一定要幫雨兒要回解藥。」白逸雨見白逸辰沒有說話,急忙哭喊著哀求。

她相信,只要哥哥去了,那個傻子肯定會乖乖交出解藥的。

※  ※  ※  ※  ※  ※  ※  ※  ※  ※  ※  ※

「兩位公子是來找我們家二小姐的吧,老奴馬上派人去通報。」管家一看到風凌雲與白逸辰便滿臉堆笑,熱情地招呼。

「不必了,我們今天是來找那個傻⋯⋯是來找你家三小姐的。」風凌雲仍舊是滿腹的怒氣,但此刻畢竟是在侯王府,遂改了稱呼。

「找三小姐?兩位公子是要找三小姐!?」管家愣住,意外中有著幾分不確定,雙眸望向一旁的白逸辰時,更是疑惑了,白公子平時可是躲三小姐都來不及呀,今天怎麼會突然來找三小姐呢?

「是,就是她。」風凌雲有些不耐煩了。

「哦,那兩位公子請。」管家不敢再多言,也忘了通報,直接帶他們進去。

沒想到──

「我家小姐正忙著,不見客,兩位公子請回吧!」丫鬟秋兒將風凌雲與白逸辰攔在了閣院外,雖然有些緊張,但是語氣卻是十分的堅定。

小姐吩咐了,不讓任何人進去打擾,所以,她不能放任何人進去,現在的小姐可不是以前的小姐了。

「哼,她忙,一個傻子能有什麼好忙的,她不就是想要辰來見她嗎,現在人都來了,她還裝什麼裝,讓開!」風凌雲根本就不理會,直接闖了進去。

「小姐,奴婢實在攔不住他們啊!」沒能完成主子的交代,秋兒只能忐忑不安地走到孟拂影面前認錯。

孟拂影半倚在精緻而舒適的軟榻上,一隻手輕握著茶杯,慢慢的品著茶,另一隻手則輕輕拂著緊靠在她身邊的雪獒那柔軟的長毛,雙眸微垂著,只是專注地望著一身純白的雪獒,唇角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

白逸辰不由怔住,他在來的路上猜想過幾種見到她的情形,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如此讓他意外的景象。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雖然他與她早有婚約,雖然她一天到晚追著他、纏著他,但是他卻從來沒有仔仔細細地看過她一眼。

如今細看,明明還是那張黑不溜秋的臉,卻感覺不到醜了。而且唇角那抹若有若無的笑意,竟能讓人產生異樣的感覺,似妖卻又如魔,有著一股讓人為之沉淪的魔力,明知那是恐怖的地獄,卻仍情不自禁的想要深陷其中。

她只是略帶慵懶地坐在那兒,不動不語,卻透著一股無形的氣勢令人難以忽視。

更令他驚愕的是,那隻雪獒,那是吐蕃王進獻的貢品,皇上將其賞給定國侯孟雲天。雪獒對主人極為忠心,但卻只認一主,平時,根本沒有人敢靠近牠,孟拂影更是怕牠怕得要死,可是此刻⋯⋯

這一刻,他真的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風凌雲也是一臉難以置信的愣怔在一旁,或者該說,是被她氣勢所震懾住了。

「侯王府小姐的閨閣是兩個不相干的男人可以亂闖的嗎?」紅唇微動,輕輕淡淡的聲音柔柔地傳開。

明明是柔如春風的聲音,卻讓在場所有人再一次震撼了!那般輕淡的聲音,卻有著一股讓人不敢抗拒的威嚴,就連站在她身邊的青竹都不由得一怔。

聽到「不相干」三個字,白逸辰的眸子莫名的閃了一下。

「孟拂影,妳就不要再裝模作樣了,妳不就是⋯⋯」風凌雲定了定神,再次怒聲吼道,這個女人以前可是天天死皮賴臉的纏著白逸辰,現在裝什麼假清高!

「打出去。」輕淡的聲音再次傳開,吐出「打」字時,更是格外的輕柔,似乎比「請」更要客氣上幾分。

而她的眸子自始至終都沒有抬一下。

但是,就是這般輕柔的聲音,將風凌雲的怒吼聲給壓了下去,甚至讓風凌雲的話,硬生生的卡在了喉間。

打出去!?青竹的唇角忍不住抽了抽,這兩位公子可不是一般的人呀!

白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風家則排第二。

風凌雲是宮中御醫,甚得皇上寵愛。

白逸辰十五歲起,連續三年奪下武林風雲大會的盟主之位,無人能及,被天下百姓稱為「天下第一公子」。而白家祖業在他的經營管理下,更是越來越興旺,據說白府如今已富可敵國。太子極力巴結他,皇上也對他讚譽有加。

這樣兩位爺,豈是她能打的?

「小姐,眼前可是白少爺與風少爺啊!」回過神來的管家連忙提醒她,心中卻是極為納悶的。三小姐平時總是傻呼呼的,今天說話不僅條理分明,還氣勢懾人,竟連白少爺都要趕,難道是中邪了?

「管家,你在侯王府待了多少年了?」孟拂影輕輕地拍了一下雪獒的腦袋,漫不經心地問。

「老奴從十二歲就跟著侯爺,如今已三十五年了。」管家不明其意,但仍老實回覆。

哼,在府中待了三十五年,還不知輕重的帶著兩個男人直闖她的閨閣,真是老糊塗了!

「哦,看來,的確是老了。」孟拂影仍舊說得雲淡風輕,管家卻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冷顫。

「小姐,老奴知錯了,請小姐饒了老奴這一回!」管家猛地跪在地上,急忙求饒。

他很清楚,孟拂影平素雖然傻笨,但絕對有囂張的本錢。

且不說皇太后對她的疼愛,就是在這侯王府中,她的地位也是無人能比的。她的母親楚靈兒是皇太后的親姪女,當年與孟雲天相識後,便不惜委身為妾,執意要與孟雲天相守一生。孟雲天也感念於她的情意,對她格外的寵愛。只可惜,紅顏多薄命,在生孟拂影時,因為難產而香消玉殞。

楚靈兒死後,孟雲天因為太過悲痛,大病一場,病好後,便升她為平妻,皇上也下令追封她為一品夫人。

孟拂影今日的表現讓白逸辰不得不刮目相看,一句聽似模稜兩可的話,就把老管家嚇得魂飛魄散,而且還在不經意間,就掌控了整個局面!

她就算不傻了,卻又是在何時練就了這樣的本事?一雙深邃的眸中,快速的閃過幾分異樣。

「孟拂影,妳到底想怎麼樣?」風凌雲終究沒有白逸辰那般的沉穩,忍不住再次怒吼,只是這次,氣焰卻是明顯的低了幾分。

「小雪球。」孟拂影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仍舊輕拂著身邊的雪獒,極為親昵的喊著。

青竹的唇角再次抽了抽,雙眸不由自主地望向那隻雪獒,其實她也不知道孟拂影究竟使了什麼手段,讓原本兇猛如獅的雪獒變成乖乖聽話的大貓,而且還給牠取了個名不符實的名字──小雪球!瞧牠蜷縮在孟拂影的身邊,確實像顆雪球,但怎麼說也該是大雪球而不是小雪球。

風凌雲雖然憤怒,但聽到她那聲「小雪球」也愣住了。

白逸辰的唇角似乎也下意識的抽動了一下,此刻,他在她的眼中,竟不如一隻狗!抑或是,她只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小雪球,怎麼辦呢?好吵呀,可又沒有人幫我們趕人。」她親昵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寵愛,又帶著幾分無辜,似乎是在逗弄著一個小孩子。

她這般語氣,讓眾人都有些失神,並沒有去注意她話中的意思,只當她是在逗著雪獒玩。

只是,她的話語微頓了一下,接下來的話,卻把眾人徹底驚呆了。

「要不,你去吧!」拍拍雪獒的頭,她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商量,卻也多了幾分輕快。

雪獒本就極有靈性,一聽她這話,猛地起了身,快速地向著風凌雲的身上撲去。

一隻成年的獒犬足以使一隻金錢豹或三隻惡狼敗下陣來,風凌雲的臉色瞬間變了,腦海中只出現一個字──逃,只是,他的速度又怎麼快得過雪獒。

孟拂影暗暗冷笑,那天,他身為醫者,卻是見死不救,今天自然是要好好嚇嚇他。

雪獒極聽主人的話,可以在你喊停的那一瞬間停下來。她玩歸玩,卻也是有分寸的。

只是,還未等雪獒撲到風凌雲身上,白逸辰已經身影一閃,到了風凌雲的面前,手掌猛然向著雪獒揮去。

孟拂影的雙眸一沉,急聲道:「小雪球,回來!」

她知道那一掌的威力,她不要小雪球受傷,有時候狗比人好,你只要對牠好一點,牠就會對你百般的忠心,更何況這神犬雪獒,她捨不得讓牠受一丁點的傷。

雪獒瞬間停止了攻擊,乖乖地回到了孟拂影的身邊。

風凌雲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可見被嚇得不輕。

白逸辰的雙眸卻是微微一沉,掃過她臉上那還沒來得及掩飾的著急時,怔住,她是真的擔心那隻雪獒,勝過他。

他的心中突然有些煩躁,身子卻是快速的閃到了她的面前,青竹與雪獒同時的護在孟拂影的面前。

而孟拂影則仍舊半倚在軟榻上,未動分毫。

 

 

第三章 竟成搶手貨!

白逸辰一驚,這般處變不驚的定力,他只在一個人的身上見過,那就是七殿下軒轅燁,如今她竟然⋯⋯

白逸辰心中的那股煩躁愈加的高漲,似乎在一瞬間失去了原有的冷靜,略帶憤怒的低吼道:「孟拂影,妳這麼做就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就是想逼我改變退婚的決定,我告訴妳⋯⋯」

「等一下!」未等白逸辰將話說完,孟拂影就揮手打斷,重新將雪獒攬入懷中,享受著那光滑柔軟的觸感,紅唇才再次輕啟,「白公子實在是⋯⋯太抬舉自己了。」

「咳咳咳。」青竹驚得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略帶埋怨的望向孟拂影。

她知道孟拂影變得不一樣了,但這話還是說得太讓人意外了。

白逸辰的臉色瞬間變了幾變,臉頰上還浮現淡淡的紅暈,她這話實在是太傷人!只是,他卻沒有想過,他以前對孟拂影說的話,可是比這更要傷人十倍,百倍。

孟拂影終於抬起了眸子,望向了他,因為眼角斂起所以顯得有些小的眸子,卻是透著洞悉一切的冷冽。

要說這個男人,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男子,用玉樹臨風,風度翩翩只怕都形容不到他十分之一的氣質。

黑如墨玉的眸子,直而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每一處,都完美到會讓女生忍不住尖叫。

而他的身上,不僅僅有著書生般的溫文儒雅,更透著一股商人的精明。像這樣的男人,的確是難得一見,也難怪以前的孟拂影會那般的癡迷於他。

只是,他不接受她的愛意也就算了,何必百般的羞辱,甚至還狠心的要了她的性命!

「既然你來了,我就順便告訴你一聲,等我爹爹回來後,我會讓爹爹出面,請求皇上解除婚約的。」要退婚,也是由她來退。

白逸辰突然感到胸口一陣煩悶,有些透不過氣來。

風凌雲的一雙眸子則是睜得大大的,難以置信地盯著她。他沒有聽錯吧,這個女人竟然說她要退婚!?

她從小就愛慕白逸辰,怎麼會主動提出退婚!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肯定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不過,當他將雙眸轉向白逸辰,看到他神情間的異樣時,更是愈加的不可思議。

白逸辰不會是上了這個女人的當了吧?那嵐兒怎麼辦?

風凌雲離開侯王府時,再沒了來時的氣焰,而白逸辰的神情更是有些說不出的詭異。

兩人走時,甚至都忘記了要解藥。

「主子,您剛剛是故意氣白公子的吧?」等到他們離開之後,青竹略帶試探的望向孟拂影。

「妳覺得我有那麼無聊嗎?」孟拂影白了她一眼,故意氣白逸辰,哼,她可沒那個美國時間浪費在他的身上。

「可是,主子明明那麼愛白公子,一心只想著嫁給白公子,怎麼會突然?」

孟拂影微愣,要說,一個人的感情,的確是不可能會變得那麼快的,遂低聲解釋道:「經過那一撞,我終於想明白了,感情之事是不能強求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是強求不來的。」

「主子能想明白,真是太好了!」青竹一臉的欣慰,其實白公子的確是很優秀,優秀到全京城的女人都掙搶著想要嫁給他,但是,他那麼欺負主子,主子嫁過去也不會幸福的。

「對了,奴婢⋯⋯」青竹突然想起了什麼,卻被孟拂影快速打斷。

「別在我面前用這樣的稱呼,我聽著煩。」在她的觀念中,人人是平等的,什麼小的呀,奴婢啊,她愈聽愈覺得心煩。

青竹呆住,有些不明所以地望著她,「主子,什麼稱呼呀?」

「以後在我面前,就用『我』自稱,若是誰再讓我聽到奴婢兩個字,我就罰誰。」孟拂影的目光一一掃過院裡的人,一臉的嚴肅。

「主子,這怎麼可以,奴⋯⋯」青竹直覺反駁。

「嗯?」孟拂影的眸子略帶警告的望向她,讓她的話卡在了喉間。

「若想跟著我,就聽我的。」孟拂影再次開口,聲音中多了幾分明顯的威脅。

青竹怔了怔,猶豫了片刻,才低聲應道:「是,奴⋯⋯青竹知道了。」一時間她還是不敢說出「我」字,只好自呼名字,這樣也不算太過無禮。只是,她那微垂的眸子中,卻閃現幾分感動。

她從小入宮,何時被人平等對待過,如今主子這般待她,又如何不讓她感動。

其他幾個丫頭,錯愕中亦帶著幾分感激。

「主子的身子既然無恙了,不如明天就進宮向皇太后請安吧!」關於孟拂影的轉變,青竹已經如實向皇太后稟報了。

「好。」孟拂影爽快地答應。

那個記憶中,皇太后一直是最疼愛她的,就算她癡癡傻傻,經常惹禍,她依舊一如既往的疼愛她。

第二天,一大清早,青竹便帶著她進了宮,直接去了皇太后的壽和宮。

「影丫頭,快過來讓皇奶奶瞧瞧!」一進內殿,皇太后便將她拉進了懷中,一臉的心疼與關愛。

皇太后雖然已經年逾六十了,但因保養得當,不僅外貌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許多,身體也挺硬朗的。

「皇奶奶。」孟拂影依在她的懷中,鼻子突然有些發酸,她是個孤兒,從小就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像這樣的溫暖,一直都是她心中最渴望的。

「真的好了?」皇太后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確定的微顫。

「真的好了。」孟拂影抬起眸子,輕輕一笑,那笑中,有著安慰,也有著感動。

「真好了,真好了,我的影丫頭真的好了!」皇太后顯然有些激動,攬著她的手愈加的緊了,不過,雙眸卻是一沉。影丫頭這麼多年受的苦,她又豈會不知,裝作不知,只是為了保護影丫頭,或許現在是時候處理一下了。

「身上的傷真的不打緊了嗎?」皇太后微微推開她的身子,擔心地問。

「已經沒事了,皇奶奶不用擔心。」孟拂影輕聲安慰著。

「嗯,長大了,懂事了。」皇太后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樣的影丫頭讓她放心多了,「妳爹爹這幾天應該就會回來了,再過二十天就是妳爹爹的五十歲大壽,也是妳的生辰,到時候朝中大臣定然都會前去祝賀,皇上應該也會去的,皇奶奶已經吩咐給妳繡製一套衣服,估摸著這兩天就會送來,到時候一定要把影丫頭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孟拂影微怔,提起她那爹爹,的確是夠威風的。年少時,與皇上一起出征多次,曾兩次在戰場不顧自己的性命救回皇上。後來每次戰亂,都是由他前去平息,這麼多年,幾乎沒有嘗過敗績。因此,皇上封他為定國侯,當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孟拂影思索著,竟然忘記了向皇太后道謝。

見她不語,皇太后暗暗嘆了一口氣,低聲道:「皇奶奶知道妳的心思,那白逸辰的確是天下難得一見的好男兒,不如就借這次的壽宴把你們的事給定下來吧!」

這丫頭,一顆心全撲在白逸辰的身上,只是白逸辰⋯⋯因為影丫頭以前的癡傻,她也不好逼得太緊,也怕影丫頭嫁過去受了欺負,如今影丫頭既然好了,這件事也就可以定下來了。

孟拂影一驚,沒有想到皇太后會突然扯到這件事上,立即站直了身子,恭敬行禮,「影兒不願嫁給白公子,求皇太后成全。」

一臉的認真,一臉的鄭重,就連稱呼都改了。

皇太后愣住,雙眸中也是明顯的意外,「妳不是從小就喜歡他嗎?怎麼突然?」

「影兒已經想明白了,感情的事是不能強求的,竟然白公子心中無我,影兒又何必勉強。」孟拂影再次重申自己的想法。

皇太后眸子微瞇,臉上有些為難,思索了片刻後,才慢慢道:「妳能想通了,自然是好事,只是這是皇上下旨賜的婚,又豈是能隨意更改的。」

要是能悔,白逸辰早悔了,也不會被「她」纏了那麼多年。誠如皇太后所說,皇上下旨賜婚,哪能說取消就取消,這是在挑戰皇上威嚴的。

孟拂影自然明白皇太后的顧慮,剛想要再說什麼,殿門外卻傳來腳步聲。

「七殿下,八王爺,十王爺到。」太監略顯尖銳的聲音隨即傳來。

三名年輕男子走了進來,齊聲喊道:「給皇奶奶請安。」

「好,好,都起了,坐吧!」皇太后一臉的慈愛。

孟拂影眸子一抬,不由一愣。

站在最中間的男子⋯⋯那微挑的眉,精緻如剔玉;那微抿的唇,剔透如玉珠;那如天神之筆精心描繪的絕世之美,讓人不由的迷醉。只是,這絕世之美中,卻不見半點的陰柔,陽剛卻又不顯半點粗魯。

而更讓人驚嘆的是,他那雙深邃的眸子,就如同無限宇宙間的磁力,只是一眼,便會情不自禁的被吸了進去。

長睫微斂,眼眸悄然一轉,隱去了那深不可測,深不見底的冰封,只留那讓世人迷惑的驚豔。

他就是軒轅王朝人人皆知,人人敬畏的七殿下軒轅燁,也是孟如雪的心上人。

左邊的男子風流倜儻中,卻帶著幾分玩世不恭。

而右邊的男子,英俊的臉上,帶著幾分稚氣,幾分可愛。

「影兒給七殿下,八王爺,十王爺請安。」孟拂影欠身行禮,不卑不亢的態度,不急不緩的語氣,恰到好處。

「咦,這傻⋯⋯」軒轅凡想到皇太后對孟拂影的喜愛,「傻子」二字沒敢說出口,忙改了口,「果真不傻了!」彷彿又想起了什麼,急忙問道:「那昨天妳放狗將白逸辰趕出侯府,不會是真的吧?」

他一大早就聽說了這件事,只是,他可是一千個,一萬個的不相信,本來還想著等會兒要去問問白逸辰,沒想到先在這裡碰到了她。

「什麼,不會吧!她放狗趕白逸辰!?」軒轅塵雙目圓睜,難以置信地望向她。

皇太后的眸中也閃過幾分錯愕。

只有軒轅燁,似乎沒有聽到一般,坐在那兒,品著宮女送上來的茶。

「他們突然闖入影兒的閨閣,影兒也是逼不得已的。」孟拂影間接證實,語氣中還帶著幾分無辜與無奈。

聞言,軒轅凡與軒轅塵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驚愕。

接著,她又糾正道:「還有,不是狗,是雪獒。」雪獒是中華神犬,怎能委屈了牠。

站在她身後的青竹的唇角再次忍不住地抽了一下,她已經領教過主子說話的水準了,但是這次,還是徹底無語了。這個時候,主子這樣的解釋,真的是讓她佩服得啞口無言了。

皇太后先是一愣,但隨即覺得,這丫頭倒是變得有趣了。

軒轅燁也忍不住抬眸望向她。

此刻,站在皇太后身邊的她,微垂著眸子,模樣十分的乖巧,十分的溫順。

乖巧?溫順?

在她糾正用來趕人的是雪獒而不是狗後,他實在很難認同她的乖巧與溫順。

有意思!軒轅燁的唇角不由微微輕勾。

皇太后捕捉到軒轅燁那一瞬間的神情變化,微愣,隨即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

「燁小子看妳的時候,竟然露出了一絲笑意!」待軒轅燁他們離開後,皇太后低聲說道,聲音中有些意外,有些驚訝,還隱著幾分興奮,這話不知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對孟拂影說的。

燁兒一向極為冷靜、沉穩,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能處變不驚,就算天塌下來,只怕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但是,剛剛燁兒望向影丫頭時,竟然輕揚了唇角,雖然很快,很輕微,但是,卻還是被她看到了。

燁兒一向不喜歡女人靠近的,就連孟如雪,百般的討好,百般的溫柔,都不曾換得他的一記正眼。

而他剛剛不僅望了影丫頭一眼,竟還露出笑意,呵呵⋯⋯有意思了!

這麼多的皇子中,燁兒是最出色的,將來也一定能讓軒轅王朝更加的強大。

她十五歲入宮,深得先皇的寵愛,可惜,一直沒能為先皇生下皇子,先皇便將已逝嬪妃產下的皇子過繼給了她,也就是現在的皇上。

她對皇上,一直是視如己出,對這些皇孫,特別是軒轅燁,更是疼愛有加。

燁兒是她看著長大的,對他,她是最瞭解的。

「什麼?」對於皇太后突然冒出的這麼一句話,孟拂影有些摸不著頭腦,略帶疑惑的望向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的皇太后。

「沒,沒什麼。」皇太后回神,快速的掩下所有的情緒,「剛剛妳跟皇奶奶說要與白逸辰解除婚約,這事,皇奶奶得跟皇上商量一下,如今眼見妳與白逸辰都不喜對方,相信皇上也能體諒,這事,應該不會太難。」

「謝謝皇奶奶。」孟拂影欠身謝恩,只是,皇太后明明順了她的意思,她心底為何會冒出莫名的不安感,彷彿被暗中算計了?

一定是她多心了,皇太后那麼疼她,怎麼可能會算計她呢!

從壽和宮出來,青竹扶她上了馬車,這馬車雖然有些顛簸,但是她卻感覺挺舒服的,比起現代的那些交通工具好多了。因為在現代,她是坐車暈車,坐船暈船,坐飛機暈飛機,每次出門,都難受得要死。

正享受著這獨特的舒適時,馬車卻突然停了下來。

孟拂影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會是撞到人了吧!

「怎麼回事?」青竹已經掀開了簾子,「怎麼突然停⋯⋯」只是,話說到一半,卻頓住了,然後快速的轉頭,低聲道:「主子,是白夫人。」

「白夫人?」孟拂影微微蹙眉,顯然不知是哪個白夫人。

青竹看出她的疑惑,連忙解釋道:「是白公子的娘親,跪在了馬車前,攔住了馬車。」

孟拂影一驚,白夫人跪在她的馬車前?這唱的又是哪一齣?

「孟小姐,求妳放過我家雨兒吧!這一切都怪我,是我教女無方,我這個做娘的來替她向孟小姐賠罪,只求孟小姐大人大量,饒過我家雨兒吧!」馬車外,一聲讓人心碎的哭喊聲傳了過來。

原來是為了白逸雨而來的!

白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白家的當家主母,在這京城是何等的尊貴,但是為了白逸雨,她卻不顧一切的跪求於她!

母愛真是偉大啊!她是孤兒,從來沒有感受過這般的母愛。

這一刻,孟拂影有些愧疚了,以往面對任何的指責,只要是她有理,她絕不會不愧疚,更不會退縮,但是在這份偉大的母愛面前,她愧疚了。

快速的掀開轎簾,她跳了下去。

「孟小姐,求妳饒過雨兒吧!」白夫人一看她下來,本來絕望的眸子中多了幾分希望。

昨天辰兒親自到侯王府要解藥,卻沒有要到,還被趕了出來!連辰兒都要不回,她不知道怎麼才能要得回。

看著雨兒哭得死去活來的,她的心都碎了,想想也只有這麼做了。

「白夫人請起。」孟拂影走向前,想要扶起她,但是她卻固執的不肯起身,只是連連哀求孟拂影放過白逸雨。

孟拂影心中不由感到酸楚與不捨,急忙解釋道:「那藥效只會持續幾日,待藥效一過,不須任何解藥,白小姐的臉就會自動恢復成原來的樣子,請白夫人不用擔心。這一次是影兒過分了,請白夫人見諒。」說著,伸手將白夫人扶起。

白夫人微愣,似乎還有著幾分懷疑,只是,看到這般溫順有禮的孟拂影,心中便信了幾分,隨著她的攙扶站了起來。

「謝謝孟小姐。」白夫人真誠的道謝,看來,她只是想要嚇嚇雨兒。她知道雨兒經常欺負她,她會這麼做,其實也是人之常情。

「夫人不怪影兒,就是影兒的福氣了。」孟拂影微微一笑,第一眼,她便知道,這是一個好母親,她真的很羡慕白逸雨,有這麼一個好母親。

看到孟拂影如今這個樣子,白夫人心中也是有些難以置信,沒有想到,她不僅不傻了,還變得這般落落大方,舉止得體。

孟拂影的外貌雖然有些差強人意,但娶妻當娶賢,以孟拂影如今的氣度,她相信當得起白家主母的位置。況且她與辰兒的婚事還是皇上下旨欽賜的,早晚都要成親,不如就選個日子,把婚事給辦了。望著孟拂影,白夫人暗暗打定了主意。

白夫人回到白府後,便先與白老爺商量,然後喊來了白逸辰。

「辰兒,你與孟小姐的事情,我與你爹已經商量過了,既然孟小姐的傻症已經痊癒了,就選個日子讓你們成親吧!」白逸辰一進來,她便開門見山,雖然知道兒子一向不喜歡孟拂影,但這樁婚事是退不了的,幸好孟拂影已不再癡傻,兩人成親後,應該還是能夠做到相敬如賓的。

至於白逸辰前幾日寫下退婚書一事,一個弄不好,只怕他們全家都會沒命的。好在,當時因為孟拂影暈倒了,退婚書沒有拿走。

白逸辰遲疑了一下,隨即點頭應允,「嗯,我知道了。」

這下倒換成白夫人愣住了,她可是準備了一大堆的說詞要說服兒子的,卻沒有想到,她才一開口,兒子就答應了!

兒子應該也是想通了吧,白夫人的臉上多了幾分欣慰。

「那就等侯爺的五十歲壽辰過後,我與你娘親便去侯王府與侯爺商量此事。」白老爺顯然也有些意外,不過卻也鬆了一口氣。

五日後,孟雲天回京。

侯王府的所有人都站在門口迎接,大夫人更是濃妝豔抹,一身華麗裝扮,滿臉的期待。

坐在馬上的孟雲天英姿颯爽,威風凜凜。

一雙深邃黑眸掃過眾人,目光如電,銳利有神,不怒而威。

只是在望向孟拂影時,那眼神卻是瞬間的柔了下來,一個躍身跳下馬,幾個快步,便直奔到了孟拂影的面前。

孟雲天對她的疼愛便不言而喻。

「妾身給侯爺請安。」孟雲天經過大夫人身側時,大夫人柔柔的行禮。

只是,孟雲天的腳步卻沒有絲毫的停頓。

「爹爹終於回來了!」孟拂影有些感動,從小沒有父母,現在終於有了一個父親,而且還是一個疼她疼到骨子裡的父親,教她如何不感動。

「影兒真的好了嗎?」孟雲天滿是疼愛的眸子中漫過明顯的激動與欣慰。

他已經收到家書,說影兒的傻病好了,原本他還有些不相信,如今看到這般舉止大方、溫柔乖巧的女兒,他真的是太開心了。

「是呀,影兒真的好了,以後不會再讓爹爹擔心了。」孟拂影柔聲笑道,這般的天倫之樂真的讓她很興奮。

「好,好,好,太好了!」孟雲天連說了幾個好字,滿臉的激動,「感謝上蒼的厚愛,還我一個健康的女兒。」

看著他的那份激動,孟拂影的心中頓時湧入一股暖流,但大夫人的眸中卻是滿滿的憤恨,侯爺離家多時,好不容易回來了,竟然看都沒有看她一眼,而且,連她剛剛行禮都不理,這不是讓她難看嗎!?

他的心中,就只有那個死去的女人,就只有這個傻丫頭。

孟如雪隱在衣袖下的手用力的收緊,以前孟拂影癡傻時,爹爹就特別關愛她,現在她恢復正常了,那豈不是要寵上天了!

不行,她不甘心,一個傻子憑什麼佔盡所有的好處,她絕不允許!

孟雲天回來後,除了進宮上朝,便一直都陪在孟拂影的身邊,跟她講一些他打戰時的趣事,也聽孟拂影時不時的講一些笑話給他聽。

幾天的相處,他發現,他的影兒不僅不傻了,還變得冰雪聰明,而且處理起事情來,更是洞見觀瞻、井井有條,有時連他都有些佩服。

為此,他的心中更多了幾分感動,上天對他的確是厚愛的,還給了他這麼一個優秀的女兒。

 

小說house系列《神醫傻妃》全六冊

 

 

創作者介紹

東佑文化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