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獲新生

「小姐,二小姐親自給您送早飯來了。」

小丫頭的聲音讓葉曼玉抬起了頭,小小的腦袋晃了晃,露出一個笑容。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迎二姐姐。」

站起身,葉曼玉花了一點時間適應了一下現在的身高,然後規規矩矩的往門外走。

荷香院的月亮門那裡,站著一個小姑娘,十一、二歲左右,身上穿著淺淺的藕荷色衣裙,頭上梳了個小髮髻,壓著一朵珠花,嫩生生的十分水靈。

這是葉曼玉嫡出的姐姐,葉曼璟。

「玉妹妹身子可好些了?我特地讓廚房做了養身的粥品和幾樣小菜,妹妹來試試可好?」

葉曼璟看到葉曼玉的身影,急忙將手裡提著的食盒交給一旁的丫頭,快步上前挽住葉曼玉的手臂。

「多謝二姐姐費心,曼玉已經好多了。」

葉曼玉微微低著頭,有些沒力氣的樣子。

事實上她是不敢抬頭,心虛。

因為她根本就不是葉曼玉小妹妹。

小曼很清楚,她已經死了,明明閉上了眼睛,再睜開,竟然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

是不是每個人死後都會有奇妙的旅程出現?

小曼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又活過來了,可這身子明顯不是自己的,生生縮水了一大圈,成為了夢寐以求的小蘿莉。

若只是這樣也就算了,小曼打算低調有內涵的過完這一輩子。

可偏偏來到這個小蘿莉的身體裡之後,小曼開始整夜整夜的做噩夢。

夢裡看到的,居然是這個葉曼玉往後歲月的淒慘日子。

葉家有三個女兒,庶出的大小姐葉曼琬,嫡出的二小姐葉曼璟,和自己,庶出的三小姐葉曼玉。

作為庶出的女兒,葉曼玉在閨中非但沒有遭到排擠虐待,兩個姐姐都待她極好,跟她一母同胞的姐姐似的。

這種嬌慣讓葉曼玉的性子變得特別的自傲,加上她又是葉府三個女兒中容貌最出眾的一個,更加得自命不凡。

以至於經常仗著姐姐的維護做出出格的舉動,久而久之,爹爹對她傷透了心。

然而嫡母和姐姐們仍舊為她找了種種理由,父親的失望並沒有讓葉曼玉頓悟,而是變本加厲的在她們的縱容和慫恿下越走越偏。

那個時候,葉曼玉一點兒都不覺得有問題,她的三觀已毀,在嫡母和姐姐們潛移默化的影響下,葉曼玉的價值觀都扭曲了。

葉府三小姐的惡名早已傳出去,哪個好人家敢要她做媳婦兒?

在嫡母一再的保證和謀劃下,葉曼玉居然心甘情願的做了護軍參領蘇家二公子的妾室!

真是傻到極點的姑娘!

一幕幕的夢境,讓小曼明白,這是赤裸裸的先捧後殺啊!

好好一個小姑娘,硬是給這幾個女人養得是非不分、事理不明,還挺得意能夠嫁入蘇家,哪怕是妾室。

但小曼顯然低估了深宅大院內的險惡與狠毒,葉曼玉成為卑微的妾室只是一個開端。

在嫡母與姐姐們的謀劃下,葉曼玉一步步走向作死之路。

她的驕縱跋扈,襯托了二小姐葉曼璟的溫柔賢淑,使得葉曼璟成為了葉府名正言順的二少奶奶。

為姐姐作了嫁衣裳的葉曼玉還開心的以為,有從小愛護她的姐姐罩著她,在夫家的日子一樣能過得隨心所欲。

可是葉曼璟早就不耐煩了,她不想再演戲,不想再戴著情同姐妹的面具。

於是葉曼玉開始發現,怎麼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自己做什麼錯什麼,姐姐也是一副失望的表情。

最後,她明明什麼都沒做,所有人卻都認定葉曼璟落胎,是她的傑作!

從夢中醒來,小曼仍舊沒有從那種絕望和恐懼中脫身。

她看到葉曼璟滿身的血水,浸濕了衣裙,顫抖著聲音質問她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狠心,連無辜的孩子都要殺害。

葉曼玉無從解釋,因為她根本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姐姐落胎與她何干?她什麼都沒有做啊!可是她的名聲不容她辯解,所有人都恨不得死掉的是葉曼玉。

蘇家老夫人震怒,謀害蘇家子嗣,決定將她發賣出去。

葉曼玉害怕了,她想盡一切方法,費盡心思,偷偷逃出回家找葉曼琬。

葉曼琬一如既往的安撫她,其實是一邊穩住她,一邊派人去了蘇家。

葉曼玉被抓起來,她是冤枉的,她真的是冤枉的!

然而,她只是一個妾室,葉家已經不認她了,沒有人能夠救她!

為什麼?為什麼一直對她那麼好的二姐姐要這樣冤枉她?

被發賣前,葉曼玉終於有機會見葉曼璟,那個躺在軟榻上,被伺候得十分舒坦的二姐姐。

「我呀,還真就沒見過像妳這麼蠢的,若是不告訴妳實情就這麼讓妳死了,我這心裡,一定會憋出病來的。」

「妳跟妳娘一樣,是個賤貨,仗著一張妖媚的臉,心裡盡想著迷惑男人,真是下作。」

「誰拿妳當姐妹?別噁心人了,妳不過是我腳下踩的石頭罷了。」

「有妳這個蠢東西,爹爹才會把對妳娘那個賤人的愧疚打消,才會覺得我是個稱職的女兒。」

「賤骨頭,隨便說說就想著勾引男人,做人妾室就那麼得意?」

「夫君是我一個人的,我不允許他身邊有妳這種賤貨的存在,所以妳就安心的去吧,相信妳娘會很高興見到妳的!」

滿滿的惡意讓葉曼玉渾身發寒,她也真的沒有撐過來,死在了被發賣的路上。

葉曼玉是悔恨的吧?是憤怒的吧?她的人生就這麼結束了,消失得無聲無息,沒有任何人會同情她。

就像一隻流浪街邊的小貓一樣,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為什麼自己會重新回到葉曼玉的小時候呢?是因為正主有這麼個機會,卻已經不願意面對了嗎?

小曼很慶幸自己沒有說夢話的習慣,不過接連的噩夢讓她的精神極受打擊。

本就是大病初癒,已顯出絕色的小臉蒼白得透明,誰看了都心生憐憫。

她的二姐姐葉曼璟,在夢裡對她惡言相向,滿臉唾棄,多說一句話就好像髒了嘴一樣的女子,也還是嬌嬌小小的模樣,和藹可親的照顧著她。

「天可憐見的,俞姨娘剛過世不久,玉妹妹定然傷心欲絕,爹讓我來多陪陪妳,嘖嘖,看看這小臉瘦的,都沒形了。」

葉曼璟先將食盒裡的粥菜取出來,放在了桌子上,然後伸手握住葉曼玉的小手,面上盡是擔憂。

俞姨娘是葉曼玉的生母,因為一場大病剛剛過世,葉曼玉受不住打擊,也纏綿病榻。

再醒來時,已經換了一個靈魂了。

「多謝二姐姐掛念,曼玉⋯⋯曼玉能有姐姐陪著,是曼玉的福氣。」

葉曼玉的眼睛裡頓時飽含淚水,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任誰看了都會想要憐惜。

葉曼璟努力壓制心中的妒意與怒氣,摸了摸葉曼玉的頭髮。

她是葉府的嫡女!葉曼璟在心中怒吼,憑什麼?這個小賤種憑什麼跟她享有一樣的待遇?

父親大人根本是被美色迷昏了頭,嫡庶不分,不過是姨娘生的,居然樣樣不落於自己!

葉曼璟努力調息半晌,才讓心中的憤怒慢慢散去。

娘說了,她自有辦法,既可以讓這個小賤人自作自受,又能讓她們利用上,不過自己得先要獲得葉曼玉的信任才行。

想到這裡,葉曼璟伸手將粥碗輕輕推到葉曼玉的面前,「玉妹妹趕緊趁熱喝了,裡面加了母親特意讓人送來的燕窩呢!」

葉曼玉很想再客套一下,不過她還是拭了拭眼角,低頭乖巧的喝了起來,用喝粥的姿勢,將自己快要破功的表情掩蓋住。

果然還是小孩子啊!哪裡能夠將情緒掩蓋得如此深沉?剛剛她的好姐姐,那五官都扭曲了好嗎?

當初葉曼玉怎麼會被這些女人虛假低劣的演技給蒙騙了?她是真的傻了嗎?

「玉兒,為父來看妳了。」

葉曼玉剛放下粥碗,就聽到一聲和藹的聲音,抬起頭一看,一名中年男子,身上還穿著官服,匆匆走進荷香院。

父親在原主葉曼玉的記憶中,一直都是恨鐵不成鋼的無奈,然後逐漸轉為失望和嫌棄。

她的夢中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這般擔憂的神態和溫柔的聲音,更別說是笑容了。

可小曼卻看得出,葉父的擔憂是真心實意的,自己在他的眼裡還是個寶貝女兒?

小曼振奮起來,還不錯,至少沒有給她一手的爛牌不是嗎?

在用心險惡的嫡母和姐姐的包圍中,暫時還有個父親會真心擔憂她。

葉曼玉揚起白玉般的小臉,看到父親走近了,貝齒輕咬下唇,眼睛裡的傷心就溢了出來。

「爹⋯⋯」

軟軟糯糯的聲音裡帶著恐懼,親娘過世,她一個小小庶女就此無依無靠,小小人兒可憐兮兮的望著葉父,眼睛裡都是怯弱。

葉向慕的心一下子就軟成了水,急忙快步來到葉曼玉的身邊,將才八歲的她摟在懷裡。

「玉兒不怕,妳娘雖然不在了,可妳還有爹呢!妳放心,只要有爹在,定然不會讓妳受委屈的。」

葉向慕對葉曼玉的娘親俞姨娘是一見傾心,彼時葉向慕已然成親,可俞卿卿絕色的容顏和溫婉的性子,牢牢抓住了葉向慕的心。

俞卿卿家中貧寒,卻是個有骨氣的人,並不願做人妾室。

而葉向慕也沒有強迫她,只是用自己的真心打動了俞卿卿,終於抱得美人歸。

將俞卿卿接入府裡的時候,葉向慕就給了她承諾,雖然不能許她正室的地位,但別人有的,她一樣都不會少。

葉向慕也知道後宅中的那些勾當,在俞卿卿有了身孕之後,甚至借了高僧的口,讓俞卿卿搬出去養胎,待到平安生產之後才又接回來。

他們的女兒,跟卿卿一樣有著極美的容貌,小小年紀已經出落得不凡,集結了卿卿和自己的所有優點。

就是性子高傲了些,可沒關係,葉向慕看著葉曼玉,心裡就會湧出跟她娘親琴瑟之好的回憶,不免多疼愛了些。

被冷落的葉曼璟手裡的帕子幾乎要擰出水,臉上也不復之前姐妹情深的笑容。

葉曼玉不是喜歡孤芳自賞對誰都冷著臉嗎?之前不是還因為俞姨娘的死跟爹爹置氣的嗎?

她怎麼意志這麼不堅定呢?要生氣就要生到底啊,她的骨氣哪兒去了?

「爹爹安好,您放心,娘也是玉妹妹的母親,斷然不會讓妹妹受委屈的。」

葉曼璟掙扎著擺出貼心女兒的模樣,婉言出聲提示葉向慕自己的存在。

「好了,玉兒不哭了,妳怪爹爹沒有照顧好妳的娘親,爹爹心中又何嘗不難過,妳⋯⋯肯原諒爹爹了嗎?」

葉曼璟立刻豎起耳朵,等著葉曼玉的回答。

娘說了,爹爹對葉曼玉的遷就是有限度的,而不知好歹的葉曼玉卻在無限糟蹋這份寵愛,若能讓她失了寵,那還不乖乖的任由她們擺佈?

「爹爹您這話說的,俞姨娘的事情與您何干?玉妹妹也只是一時情緒激動,才會對您心生怨懟的。對吧,妹妹?」

葉曼璟搶先開口,葉曼玉可能是好日子過多了,不知怎麼的總會出現逆反情緒。

以往葉向慕會因為俞姨娘而遷就她,現在再逆反一個試試?自作孽不可活!

葉曼璟擔憂的看著葉曼玉,似乎想要代替她回答一樣,然而她眼裡的幸災樂禍,小曼一點兒都沒有錯過。

這大概跟閱歷有關係吧,小曼心想。

「爹爹⋯⋯」葉曼玉的聲音微微顫抖,長長的睫毛上面還凝結著晶瑩的淚滴,要落不落的,格外讓人想要憐惜。

「女兒又豈會責怪爹爹,只是⋯⋯」葉曼玉揚起了頭,雪白的小臉被光照射得透出瑩色,「爹爹不會也和娘一樣,不要玉兒了吧?」

淚水順著葉曼玉的臉頰落下,楚楚可憐,好似擔心被遺棄的貓兒。

葉向慕的鼻頭發酸,玉兒的性子他瞭解,清高又傲氣,卿卿都拿她沒辦法。

這樣的孩子這會兒卻因為卿卿的離去而患得患失,生怕自己也不疼她了,著實讓人心疼。

「不會的,玉兒永遠是爹爹的女兒,爹爹怎會不要妳。」

葉曼玉撲進葉向慕的懷裡,很好很好,雖然只是一句口頭保證,但聊勝於無啊!

夢中葉向慕可是對在蘇家一籌莫展的葉曼玉不聞不問,主要是葉曼玉妹子行事也偏激,硬生生將葉父的耐心給耗光了。

蘇家來納妾的時候,那是葉父最後一次跟葉曼玉說話,若是曼玉不願⋯⋯,葉父也不是沒有辦法回絕。

可是葉曼玉作死的擰了性子要嫁過去,不做妾又能如何?已是壞了名聲的女子,難不成當真去尼姑庵長伴青燈古佛?

從此之後,葉父就如同沒有了葉曼玉這個女兒。

一旁看著他們父女情深的葉曼璟差點兒岔了氣,怎麼跟娘說的不一樣呢?

葉曼玉這死丫頭居然轉性了?之前還敢跟爹爹硬著脖子吵,這會兒又扮起柔弱來了?

「爹爹,玉妹妹身子還虛著呢,您何苦又惹她落淚?」

葉曼璟咬著牙試圖分開兩人,上前輕輕將葉曼玉攙扶開來。

可不知怎麼的,原先羸弱無力的葉曼玉,這會兒居然十分有勁,還很湊巧的躲開了葉曼璟過去攙扶的手臂。

「女兒已是大好,讓爹爹擔心本是不孝,若是⋯⋯,若是讓娘知道了,她也定然不會贊同的。」

葉曼玉的乖順,成功的將葉向慕的疼惜之心激發得更加強烈。

「好,好!玉兒長大了,也懂事了,妳娘在天之靈,一定會感到很欣慰的。」

葉曼璟手中的絲帕再次被擰緊了,一張小臉氣得一陣青一陣白,早將葉夫人的叮囑拋到腦後。

什麼先忍得一時,待日後讓葉曼玉自食後果,這讓她怎麼忍!?

年紀小就可以這般膩著爹爹撒嬌嗎?還有沒有一點女孩家的矜持啊!

在還沒有站穩腳步前,小曼知道要適可而止,不能一下子給予太大的刺激,否則讓她們心生警覺,想方設法的來陷害她就不好了。

可憐的曼玉姑娘,自己既然接手了她重活一世的人生,就絕對不會走上她的舊路。

第一步,至少不能讓自己最大的靠山消失。

至於演技這種東西,不僅要看天分,還需要有一定的閱歷。

見多了這種事,哪怕是在電影小說裡,什麼時候該出現什麼樣的情緒,也定然可以手到擒來。

葉曼玉將葉向慕送出院子,糾結的情緒和不捨的眼神,完美的展現了一個剛剛痛失娘親,渴望能得到更多關愛的小女孩的心情。

隨後,葉曼玉稍微收斂了一些臉上的憂愁,轉身看向葉曼璟。

「二姐姐,玉兒這兩日臥病在床,未能去給母親請安,心中滿是惶恐,不知姐姐可否陪同玉兒去母親的院子裡?」

葉曼玉輕手輕腳的走過去,忽略葉曼璟臉上沒能來得及收回的情緒,怯弱的拉了拉她的衣袖。

從葉曼璟的動作看來,她大概很想將自己的手給打掉吧!

不過她忍住了,小曼覺得非常不容易,年紀輕輕就能這般隱忍,怪不得前世的葉曼玉被耍得團團轉,還將此人當作自己的救命良藥。

「妹妹何須惶恐,母親又豈是不通情達理之人?她一再叮囑我要好好照顧妳,妹妹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那玉兒更不能恃寵而驕,二姐姐,妳就陪我去吧!」

聽出葉曼玉聲音中的極度不自信,葉曼璟的心情忽然好了許多。

再得寵,不過是個從姨娘肚子裡爬出來的小賤貨不是嗎?

平日裡有俞姨娘那個狐狸精在爹爹面前讒言,這會兒沒了姨娘,葉曼玉還不是只能在母親手底下謀生!

庶女身份低賤,自己跟她較什麼勁兒啊!

葉曼璟的思想工作做得差不多了,隨即牽住葉曼玉稚嫩的小手,臉上掛上笑容,「妹妹既然如此有心,姐姐又如何會推脫?采薇,還不給妳家小姐取衣服來?」

「妹妹還是得多加小心才是,外面日頭雖好,可妳大病初癒,該注意的,還是得注意。」

葉曼璟一副嫡女氣派指揮荷香院裡的丫頭做事,轉過頭卻是憂心忡忡,苦口婆心。

小曼感動得都要哭了,看看古代這些小丫頭們,才多大的年歲就各個是人精的模樣。

她用手邊的絲帕摁了摁眼角,太可怕了,趕緊順順利利長大,隨便找個老實人家嫁了才是正事。

采薇小丫頭趕緊進屋,不多時手裡捧著一件織錦銀線刺雲紋鑲東珠罩衣出來。

衣服在陽光下閃耀著瑩瑩光澤,端的是流光溢彩。

領口處還有一圈銀狐毛點綴,極為貴重。

葉曼璟暗暗咬牙,這件罩衣是爹爹上次去蜀州時帶回來的,一共三件,她們三姐妹一人得一件。

然而,三件裡就數這件最為難得珍貴,說是蜀州有名的繡娘用祕法繡成,偏偏讓父親給了葉曼玉。

這是故意的吧?就沒別的衣服可穿了?

葉曼璟覺得今日極為不順,明明前些日子一切都在娘的預料之中,葉曼玉將俞姨娘的死算在了爹爹的頭上,差點兒指著爹爹鼻子罵了。

她們還等著爹爹對她的耐心用盡,將葉曼玉撇至一旁。

怎麼今日就變了呢?

小曼看到這件華貴的錦衣,腦子裡也出現了某些資訊。

要說葉曼玉也冤枉,她哪兒知道這件是最好的,只不過先入了她的眼罷了,於是很隨意的開口,葉向慕就直接給了她。

這會兒葉曼璟的臉色不好,不過小曼也沒打算更改,拿都拿了幹嘛不穿?

再說,她也不想露怯,新魂魄、新氣象,大家都是混口飯吃的,高調一些,也未嘗不可。

采薇熟練的給葉曼玉將錦衣披上,不禁在心中讚嘆,三小姐真的是遺傳了俞姨娘的美貌啊!

被銀狐毛圍住的小臉更顯得清麗無雙,水靈靈的雙眸因為剛剛才哭過,帶著濕氣。嘴唇是嫩生生的粉色,看著柔軟潤澤。

難怪老爺會對三小姐疼愛有加,他是將對俞姨娘的寵愛,轉移到了三小姐的身上了。

著裝完畢,葉曼玉乖順的走在葉曼璟的身側,第一次,踏出了荷香院。

 

 

第二章  初露異常

荷香院離葉夫人的芳華院頗有一段路程,許是葉夫人想要眼不見為淨吧!

只是苦了身子還有些虛弱的葉曼玉,不過是個住的地方,搞這麼大做什麼?

繞過一座梅園,才聽葉曼璟親切的道:「妹妹可是累了?看看我說什麼來著,都讓妳別逞強,妹妹的面色可不好啊!」

哼,叫妳逞強!這麼上趕著來拜見母親,還不是怕俞姨娘不在了母親會刁難妳。

話裡幸災樂禍的意味十分明顯,小曼豈會聽不出來,此時她也確實不太好受,畢竟如今自己只是一個八、九歲的孩子,生了一場大病,緩過來是需要些時日的。

小曼扯了扯嘴唇笑了笑,她知道這會兒自己的臉一定白得像鬼一樣,可要是再待在荷香院裡,她會無聊死的。

再說,似乎就在最近,葉夫人有心要跟葉老夫人提出,將自己養在葉夫人的身邊。

葉曼玉虛弱的笑容慰藉了葉曼璟鬱悶的心情,頓時臉上笑容也多了起來,還主動攙扶著葉曼玉來到芳華院。

這會兒葉夫人正在理事,葉父任督察院右都御史,正三品,在葉家也是最出色,最有本事的,葉父的哥哥混到如今,不過是個通政司參議。

葉父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已經嫁人的姐姐,弟弟如今外放蜀州縣知府,等過幾年有些建樹才好回京。

葉家,就他們二房的最受矚目,葉老夫人,葉曼玉的祖母,在葉老太爺過世分家之後,一直跟著葉向慕生活。

小曼有些不明白當初葉家為什麼要分家,有出息的二房獨立出來,別的房甘心嗎?

不過,這些就算是葉曼玉的夢境,都無法給她解惑。

前世葉曼玉光顧著作死,哪兒還有精力去管其他的事。

葉曼璟並沒有讓人進去通報,她可是娘的嫡親女兒,哪兒還需要那些形式,直接牽著葉曼玉就進了屋。

「娘⋯⋯」

葉曼璟的聲音不自覺的帶著甜膩的撒嬌意味,她也才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在現代才堪堪上初中的年紀。

不過,這應該是故意做給自己看的,俗話說的好,有娘的孩子像個寶啊!

葉曼玉不出聲,循規蹈矩的跟在葉曼璟的身後踏進了屋子。

正堂裡站著一圈婆子,等著跟葉夫人彙報事務,中間一把雞翅木高背椅上,端坐著一名女子。

相貌並不十分出眾,可能跟葉曼玉照多了鏡子有關係。

穿越後,知道自己的臉長得好看,小曼可沒少照鏡子,瞧一遍感嘆一遍,秀色可餐這詞兒放在自己身上,真是名符其實呢!

葉夫人一身華貴,倒是將她當家主母的氣勢烘托得更加明顯了。

葉曼璟一進屋就膩在葉夫人的懷裡,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

葉夫人面對自己的女兒自然也是笑容滿面,明明瞧見了虛弱到快要站不住的葉曼玉,卻好像粗心的沒有注意到一樣。

就這種態度,前世的葉曼玉竟然也能對她們推心置腹⋯⋯小曼在心底吐槽,難道美色和智慧真的無法兼具嗎?多明顯吶,赤裸裸的敵意,葉曼玉是怎麼做到視而不見的?

小曼可沒想過要咬著牙硬撐,該裝柔弱的時候絕不要當女漢子,這可是真理。

於是,她很沒用的就要往地上倒,一旁的婆子和采薇趕忙上前扶她,采薇更是尖叫起來,「三小姐,您怎麼了!?」

小曼很想表揚一下采薇,無奈她這會兒正虛弱著呢,眼睛閉著,配上慘白的不足巴掌大的小臉,效果驚人。

葉夫人這才「注意」到屋裡多了幾個人,葉曼璟更是急忙從葉夫人懷裡退出來,快步走過去。

這會兒葉曼玉在父親心裡還是有些分量,可不能讓她在芳華院出了事。

「一群廢物!知道玉妹妹身子虛弱,還不快扶她坐下,要妳們有何用!?」

采薇敢怒不敢言,輕手輕腳的將葉曼玉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又尋了個軟墊給她靠著,小曼這才緩緩睜開眼睛。

「玉丫頭,妳身子還未好透,何苦來我這裡?真是個讓人放不下心的孩子。」葉夫人臉上的擔憂絲毫不顯得假,語氣裡都透出母親的慈愛。

「母親,玉兒的身子已是大好,剛剛只是一時頭暈,不礙事的。」

引人注意的目的達到了,小曼也沒有一味的裝柔弱,前世就是因為葉曼玉太過矯情,葉夫人才能得到葉老夫人的授意,獲得了自己的撫養權,然後一步步引著她走入她們編織好的陷阱裡。

這次,她都要為自己努力一把才行。

庶女養在姨娘的名下是可以的,畢竟不是兒子,不過既然姨娘死了,那正房就可以接手,也可以不管。

小曼不想依附在葉夫人身邊,但也不想過著沒人聞問的淒慘日子,她心中倒是有了想法。

葉夫人在葉曼玉緩過來之後,招手將她叫過去,然後眼眶泛淚,把她摟在懷裡,「我可憐的玉丫頭,俞妹妹驟然離世,妳一定既傷心又害怕吧?不怕不怕,母親一定會像俞妹妹那般,將妳當成親生女兒疼愛的。」

感覺到葉夫人滴落在自己頸窩處的滾燙淚水,小曼一時間有些發怔。

她知道葉夫人心中必然不是這般想的,只不過是作戲罷了,可淚水的溫度,透過皮膚幾乎燙傷了她的心。

小曼死去的時候,耳邊聽到了媽媽近乎崩潰的哭喊聲,那種撕心裂肺的哀慟,小曼完全不敢回憶。

如果能夠代替自己去死,媽媽一定也是願意的⋯⋯

可憐天下父母心,小曼的眼淚開始落個不停。

為什麼?既然能夠重生,為什麼不能讓她回到自己本來的身體中?那樣的話,媽媽也就不會那麼傷心難過了。

她在葉曼玉的夢裡,感覺到最絕望的一次,是葉曼玉小產。

她不知道原因,或許是好姐姐們送去的賀禮裡有不妥當的東西,或許是在蘇家得罪人,有人見不得她好。

那痛不欲生的疼痛,伴隨著從肚子裡滑落的空虛,讓小曼一次又一次的從睡夢中驚醒。

葉曼玉之所以不願意重生,是因為沒有勇氣了吧?

沒勇氣面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沒有勇氣面對將她害成那樣的人和事。

她必定是不願意再經歷了,所以寧可讓自己成為身體的主人。

看到葉曼玉哭到不能自己,幾乎背過氣去,葉曼璟也在一旁裝模作樣的抹眼淚。

果然還是娘厲害,看看這個賤丫頭哭得如此傷心,肯定是把娘親當成自己的親娘了吧?

呸,做夢!不過是唬唬妳而已,還真以為娘會真心疼愛妳呢!

葉曼璟這會兒的表情漏洞百出,可惜小曼沒心思去看,她只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場。

媽,女兒不孝,不僅不能在您的膝下承歡,還讓您遭受喪女之痛,是女兒不孝!

這一頓痛哭,耗盡了小曼積攢下來的所有力氣,差點真昏過去。

可是她忍住了,不能昏啊,要真昏過去,那今天這罪就白遭了。

葉夫人也很滿意葉曼玉的表現,孩子而已,動沒動情自己還不至於分不清。

剛剛葉曼玉的那種哭法,完全是發自內心的,讓她將自己當作救命稻草,還有什麼可以擋在璟兒的前面?

長得好看有長得好看的用處,物盡其用不正是自己的拿手好戲嗎?

「玉丫頭快別難過了,小心哭壞了身子,母親會心疼的。」

葉曼玉抽噎著,一時半會兒還剎不住,眼淚跟斷線的珠子一樣往下掉。

看清楚了她的樣子,葉夫人心裡倒抽了一口氣,小丫頭跟她母親一樣,生得天姿國色,這才多大?梨花帶淚的模樣讓自己看了都心動。

葉曼玉緩了好一會兒才止住眼淚,在夫人憐愛的叮囑中去後面淨面。

「娘,您瞧著如何?」

葉曼玉離開之後,葉曼璟就迫不及待的詢問。

「有什麼如何的?還不是跟我說的一樣,她除了指望我,還能指望誰?璟兒,妳要壓得住性子,只要讓她的心徹底為我們所用,娘保證,妳以後絕對能踩著她得到大好的前程。」

夫人自信滿滿,不過一個小丫頭,長得漂亮更好,要知道,有時候漂亮也是一種本錢,俞卿卿那個賤女人,不就是用美色迷惑了夫君,以至於幾乎要壓在自己的頭上!

想到這個,葉夫人就恨不得撕爛跟俞卿卿十分相似的葉曼玉的臉,好讓憋在心中多年的怒氣得以宣洩!

母親忽然有些猙獰的表情,讓葉曼璟嚥下了口中的話。

她覺得今日的葉曼玉有些不一樣,似乎不恨爹爹了,也不再那麼恃才傲物不可一世了。

不過,母親既然覺得沒有不妥,那一定是自己感覺錯了。

母親是自己見過最厲害的女子,饒是俞卿卿在爹爹面前得臉這麼些年,母親不一樣讓她消失得乾乾淨淨?

葉曼玉洗漱完畢,打起精神又回到了前廳。

「讓母親見笑了。」

葉曼玉嬌嬌弱弱的拜下身去,兩隻眼睛有些紅腫,卻讓人瞧著心生憐惜。

「玉丫頭這是在跟母親生分呀!」

葉夫人笑呵呵的親自上前將她扶起來,拍了拍她的手。

「玉丫頭盡可以將我當作妳的娘親,這以後啊,但凡璟兒有的東西,都不會少了妳的一份。若是有委屈,儘管來跟母親說,可千萬別跟我見外了知道嗎?」

「多謝母親。」葉曼玉的眼眶又紅了。

「看看,又生分了不是?」

葉曼玉微微低下頭,臉上含羞帶怯,然後才試探的抬起頭,「母親,玉兒這陣子病得腦子有些糊塗,只記得這兩日要去祖母的院子裡請安,可是明日?」

葉夫人一愣,但眼睛裡的慈愛依舊。

「玉丫頭是個有心的,確實是明日。不過,妳的身子還未好利索,明日,妳還是待在屋裡好好歇著,母親會為妳解釋的。」

葉夫人覺得葉曼玉定然會答應下來,因為此前,這個小丫頭並不喜歡去葉老夫人那裡。

不只是葉曼玉,自己的璟兒,和養在楊姨娘膝下的庶長女葉曼琬也都不喜歡。

葉老夫人性子孤僻,早已不問俗事,住在慈安堂裡足不出戶,也不喜歡被人打擾,葉向慕說了很久,才答應他們每半個月去她院子裡請安。

葉向慕雖不是長子,也不是老夫人所出,卻是被老夫人一手養大,所以真的將老夫人視為自己的母親,才會在父親過世分家之後,將老夫人接到自己的身邊。

彼時葉老夫人早已身無分文,葉家那會兒被瓜分得乾乾淨淨,什麼都沒給老夫人留下。

當時葉夫人還埋怨過葉向慕,這樣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拖累,也就葉向慕肯做這個冤大頭了。

「妳懂什麼?我不是她生的,她卻將我養大,是我名正言順的母親!」

葉向慕狠狠的對葉夫人發了一頓脾氣,然後拂袖而去。

葉夫人當時氣得銀牙都咬碎了,從小服侍她,跟著陪嫁到葉家的容嬤嬤只好在一旁安慰她,老爺重情,是性情中人。

葉夫人當然知道,若不是性情中人,他能將俞卿卿那個賤人接進府中,而且一寵就是那麼多年!

性情中人,呵,也不過是對喜歡的人鍾情罷了!

再說這個葉老夫人,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在府中的地位,從葉向慕將她接回來後就十分低調。

安分守己的待在慈安堂裡,清心寡欲,從來不給葉向慕添麻煩,漸漸的,葉夫人也就釋然了,不過是多養一個人,他們葉家又不是養不起。

不過葉向慕也實在太氣人了,葉老夫人的一干吃穿用度,全部由他自己親自負責,幹嘛啊,自己難不成還會苛待了那個老太婆不成!?

葉夫人一想起來心裡就有火,可她還真不敢不尊敬葉老夫人,生怕葉向慕對自己的那點兒情分,因為老夫人而消失殆盡。

「夫人,您何苦跟老爺置氣?您往後就多多孝敬老夫人,您瞧俞姨娘,老夫人對她也是不理不睬的,可她總是主動的湊到老夫人跟前,老爺見了多高興啊!」

容嬤嬤總是在一旁勸著,既然知道老爺重視老夫人,那就順著老爺一些,對夫人總是好的。

葉夫人這會兒是醒悟了,能勾住老爺心思的賤人已經不在了,自己當然得趁著這個機會將老爺的心挽回來。

明兒她就跟老夫人稟明,想將玉丫頭養在自己身邊,自己不計前嫌,老爺來芳華院的頻率自然也會多些。

「母親,大夫說玉兒已無大礙,姨娘過世之後,玉兒也想了許多,祖母對玉兒雖說不上喜愛,可是玉兒⋯⋯,還是想去祖母面前磕個頭。」

葉曼玉的態度很誠懇,葉夫人就沒有多攔。

左右葉曼玉跟老夫人又不親,相比之下,她在自己這兒的表現,明日只要自己提出來要撫養她,她還不欣喜若狂。

只是⋯⋯,嘖,一想到要幫那個賤人養孩子,葉夫人就渾身不舒服。

不過容嬤嬤出的主意倒是不錯,怎麼養不是養?養出一條聽話的狗,關鍵時候還能派得上用場呢!

得到了葉夫人的准許,葉曼玉這才放了心。

此時她的臉色已經十分不好了,這口氣可是硬撐著才堅持到現在的,還是趕緊撤了,要是真昏倒了,明兒的事她也不用想了。

跟葉夫人請了安,葉曼玉婉拒了葉曼璟想要送她回去的念頭,「玉兒可不能再麻煩二姐姐了,玉兒的身子真的好了。」

葉曼璟也懶得繼續再對葉曼玉表現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她的道行尚淺,再裝,是要出紕漏的。

聽她親熱的叫自己「二姐姐」,葉曼璟心底的不屑幾乎要爆發出來。

俞姨娘還在的時候,葉曼玉什麼時候將自己放在眼裡?這會兒靠山沒了,就想腆著臉趕著來套近乎?我呸!

葉曼璟沒有堅持,將葉曼玉送出院子就冷著臉走了回來。

「娘,您幹嘛要對她那麼慈祥?還讓我也這麼做!娘,我真的做不來啦!」

葉夫人靠在軟墊上,讓容嬤嬤通知外面的婆子重新進來,伸手摸了摸梳理得一絲不苟的髮鬢,「璟兒,娘是覺悟了,妳看俞卿卿,嬌嬌弱弱的樣子讓妳爹那麼癡迷,連帶對玉丫頭也是寵愛有加,若是我們對葉曼玉做了什麼,妳爹豈不是會更心疼她?所以我們要對她好,盡其所能的縱容她,讓她變成一個是非不分,驕蠻任性的人,等妳爹對她心生厭煩時,誰還會為她說一句話呢?」

葉曼璟愣在那裡,看著葉夫人的眼神裡充滿了崇拜的光芒。

婆子們已經回來了,在葉夫人面前排開,有條不紊的開始彙報。

一旁的葉曼璟只覺得自己的手在發抖,太厲害了,自己的娘親真的是太厲害了!

出了芳華院,葉曼玉幾乎是靠在采薇身上的。

「把我扶回去,就說我只是累了,精神不佳。」

采薇嚇了一大跳,三小姐這哪裡是精神不佳,臉色青白得跟要死掉一樣!她當即用肩膀硬生生將葉曼玉扛住。

葉曼玉覺得自己快要失去知覺了,這副身子果然還是太弱了,鍛煉身體她會,但好歹給她些時間啊!

采薇小丫頭還是很有潛力的,她是俞姨娘親自挑選的,對葉曼玉可謂忠心耿耿。

好不容易回到荷香院,一進屋子,葉曼玉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  ※  ※  ※  ※  ※  ※  ※  ※  ※  ※  ※

玉丫頭,知人知面不知心,妳可想清楚了,有些事,一旦真做了,就再也沒有挽回的餘地。

蒼老低沉的聲音在葉曼玉的耳邊如同渾厚的鐘聲一樣,充斥了她所有的感官。

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前方有一點光亮。

那裡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嗎?已經有了驕縱乖張名聲的葉家三小姐,是不是只有那一個出路了?

可是為什麼自己永遠都抓不到那縷光芒?離得近了,只能看到葉曼玉下身滿是血跡的跪坐在那裡,臉上佈滿了淚痕⋯⋯

「啊!」

葉曼玉從夢中醒來,她的手緩緩撫上自己的左胸,感受那裡瘋狂激烈的跳動。

渾身是汗,衣衫黏膩在身上很不舒服。

葉曼玉喚了采薇,讓下人送上熱水擦洗,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之後才覺得好一些。

又做夢了!

葉曼玉晃了晃腦袋,夢中葉曼玉痛失還未出世的孩子,那種滅頂的絕望每每讓自己無法喘息。

而那個蒼老低沉的聲音,則是來自葉曼玉還未見過的,葉家老夫人。

那是葉曼玉聽從了嫡母和姐姐的話,不惜一切纏上蘇家二少爺,如此一來,就算蘇家不想娶她過門,也是不行的。

那會兒葉曼玉因為之前種種惡行,早已聲名狼藉。

嫡母不止一次摟著她念叨這可如何是好,誑騙她以後斷然難獲什麼好姻緣,又旁敲側擊的透露若是木已成舟,說不定會直接成為蘇家的二少奶奶。

葉曼玉真是個傻妹啊!這種鬼話她也能相信?怎麼就被灌了迷魂湯了?名聲都不好了還不消停,居然被蘇家二少奶奶的頭銜給迷昏了頭。

那日葉曼玉和葉家女眷去給葉老夫人請安之後,老夫人破天荒的將她留下了,然後就說了這麼一句含糊不清的話。

前世的葉曼玉腦子早已被「捧殺」攪成了漿糊,覺得老夫人無比可笑,竟跟她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而繼承了那些記憶的小曼卻察覺到,也許葉老夫人會是她唯一的出路。

「三小姐,您身子都這樣了,明日還是別去了,橫豎老夫人那裡也知道您的身子不適。」

采薇有些心疼自家小姐,蒼白著臉還要讓自己準備明日去請安的衣裳。

小姐大病一場之後,似乎變得不一樣了。

也是,小姐小小年紀便失了親娘,突然懂事也是有的。

「妳一個小丫頭胡說什麼呢?」服侍在旁的吳嬤嬤立刻出聲,「小姐既然想去請安,那便是一片孝心,不許多嘴。」

吳嬤嬤是俞姨娘身邊的老嬤嬤了,俞卿卿當日進府時,身邊並無服侍的人,葉向慕便向老夫人開了口,老夫人本不想理會,奈何葉向慕態度誠懇,來回說了幾次,這才撥了吳嬤嬤過去。

要說吳嬤嬤有什麼精妙之處,一時也體察不出來,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她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絕無半點兒歪心思,伺候哪位主子便對哪位主子忠心耿耿,俞卿卿對她甚是倚重。

不過,曾經的葉曼玉就沒她娘那種想法,總覺得吳嬤嬤一點兒情面都不講,有時候甚至當著娘的面都能板著臉數落自己,她心中自然有氣。

吳嬤嬤也知道自己不討三小姐的歡心,便想著等三小姐病癒之後,就開口求去,也不指望在葉府留個體面。

哪知道三小姐這一病,心竅似乎都開了,沒等自己開口呢,就淚盈盈的央求吳嬤嬤可千萬別不管她。

什麼「此前皆因自己年歲尚小」,又或者「有爹娘疼寵一時難免自命清高」⋯⋯葉曼玉是吳嬤嬤打小看著長大的,小時候也經常抱著,被她一頓哭,早已沒了要走的念頭,便一心一意留在了葉曼玉的身邊。

「三小姐,老奴斗膽,老夫人那裡,您還必須去,老夫人雖然已不問世事,可她畢竟是葉家的老祖宗,您多親近親近準沒錯。」

葉曼玉這會兒身子虛弱得一動一身汗的,吳嬤嬤也心疼,可她硬是狠了心腸勸說,又讓采薇趕緊去收拾衣裳,點名要那套月牙白繡素色碎花的衣裳。

「多謝嬤嬤提點,我定然會去的。」

葉曼玉躺在床上,對著吳嬤嬤道謝,帶出一抹虛弱的笑容。

「我的小姐喲⋯⋯」吳嬤嬤瞧著葉曼玉笑著安慰自己的樣子,反倒抹起了眼淚,「若是姨娘知道小姐如今變得這麼懂事了,肯定也會感到很多欣慰的!」

 

小說house系列《藥香盈門》全六冊

 

 

創作者介紹

東佑文化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