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科學啊!

寧朝二十一年。

秀山村寧靜的晨曦中,蘇齡玉睜開了眼睛。

帶著病態的蒼白臉色,仍舊遮不住她精緻的五官,一雙烏黑如墨丸的眼睛,在昏暗的屋子裡掃了一圈,薄薄的嘴唇輕啟。

「操,不是夢!」

她都逼著自己又睡了一覺了,怎麼還不是夢呢?

她簡潔卻充滿了現代化風格的房間,怎麼就變成這種破舊到漏風的樣子?

這不科學啊!

「姑娘,您醒了?」

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個女子,穿著十分普通的素色衣裙,見到她睜開了眼睛,臉上滿是驚喜。

蘇齡玉認得她,之前醒過來時,也看到了這個丫頭。

既然不是夢,蘇齡玉不打算再暈過去,動了動身子,勉強坐了起來,然而猛然一陣劇烈的眩暈,蘇齡玉的腦子如同要爆炸一般,大量的資訊彷彿被開啟,洶湧的湧入,讓她眼前一陣陣發黑,晃了晃身子,一頭又栽倒下去。

「姑娘!」女子趕緊上前扶住她。

蘇齡玉沉默了一會兒,慢慢的抬起頭,「我沒事,青芝,給我倒杯水。」

面前的這個丫頭,叫青芝,是這具身子的母親留給她的。

在她被蘇家人以剋了蘇家風水的名義扔到這裡之後,青芝就一直陪著她,不離不棄。

蘇齡玉的記憶告訴她,她目前的處境,實在是──堪憂。

很快,青芝去桌上倒了一杯水過來,臉色訕訕,「姑娘,水已經涼了。」

「無妨。」蘇齡玉拿過來喝了兩口,果然很涼。

不過剛好,蘇齡玉正需要用涼水壓一壓滿腦子不屬於她的記憶。

她是蘇齡玉,蘇家庶出的女兒,她的母親⋯⋯,她沒什麼印象,只知道是蘇家的妾室。

然而她卻記得,蘇家人在她母親過世之後,是怎麼對她的。

喪母之痛,她不過是哭了一哭,他們卻說她入了魔障,將才十歲的小孩子送到別苑裡養病。

養病要忌口,要清淡,蘇齡玉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只是那會兒她還盼望著能夠重新回到蘇家。

這病一養就是三年,她鬧了無數次,終於將蘇家的人鬧來了,重新回到了蘇家。

然而三年,那早已不是她曾經熟悉的蘇家了,她彷彿一個外來者格格不入,哪怕壓著性子小心謹慎,還是招來了別人的厭棄。

那會兒的蘇齡玉已不是懵懂小兒,蘇家老太太在她回去後便稱病,又是請大夫,又是做法事,最後蘇夫人帶著一群婆子浩浩蕩蕩闖進她的小院子,滿臉笑容的要再次送她出府,蘇齡玉就明白了,她這一次大概是回不去了。

蘇家人說她剋死了自己的母親,現在又剋上了老夫人,對她自然沒有多好的臉色。

於是,蘇家沒有將她送回別苑,而是送到了這個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村子裡,自生自滅。

蘇齡玉將杯子裡的涼水喝完,緩緩的靠在床上。

青芝一臉的擔憂,「姑娘,您好些了嗎?村子裡的鈴醫還沒來,等他來了,我會趕緊將人請來給您瞧病的。」

「咱們,還有錢瞧病?」

蘇齡玉樂了,在她印象中,她們應該是窮得叮噹響,蘇家怎麼會在要死的人身上浪費銀子?

「有的有的,姑娘,我這裡還有一點,姑娘不用擔心,只要鈴醫來了,青芝一定給您請來。」

面前十七歲的丫頭一臉堅定,看得蘇齡玉心裡微怔。

怪不得之前的蘇齡玉能熬了這麼久都沒有讓蘇家稱心如意,應該都虧了這個她母親留給她的丫頭。

砰!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個中年嬤嬤皺著眉走進來,手扇了扇鼻尖,「什麼味兒呀這麼難聞,趕緊把窗戶都開了吧!」

「龔嬤嬤,姑娘還病著,受不得風。」

青芝想阻攔,然而龔嬤嬤看都不看她一眼,逕自將窗戶打開。

一陣涼風吹進來,蘇齡玉的身子微微顫了顫,真冷!

她們真的是巴不得自己早點死,就不用陪著自己在這種地方熬日子了。

「青芝,關窗。」蘇齡玉淡淡的開口。

青芝愣了一下,隨即走到窗邊,「啪」的一聲,將窗子關得嚴嚴實實。

龔嬤嬤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沒想到,都這樣了,這個死丫頭居然還敢跟她耍小姐脾氣。

「姑娘如此不聽話,可是不想病好了?老夫人可是不會讓妳帶著病回去的。」

蘇齡玉的嘴角慢慢彎起,「這麼說,若是我病好了,老夫人就會讓我回去了?」

龔嬤嬤剛想回答,卻忽然發現,蘇齡玉嘴邊的笑容充滿了嘲諷的意味,忍不住一僵。

這死丫頭什麼時候,竟然有這種表情了?

她想再仔細看的時候,蘇齡玉卻已經漫不經心的垂下了眼睛,「龔嬤嬤,妳現在晚上,還做噩夢嗎?」

龔嬤嬤身子猛的一震,眼眶忍不住睜大。

「姑娘這話,是什麼意思?」

「龔嬤嬤的左手,應該使不上勁兒了吧?」

她在說什麼?龔嬤嬤的右手下意識的握住左手的手腕,極力克制住顫抖。

她怎麼會知道的?自己的左手現在連提一只小小的茶壺都提不動!可是這件事,她分明誰都沒有說過!

蘇齡玉斂去嘴邊的淺笑,轉身看向青芝,「我再睡一會兒,妳陪著我。」

「是,姑娘。」

說話間,蘇齡玉已經重新躺了下去,龔嬤嬤卻衝過來,「妳剛剛的話到底是⋯⋯」

「龔嬤嬤,姑娘要休息了,請您出去吧!」

青芝上前攔住,這些人苛待小姐不說,難道還要以下犯上不成?

眼瞧著蘇齡玉已經閉上了眼睛,龔嬤嬤也只能恨恨的停住腳步,眼底卻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光芒。

待她出去,青芝立刻將門關得緊緊的,靜靜的守在蘇齡玉的身邊。

蘇齡玉已經睡著了,睡著前,她很誠心的祈禱,求了所有她能想起來的神仙菩薩,天主阿拉,希望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這只是一個玩笑。

如果連菩薩神明都幫不了她的話⋯⋯,那等她再次醒來,她就該想想辦法,如何面對現實了。

再次睜開眼睛,蘇齡玉將心底那一點點小期待,全數埋藏得乾乾淨淨。

好吧,好歹比穿越前年輕許多,才十三歲,年輕就是本錢,也不全是沒有好處的?

「姑娘,您醒了?餓不餓?」青芝趕緊將一碗薄粥端過來,「這是⋯⋯,龔嬤嬤讓人熬的,裡面還放了兩片參片。」

青芝覺得莫名其妙,龔嬤嬤是這個小院子裡最有權威的,她可是大夫人的人,從來都陰陽怪氣的苛刻姑娘,這會兒怎麼主動讓人送了人參粥來?

蘇齡玉卻顧不得那麼許多,接過來直接吃了起來,她實在是餓壞了。

等用了半碗粥,蘇齡玉才覺得自己是真的活了過來。

「青芝,妳說妳那裡有多少錢?」

青芝咬了咬嘴唇,「只⋯⋯,只二十文。」

「二十文是多少啊?夠買一把粟米,一個瓦罐,一副銀針嗎?」

她實在不知這個朝代,二十文錢的購買力到底是多少?

青芝愣了一會兒,慢慢的搖了搖頭,「姑娘,這裡是秀山村,銀針要到鎮上才能買得到的。」

蘇齡玉點點頭,對於這個時空,她顯得有些弱智了。

嘖,沒有網購和快遞小哥的地方,她可怎麼活啊!

「妳且先去將粟米和瓦罐買來,至於銀針,以後會有別人給我送來的。」

蘇齡玉笑容可掬,看得青芝忍不住愣神,她已經有多久沒有見過姑娘這般笑法了?

姑娘明明才是蘇家正正經經的主子,卻被那些下人們作踐苛待,連吃食都剋扣著!

壓下心裡的心酸和不甘,青芝應了一聲,轉身出去了。

蘇家根本不在乎蘇齡玉的死活,在這樣的窮鄉僻壤,量她也翻不出花兒來。

因此對於蘇齡玉,倒並沒有看管的多嚴實。

她難道還能跑了不成?笑話,她可是做夢都想要回到蘇家的!

於是,青芝很容易弄來了蘇齡玉想要的東西。

晚上的時候,龔嬤嬤心裡泛著嘀咕,眼睛盯著要給那屋送去的吃食。

莫不是,那死丫頭在誆自己?她應該是隨口說的吧?自己近來噩夢連連,臉色確實不好,她是胡亂猜測的吧?

「等會兒,這飯食先放著,姑娘才剛剛醒來不久,不能吃太多,要餓一餓才好。」

小丫頭早已經習以為常,低聲應是,轉身出去了。

龔嬤嬤輕輕轉了轉左手,是了,一個被蘇家棄之如敝屣的人,她在想什麼?

還是趕緊完成了夫人交待的,回去蘇家才是正經事!

「龔嬤嬤,您在裡面嗎?」

青芝的身影從廚房外面走進來,手裡捧著一個小小的瓦罐。

「龔嬤嬤,這是姑娘讓我拿給您的,姑娘說,嬤嬤睡覺前,喝上一小盅即可。」

「這是什麼?」

龔嬤嬤皺起了眉,沒想到青芝並不答話,將瓦罐放下就走。

廚房裡,昏暗的光線中,那個顏色灰暗的瓦罐,像是有魔力似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裝神弄鬼!」

龔嬤嬤不屑的笑起來,卻鬼使神差的沒有將瓦罐給打碎,而是踢進了一個不顯眼的角落裡。

※ ※ ※ ※ ※ ※ ※ ※ ※ ※ ※ ※

嘶啦──

龔嬤嬤的眼珠子暴突出來,眼睜睜看著自己左半邊身子,被生生撕扯裂開!

她的肚腸嘩啦啦的流了一地,被小鬼爭搶著往嘴裡送⋯⋯

「啊──!」

龔嬤嬤猛的坐起來,滿頭滿臉的汗。

「嬤嬤,您怎麼了?」屋外有小丫頭詢問的聲音。

龔嬤嬤摸了摸自己的身體,還在!

可是下一瞬,她冷汗涔涔,她的左手,為何一點知覺都沒有了!

「瓦⋯⋯瓦罐⋯⋯」她精神恍惚的念叨,立刻掀開被子,赤著腳,往廚房裡衝。

翌日清晨。

「姑娘,我要了些熱水來,您喝一點。」

青芝端著一只白碗,送到蘇齡玉的面前。

她看著姑娘接過去,乖順的喝下,心裡一陣陣心酸。姑娘病才剛好,卻只能用白水充饑!

那些狼心狗肺的奴才,她們死後,一定會下地獄的!

蘇齡玉喝完,發現青芝在走神,她眨了眨眼睛,忽然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臉,嗯,滑滑軟軟的。

青芝回過神,接過空碗,不明所以的歪了歪頭,「姑娘可是有什麼吩咐?」

「呵呵,青芝,妳陪我說說話吧!」

蘇齡玉笑咪咪的看著她,臉上沒有一點兒被苛待後的憤慨。

她很高興啊,對她忠心的丫頭長得漂亮,她看著就高興,呵呵呵。

青芝卻以為,姑娘是悶壞了。

於是她搬來一個繡墩,坐在床邊,跟蘇齡玉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

「我的母親,是什麼樣的人?」

「姑娘⋯⋯」青芝怔住,姑娘竟然主動提起了姨娘!她不是因為蘇家人的態度,都不願承認姨娘的嗎?

「青芝,我經歷了這麼多,也該懂事了。」蘇齡玉表現的無比誠懇,「有些事情,是我想得太幼稚,妳告訴我好不好?」

「好!只要姑娘想知道,青芝什麼都告訴姑娘。」

蘇齡玉心中嘆息,看青芝如此激動的模樣,這身子從前的主人,要不懂事到什麼程度啊?

從青芝口中,蘇齡玉大概瞭解了一個大概。

瞭解了之後,對身體的原主,已經不是嘆息了,而是唾棄。

嗯,她不死誰死?

蘇齡玉的母親傅九如,是個有錢人家的姑娘。

傅家在江南一帶十分有名氣,江南織繡行當的領頭人,家裡可謂家財萬貫。

當時的蘇家,一貧如洗,似乎還惹上了什麼官司,連個疏通的銀子都沒有。

如此困境,直到傅九如嫁過來才得到緩解。

不僅如此,從那時候開始,蘇家一路蒸蒸日上,從一個只有清貧名聲的家族,成為如今一方名流。

蘇齡玉摸了摸光潔尖巧的下巴,「所以,蘇家是用了我母親的錢發財的?」

青芝面色微囧,卻也不曾反駁。

然而傅九如對蘇家的幫助,對蘇家人來說,是恥辱。

士農工商,蘇家自詡清貴,卻不得不靠著一介商戶之女崛起,關鍵是這商戶之女,性格也太霸氣了一些。

「姨娘當時在蘇家,說一不二,姑娘的地位,也絲毫不比大夫人的女兒差,姨娘常說,她不在乎蘇家的想法,只要能讓姑娘順順利利出閣,她就沒什麼好盼的了。」

青芝目光暗淡,只可惜,姨娘並沒有撐到那一日。

傅九如過世之後的事情,蘇齡玉選擇性的想要遮罩,青芝說得隱晦,可再隱晦,蘇齡玉都有些忍受不了。

蘇齡玉那會兒年紀小,又被傅九如嬌養著,一下子沒了依靠,軟硬威逼之下,很容易被洗腦。

她也開始仇視自己的母親,尤其是傅家人來要說法,蘇家人就將蘇齡玉給推了出去,義正詞嚴的將傅家的人給趕走。

傅家負氣離開,轉眼,她就被送去了別苑養病。

呵呵呵,活該,死得一點兒不冤!

要不是這肉身現在是自己的,蘇齡玉都有心抽上兩個耳光。

「後來呢,傅家就沒有再來人了嗎?」

「後來傅家應該也有派人來過,只是都被蘇家的人給擋回去了。」

青芝說完,看到蘇齡玉臉上晦暗不明的神情,忍不住安慰。

「姑娘您別擔心,只要回了蘇家,就能再見到傅家的人,傅老夫人最是心疼姑娘的娘親,一定會為姑娘做主的。」

這話,蘇齡玉聽著都沒有底氣。

回去蘇家?那是那麼好回去的嗎?

不過她也沒拆穿,只點了點頭,「好。」

青芝眼裡的光芒,又暗淡了一些。

她雖然這麼跟姑娘說了,可是,到底該如何做才好?如今,龔嬤嬤連飯食都不讓人送來了,姑娘的身子,怕是撐不住的。

「青芝姑娘,妳在裡面嗎?」

門外,忽然有人輕喚,聲音和顏悅色,青芝居然沒聽出來是誰。

「姑娘,我去看看。」

蘇齡玉點點頭,在她身後,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

她低下頭,動作輕柔的玩著自己的指尖,蒼白、乾澀,營養不良導致指甲旁邊生了許多肉剝。

之前的蘇齡玉做過的錯事,她可以當成前塵往事,聽一聽就忘了。

重要的,是以後。

自己接手了這具身體和身份,總不能還過著委屈的日子。

好不容易多了一條命,怎麼活不是活?她就想錦衣玉食,遊手好閒。

不過在這之前⋯⋯

蘇齡玉聽到青芝急促的腳步聲,嘴邊的笑意慢慢擴大。

好日子,總會來的。

「姑娘!姑娘!」青芝手裡提著一個食盒,臉色急切的走回來,「龔嬤嬤讓人送飯食來了。」

蘇齡玉點了點頭,眼睛盯著食盒猛吞口水。

她也不想這麼不矜持,實在是⋯⋯,餓啊,感覺自己能吞下一頭牛的餓。

青芝將食盒打開,從裡面將飯菜取出來放好,然後又愣住了。

「怎麼會⋯⋯」她臉上一片慘然,難道說,大夫人是要光明正大的害死姑娘了嗎?她是想給姑娘下毒!?

一碟子燉得酥爛的小雞蘑菇,香氣四溢,一碗紅豆銀耳粥,一碗銀魚蛋羹,還有一個小盅,裡面是雪白的魚湯。

這樣的菜色,怎麼會出現在她們的屋裡?若說沒問題,青芝根本不信!

「姑娘,您別怕,我這就去找龔嬤嬤!」

青芝氣得臉色發白,恨不得將這些東西,給那些惡人生生灌進去!

然而蘇齡玉卻吞了吞口水,眼睛裡都要放光了。

「無妨,她們沒那個膽子害我,否則早動手了。」

蘇齡玉儘量掩飾住垂涎欲滴的眼神,抬頭看了看青芝,「我餓了。」

青芝雖然覺得姑娘說得也有道理,可是,如果沒有問題,龔嬤嬤為何會讓人送這些過來?

她忽然領悟,莫非,是那個瓦罐?

空虛的胃總算得到了滿足。

蘇齡玉靠在床頭,滿血復活。

「姑娘,還有好些呢,我先收起來,等姑娘餓了再吃。」

蘇齡玉心中酸澀,她們是餓了多久,才會讓青芝有這樣的習慣?

「用不著,妳都吃了,從今往後,我不會餓著妳的。」

青芝眨了眨眼睛,對上一雙讓人驚嘆的眸子。

剛剛的話,是從姑娘的口中說出來的嗎?

姑娘能有這份心,青芝覺得,她就是現在死掉都願意了,哦,只是還是不甘心,她若是不在了,誰來保護姑娘呢?

「青芝,姑娘可在屋中?」

屋外又傳來聲音,青芝這回聽清楚了,是龔嬤嬤的聲音。

蘇齡玉忍不住笑起來,卻輕輕的合上眼睛,「就說我睡了,讓她以後再來。」

青芝以為龔嬤嬤會大動肝火,畢竟在龔嬤嬤的心裡,早已不將姑娘當做是主子。

誰知道她說完之後,龔嬤嬤卻毫無動怒的跡象。

「這樣啊,那我就不打擾姑娘休息了,勞煩妳跟姑娘說一聲,若是得了空閒,我再來給姑娘請安。」說完,龔嬤嬤退了出去。

她的腰微微彎著,從沒有過的恭敬,看得青芝心裡一陣恐慌。

這些人,是又打算做什麼嗎?

然而這一次,青芝卻想錯了。

龔嬤嬤的態度,就真的忽然完全改變了,這一變,就是整整兩年!

 

 

第二章  落跑不成了

「姑娘,來接您的車已經到了。」

青芝進來,給蘇齡玉披上了一件披風,領口一圈雪白的毛,襯得她面色瑩潤,宛如上好的玉石。

蘇齡玉走出屋子,青芝又給她手裡塞了一個暖爐,散發著溫暖和淡淡的香氣。

一旁,一個身影彎著腰走過來,正是龔嬤嬤。

「姑娘,蘇家昨個兒又來人了,不過您放心,老奴已經圓過去了,必不會讓她們打擾到姑娘的。」

蘇齡玉微微點頭,動作輕盈優雅的走出宅院,上了一輛外表樸實無華的馬車。

青芝伺候在左右,直到現在,她心裡都有種恍惚的感覺。

姑娘只用了兩年多時間,就將秀山村這個院子裡的人,收拾得服服帖帖!

從姑娘說,她不會再讓她們挨餓的那天起,姑娘就真的做到了。

龔嬤嬤除了每日的膳食,還讓人送些補品來給姑娘,只求能見姑娘一面。

姑娘和龔嬤嬤說了什麼,青芝並不知道,只是之後的日子,龔嬤嬤對姑娘的態度就變了。

她不再剋扣姑娘的分例,姑娘的要求,她也基本都會答應。

可是龔嬤嬤真正臣服於姑娘,還是在龔嬤嬤離開了秀山村,後來又回來了之後。

那時,龔嬤嬤跪在姑娘面前痛哭流涕,一個個的扇著自己的嘴巴,賭咒發誓說她這輩子對姑娘死心塌地。

然而姑娘卻表情淡淡的,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

「姑娘,咱們今日是去青梅鎮袁家嗎?」

青芝給蘇齡玉添了些茶水。

車窗邊,蘇齡玉倚在那裡,手裡翻動著一本書,青芝隱約能看見上面各種藥材的名字。

是了,龔嬤嬤的變化,都是從那個瓦罐開始的。

龔嬤嬤說,是姑娘救了她,她們家的女子,幾乎都短命,噩夢連連,失去知覺,到最後,身體僵直而死。

到現在,每個月中,姑娘都會讓她給龔嬤嬤送一個瓦罐,姑娘什麼時候會這些了?

蘇齡玉合上書,輕輕揉了揉鼻梁。

「青芝,現在外面,芙蓉姑娘的名氣,可還有些?」

她眉眼彎彎,平易近人的笑容,卻讓青芝心生敬畏。

芙蓉,是姑娘的閨名,是當初姨娘執意給姑娘取的。

而如今在桐城這裡提起芙蓉姑娘,卻只會讓人想到一個人,妙手醫娘,芙蓉姑娘。

那便是,自己的姑娘!

「姑娘,到了。」

馬車停下,蘇齡玉將帷帽戴上,遮住了面容,才在青芝的攙扶下下了車。

「是,芙蓉姑娘吧?」

袁家的下人立刻迎上來,態度恭敬。

芙蓉姑娘從不以真面目示人,進出皆以帷帽遮面,據說是因為臉上的胎記,有礙觀瞻。

袁家下人都低著頭,不敢將目光落在蘇齡玉的臉上,生怕引起她的不快。

青芝在心裡默默嘆氣,她家姑娘可漂亮著呢!什麼胎記?那是姑娘故意讓她誤導別人的!

蘇齡玉卻挺滿意這效果,感覺過了一把世外高人的癮,呵呵呵。

步入袁家,蘇齡玉便見到了這次的患者。

「芙蓉姑娘,請您一定要救救賤內,她這樣已經快一個月了!」

袁老爺在旁邊心急如焚,這個看上去極年輕的小丫頭,真能治得好自己的妻子嗎?

「都退下吧!」

從帷帽裡,傳出一聲清冷的聲音。

袁老爺還沒反應過來,青芝已經皺著眉頭趕人了,「我家姑娘讓你們都出去,姑娘瞧病,可是從來不讓人看的!」

「這、這是哪家的規矩?」

青芝眼睛瞪起來,「我家的規矩,你還要不要姑娘救人了?」

蘇齡玉心裡滿意的點頭,不錯不錯,現在的青芝,比起一開始的時候,要有生氣得多。

對嘛,這才有小姑娘朝氣蓬勃的樣子嘛!

蘇齡玉特別有種小蘿莉養成的滿足感。

在青芝的氣勢下,袁家的人當真退了個乾淨,就連青芝都離開了屋子。

房間裡立刻安靜了下來,蘇齡玉站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形容枯槁的女人,半晌,嘆了口氣。

要救一個想要尋死的人,可不容易,這一次的診金,得多要些才行。

吱呀!雕花木門輕輕開啟,蘇齡玉的身影從裡面走出來。

「姑娘!」青芝立刻迎上去扶住。

袁老爺也快步上前,「姑娘,我內人⋯⋯」

蘇齡玉不語,慢慢側過身讓他進去。

很快,屋中傳出驚喜的聲音,「太好了,夫人的藥能餵進去了。」

蘇齡玉被帷帽遮住的面容上,嘴邊浮出一絲嘲諷的笑意。

只有心活著,人才能活。

袁夫人本是不想活的,她對袁家,對袁老爺來說,只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

她活著,才可以穩住她的娘家,才可以遮住袁老爺跟心愛妾室的甜蜜。

別人背後還要說一句,看呀,袁老爺和夫人的感情多麼好,真是羨煞旁人!

呵呵呵,羨煞旁人。

蘇齡玉慢慢往外走,袁老爺讓人送了診金來,她讓青芝收下,並未多要。

有時候,人活著,也不是一件壞事。

活著,才能給別人添堵不是嗎?活著,才能親自一點點的,為自己的委屈做主。

蘇齡玉想起方才袁夫人眼睛裡迸射出來的光芒,心裡都隱隱有些期待。

沒辦法,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啊!

得讓人多打聽打聽今後袁家的事情,好解解悶了。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進了屋,蘇齡玉將帷帽取下。

青芝從壺裡倒出一杯香茶,捧到她的面前。

茶盞中,茶湯色澤清亮,淡淡的金黃色,茶香怡人,一看這茶葉就不俗。

「青芝,我們如今有多少身家了?」

蘇齡玉剛問完,青芝立刻就回答出來,「姑娘,加上今日從袁家得的診金,姑娘有近五百兩銀子的積蓄。」

蘇齡玉點頭,如今青芝說起「銀子」,聲音已經不會發抖了。

這很好!她蔥白的指尖,輕輕的在桌子邊緣敲著。

在這個時空,一兩銀子,按照米糧的折算,差不多相當於七、八百塊錢。

五百兩的積蓄,也就是說,她是時候可以離開了。

「青芝,妳過來,幫我做件事情。」

蘇齡玉眸光微閃,在青芝耳邊低語了幾句。

只見青芝的眼睛裡,浮現出震驚的光芒,卻很快,變成了毫不猶豫的信任。

「姑娘放心,青芝一定做得妥妥當當。」

宅子裡的人都知道,蘇齡玉不喜人伺候。

除了青芝,其餘人根本不可能待在蘇齡玉的身側。

曾經有個不信邪的下人叫添香,想著蘇齡玉不過是個蘇家的棄女,而她的娘是蘇家老夫人身邊得用的人,於是想也不想的闖了進去。

結果,添香的慘狀,至今讓宅子裡的下人都無法忘記。

身體潰爛腐敗,喉嚨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眼睛卻是能轉動的!

誰都知道,添香是因為私闖姑娘的屋子之後,才變成這樣的。可龔嬤嬤卻說,她是性子散漫,來了宅子裡往外面跑了一圈回來,不知道染上了什麼。

龔嬤嬤送走添香的時候,神色憐惜,「可憐的孩子,抬回去,讓大夫好好瞧瞧吧!」

宅子裡的人本以為,城裡的大夫會看出什麼,可是沒有,什麼都沒有。

添香的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龔嬤嬤時常會回去蘇家,只是對於姑娘的態度,越發恭敬。

因為據說,那個添香似乎,到現在都沒有死掉!

雖然沒死,卻如同一具屍體一樣,渾身上下能動的,只一雙眼睛。

「總算是要離開了⋯⋯」

蘇齡玉早沒了在旁人面前的冷冽孤傲,她托著下巴,將一本話本拿出來翻看。

「寧朝有如此多有意思的事情,誰要待在這種破地方。」

她翻了個白眼,秀山村這種地方,實在是⋯⋯,有錢都買不到什麼好東西。

她這裡吃的用的,還要靠龔嬤嬤遮遮掩掩從城裡帶回來,還不能帶太多。

有錢沒處花的委屈,誰能理解?

不過好在,錢存的差不多了,她也可以換地方了。

既然蘇家如此不在意她,想必她消失了,她們應該會很高興的吧?

皆大歡喜,她最喜歡了。

蘇齡玉想要悄無聲息的離開,只有她和青芝知道。

只要備好了馬車和盤纏,就能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然而,就要萬事俱備的時候,龔嬤嬤來了,神色慌亂。

「姑娘,蘇家的人已經在路上了,老奴實在擋不住,這次,似乎是要接姑娘回去。」

蘇齡玉秀美的眉頭微皺,「接我回去?」

龔嬤嬤從她的聲音裡,聽出了幾絲不屑,卻並不奇怪。

以前姑娘大概連做夢都想要回蘇家的,可是如今的姑娘,她卻不敢胡亂猜測她的想法。

蘇齡玉怒了,她什麼都要準備好了,蘇家卻要來接她?誰想要回去那種地方?

蘇齡玉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讓龔嬤嬤將宅子裡裡外外拾掇一番,別讓蘇家人看出端倪。

等到龔嬤嬤一離開,她就尋思著怎麼打發蘇家人。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好端端要接她回去,蘇齡玉絕對不相信她們是有所頓悟想起自己了。

蘇家人來得遠比蘇齡玉想像中要快得多。

「姑娘大喜啊!老夫人念及姑娘年弱,特讓我們來接您回府。」

爽朗的聲音從屋外傳來,青芝還沒來得及回報,門已經被推開了。

一個中年婦人,梳著爽利的髮髻,臉上帶著殷勤的笑容就這樣闖了進來。

「誰讓妳進來了?」青芝氣急,上前就想要阻攔。

然而蘇家的人怎會將她放在眼裡,那嬤嬤手一揮,青芝就讓人給制住了。

「姑娘,咱們這就動身吧?」

蘇齡玉眼皮微抬,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反應冷淡。

她從龔嬤嬤那裡得知,今兒來的人,是老夫人跟前的秦嬤嬤,也就是,添香的娘。

呵呵呵,品行都一樣,喜歡不請自入。

秦嬤嬤見她沒反應,笑著的臉上微微泛出一絲冷意。

本以為這個丫頭聽見可以回蘇家,會欣喜若狂,卻沒想到她居然這麼鎮定!

難道是在這種地方待久了,憋得孤僻了?

可是,蘇齡玉的樣貌和氣度,卻也讓秦嬤嬤心裡生疑。

她知道龔嬤嬤是大夫人的人,大夫人可不希望這個丫頭活著,必定會好好折騰。

可這⋯⋯,就是折騰出來的結果?

那張光潔如玉的臉,就是比上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也不遑多讓。

渾身沒一處吃苦的樣子,氣色也不錯,五官精緻漂亮,如同瓷娃娃一樣,身上還有一股江南女子的柔美氣息。

秦嬤嬤心裡微沉,蘇家不聞不問的這些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姑娘,咱們可不能讓老夫人等急了,若是老夫人生氣了,姑娘怕是又回不去了。」

「是嗎?」

蘇齡玉總算有反應了,只不過為何她的語氣,聽著有些嘲弄?

呵呵呵,回不去就好了,蘇齡玉在心裡嘆了口氣,眼光往屋外掃去。

秦嬤嬤這次帶來的人可不少,看樣子,是不會容許她不回去的。

蘇齡玉想,如果她現在翻臉的話,這些人一定不介意將她綁起來送回蘇家去,她並不喜歡這種待遇。

「勞煩秦嬤嬤了,只是這裡,我也住了一陣子,可否寬容一些時間,讓我稍作收拾,我也想著,給老夫人留個好印象。」

剛剛的嘲弄轉瞬即逝,彷彿不曾出現一樣。

秦嬤嬤並未放在心上,聽見蘇齡玉的要求,她心裡雖然不耐煩,卻還是點了點頭。

「姑娘可要快些,老夫人也不在意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說完,她轉身離開了屋子,去外面等著了。

倒不是秦嬤嬤顧及蘇齡玉的身份,而是她知道,蘇齡玉這次回去會面臨什麼。

所以就算蘇齡玉和蘇家會鬧翻,也不能是從她這裡鬧翻,不過是收拾東西,有何不可?

屋子裡沒有走乾淨,還留了兩個小丫頭,美其名曰,幫她收拾。

蘇齡玉也不介意,反正該收拾的,早已經讓青芝收拾好了。

於是她們主僕二人,漫不經心的隨便拾掇一些枕頭啊,茶杯什麼的。

「姑娘,那些東西我已經找了可靠的地方寄存好了,您放心。」青芝悄悄的說。

蘇齡玉點點頭,好歹老天沒打算玩死她,存好了之後才讓蘇家人來。

但是為何就不能再寬容個兩天,等她們走了再來!蘇齡玉有種委屈的感覺。

不過委屈歸委屈,日子總要過的,誰讓她現在,只有五百兩身家呢?拿什麼跟蘇家比?

稍稍整理了一下,沒等秦嬤嬤來催,蘇齡玉已經主動說好了。

「姑娘,那我們這就走吧!」

秦嬤嬤臉上依然是和善的笑意,讓她們上了馬車,一路往蘇家的方向去了。

蘇家。

在蘇齡玉的記憶裡,是個美輪美奐,她做夢都想回來的地方。

蘇齡玉從馬車上下來,抬頭看了一眼,心裡有些失望。

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啊!

秀山村附近的鎮子裡,一些豪氣的鄉紳員外的家,可比這個要闊氣華美多了。

「姑娘,請吧,老夫人正等著您呢!」秦嬤嬤笑著,讓人開了側門。

呵呵呵,蘇齡玉心裡冷笑,面不改色的跟著她,從側門進了府。

蘇齡玉還能保持鎮定,她身後的青芝,臉色漲得通紅,明顯是氣的。

她們怎麼能這麼作踐姑娘!姑娘是蘇家正正經經的千金,卻居然只能走側門!

青芝不想姑娘受這樣的委屈,想著拼了一死也要為姑娘叫屈才行。然而,她還沒來得及做什麼,手被悄悄的握住,輕輕捏了捏。

青芝回神,看到姑娘平靜的面容,那雙眼睛就好像她晚上仰頭看到的星星一樣,明亮深邃,讓人捉摸不透。

蘇齡玉很快放開手,青芝也已經冷靜了下來。

不僅冷靜了,心底還湧出了無盡的信心。

是了,一切有姑娘在,她只要跟著姑娘就行了!

跟著秦嬤嬤穿廊走院,最後總算在一處氣派的院門口停了下來。

「姑娘且在這裡稍等,容我進去通報一聲。」

蘇齡玉安靜的等著,一會兒秦嬤嬤回來讓她進去。

院子很大,裡面能見到不少名貴的花草。

蘇齡玉踩著青石板,來到主屋門外,就聽見裡面一陣清脆的嬌笑聲。

「祖母,孫女兒哪裡就有這麼淘氣了?孫女兒冤枉啊!」

屋裡頭的聲音讓蘇齡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門簾掀開,她慢慢走了進去,微微瞇了瞇眼睛適應光線,和諧的說笑聲音戛然而止。

正位上,坐了一個老夫人,瞧著五十多歲的樣子,保養得不錯,穿著琥珀色的衣衫,皺著眉看著自己。

下首坐著兩位婦人,應該就是蘇家的大夫人和二夫人了。

蘇齡玉是大夫人房裡的庶女。

再往下,兩名少女,打扮俏麗明豔,一個是大夫人的女兒,蘇曼玉,一個是二夫人的女兒,蘇繡玉。

如今這屋裡的人,都帶著審視和挑剔的目光看過來,蘇齡玉緩緩上前行禮,「給老夫人請安,給大夫人、二夫人請安。」

蘇老夫人的眉頭,擰得更緊了。

二夫人徐美芝見狀,立刻笑起來,「呀,妳便是齡玉吧!果然是大哥的女兒,生得可真好看!」

她的話一落,屋子裡的氣氛愈加緊張怪異。

蘇齡玉是不覺得有什麼,她知道她長得好看,每日在鏡子面前看多久都不覺得膩。

可是大夫人和蘇曼玉的臉色,就精彩了。

尤其是大夫人,跟見了鬼似的。

每月給秀山村宅子裡送的月錢她可是知道的,能不餓死都勉勉強強,她如何能熬過來?還養得如此水靈?

大夫人想不通,龔嬤嬤每月都將情況回報給她,就那麼點兒大的地方,就那麼幾個人,她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蘇曼玉則是盯著蘇齡玉的臉,眼神灼灼,帶著隱隱的嫉妒。

「齡玉啊,不是二嬸說妳,妳也實在生分了,上面坐著的,是妳的祖母,大嫂也是妳的母親,方才的稱呼若是讓人聽了去,還以為咱們家苛待了妳呢!」

徐美芝笑吟吟的說完,眼神裡都充滿了鼓勵,示意蘇齡玉再請安一次。

蘇齡玉心裡冷笑,面上卻顯得低落,「我不敢⋯⋯」

所有人眼裡,都隨著她的話浮出一抹輕蔑,蘇齡玉又說了一句,「萬一,剋死了老夫人,就不好了。」

屋子裡再次寂靜無聲,徐美芝的表情是震驚的,喉嚨連連吞嚥了幾次,才將滿腹的不可思議給吞下去。

她算是好的了,蘇老夫人的臉色,才是妙不可言。

蘇齡玉用餘光掃過去,見她紅裡透白,白裡透青,青中帶黑,心裡總算舒爽了一些。

「妳在祖母面前,怎麼能這麼說話?」蘇曼玉忍不住,尖利著聲音指責,「真是沒有規矩!一回來就觸霉頭,還不趕緊跟祖母請罪!」

蘇齡玉看了她一眼,「可是,說我會剋死祖母的話,也是老夫人和大夫人說的,齡玉一直不敢忘記,妳的意思,是我說錯了,還是老夫人和大夫人說錯了?」

蘇曼玉眼睛都瞪大了,慌忙去看祖母和母親的臉色,看得她心驚肉跳,「我才沒有這麼說⋯⋯」

「好了。」蘇老夫人總算開了口,看向蘇齡玉的眼神已經沒有任何偽裝,是毫不掩飾的嫌棄。

「既然回來了,就老老實實的待在自己的院子裡,蘇家不會因為妳命硬就不管妳,妳就知足吧!」說完,揮了揮手,不想再看她一眼。

蘇齡玉也不願意待在這裡,敷衍的行禮,轉頭離開。

她不需要跟蘇家虛與委蛇,反正她們也沒打算善待自己。

蘇齡玉離開後,凝固的空氣才彷彿出現了裂縫。

「世蓮,這就是妳說的,教養得很好?」

大夫人頸後一層汗水,立刻上前請罪,「母親,是媳婦教養無方。不過母親放心,我一定會在她嫁入孫家之前,將人調教得妥妥當當。」

蘇老夫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掃了兩圈,隨後哼了一聲,「最好是如此,誤了我兒的事情,妳可當不起!」

「是,媳婦一定盡心盡力。」

她們說話的時候,徐美芝盯著剛剛蘇齡玉站的地方,嘴角緩緩翹起來。

居然還挺有意思的,那個小丫頭。

蘇家給蘇齡玉準備的院子,就跟秀山村的差不多。

「也是難為她們了,能弄出這樣一個地方來。」

逼仄的院落,狹窄昏暗的屋子,院子裡雜草叢生,看著很久沒有人打掃過了。

領她們過來的,是大夫人身邊的人,客套的開口,「姑娘若是有什麼需要的,盡可以跟我說。」

「是嗎?我要換院子。」

那丫頭頓時就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蘇齡玉真會如此不客氣的開口。

「姑娘,府裡暫時沒有合適的院子,還請姑娘暫時忍耐一陣子。」

蘇齡玉玩著自己的袖子,「這樣啊,那就算了,只不過我住在這裡,或許府裡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呢!」

她淡淡的笑起來,漂亮的臉龐竟然帶著神聖的光澤。

那下人竟不知道說什麼,很快轉身離開。

「姑娘,您別擔心,青芝會收拾乾淨的。」青芝看著院子裡亂七八糟的樣子,當即就捲起了袖子。

蘇齡玉伸手攔住,「不用,咱們在這裡,也住不了多久,何必花那個力氣?」


小說house系列《醫世榮寵》全六冊

 

 

創作者介紹

東佑文化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