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妳好宿主

三更天,正是夜色最深的時候,萬籟俱寂,偶爾能聽到夜風吹動樹葉的沙沙聲。一扇厚重的紅木院門前,兩名老婦人坐在門檻上,背靠著背打盹。

院門後是一座祠堂,青磚黛瓦,門廳高大,十二扇朱紅大門足有三丈來高,八丈寬。飛簷翹角之上,趴臥著幾隻雕刻得唯妙唯肖的瑞獸,讓本就莊嚴大氣的祠堂,增添了幾分肅穆之感。

廳堂內極為空曠,大門正對著一整面牆,由上至下,一共五排,擺放著幾十塊牌位,一眼看過去,黑壓壓的一片,就像墳地裡立著的一塊塊墓碑,每塊墓碑後面彷彿都隱藏著一雙黑洞洞的眼睛。

屋內只點了兩盞油燈,忽明忽暗,大半夜的誰待在這裡,都會覺得陰森恐怖,寒毛直豎。

祠堂的正中間,一道瘦小的身影趴在蒲團上,看那身形,是個年紀尚幼的小女孩。燭光下,女孩不到巴掌大的小臉上佈滿了細細密密的汗珠,面色潮紅,嘴唇乾裂,粗重的呼吸聲在寂靜的祠堂裡顯得格外明顯,小小的身體還時不時抽搐,可見病得不輕。

一隻小麻雀從半開的朱門外飛了進來,徑直朝著小女孩飛去,落在她身邊,小爪子在地上跳了幾下,離她更近了些,鳥嘴一張,一直叼著的東西便落在了女孩的手裡。

洛琳菁腦袋雖然燒得暈呼呼的,但手上忽來的重量,還是讓她稍稍清醒了些,勉強睜開眼,看清自己手裡的東西不禁整個人呆住了,居然是──一小塊冷饅頭。

洛琳菁傻傻的看著饅頭,心裡又是開心又是迷茫,她之前太餓了,忍不住嘟囔出聲,若是能吃上一口饅頭就好了,想不到⋯⋯

小麻雀歪著腦袋,黃豆大的眼睛盯著小女孩,見她握著饅頭卻又不吃,垂下頭在她軟軟的手心上蹭了蹭,又將饅頭往她的方向拱了拱。

洛琳菁動了動手指,指尖輕撫上小麻雀的翅膀,軟糯的嗓音喃喃低語道:「謝謝⋯⋯」

她實在太餓了,抓著冷饅頭就往嘴裡塞,饅頭剛入口,祠堂外毫無預兆的響起一聲驚雷,緊接著一道極亮的閃電劃破夜空,如一把鋒利的長劍直劈向祠堂的屋簷,洛琳菁嚇懵了,剛塞到嘴裡的饅頭差點掉下來。

這雷和閃電也是奇怪,出現得突然,消失得也很突然,洛琳菁等了一會兒,沒再聽到什麼動靜,就連守在院外的老嬤嬤都沒有醒,剛才的雷聲就好像只是錯覺一般。

洛琳菁一邊嚼著饅頭,一邊怯怯的看著院外,饅頭剛吃完,耳邊忽然響起了奇怪的聲音。

【叮!】

【檢測到適合宿主,自動同步宿主所在時空文字、語言。現在開始綁定,十秒之後女神系統啟動。】

【十、九、八⋯⋯二、一。叮!綁定成功,系統啟動。】

那聲音既遠又近,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音色清越,語氣平緩,毫無高低起伏。她很想安慰自己可能是燒糊塗了,頭太暈,肚子又餓,才會出現幻聽,但是那聲音每一個字都清晰的在腦子裡迴蕩,想假裝沒聽到都很難。

洛琳菁艱難的撐著瘦小的身體坐起來,兩隻小胳膊還在哆嗦,眼睛下意識的往那一排排的牌位上看,心怦怦的狂跳,害怕極了。

【妳好宿主,我是女神系統A-3297,與宿主綁定之後,系統將會幫助宿主成為受人膜拜的女神。】

洛琳菁渾身一抖,原本潮紅的臉色都變得有些發白,這次的聲音比之前還要響亮清晰,就像在腦子裡炸開了一樣。

「你是⋯⋯誰?」弱弱的聲音抖得快不成調了,洛琳菁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四處打量,目光最後落到了祠堂裡除她以外,唯一的活物──小麻雀身上。

難道⋯⋯難道是這隻小麻雀在說話!?

洛琳菁直勾勾的盯著牠,牠也傻傻的看著她,彷彿對這個瑟瑟發抖的小人類無比好奇。就在一人一鳥大眼瞪小眼的時候,那聲音又淡淡的在腦海裡迴蕩。

【我是女神系統A-3297,宿主不必驚慌,不必尋找,系統並無實體,直接植入宿主腦域之中,可以與宿主心意相通。】

洛琳菁的臉更白了幾分,怯怯的抬起小手,摸了摸自己的頭,心裡更害怕了,這東西居然在她腦袋裡!?

昏暗的祠堂此刻在洛琳菁眼裡就像是一個可怕的大黑洞,周圍的溫度彷彿瞬間降至冰點,她想大叫,想站起來衝出去,想擺脫這無邊的恐懼和彷徨,但無力的四肢根本不聽她使喚,又想到那東西在她腦袋裡,跑出去也沒有用。

洛琳菁緊緊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仔細回想著那聲音說的話,半晌才磕磕巴巴的小聲說道:「你是誰啊?為什麼會在我腦子裡?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那聲音波瀾不驚的回道:【系統綜合評定,認為宿主最適合與系統綁定,宿主只需要努力升級系統,系統會讓宿主成為受人膜拜的女神。】

洛琳菁眨巴眨巴乾澀的眼睛,小手用力的抓了抓頭髮,又看了一眼前方黑壓壓的祖宗牌位,艱難的問道:「廟裡的那種⋯⋯神?」

【不是,並非那種精神安慰的虛幻形象。系統所說的女神,是依靠自身的實力及魅力,讓人心甘情願崇拜、追隨、信仰的女人。】

崇拜?追隨?信仰?洛琳菁本來就暈呼呼的腦袋現在更是成了一鍋漿糊,怯懦的說道:「我⋯⋯成不了什麼女神的。」

【宿主手裡本來就拿著一手好牌,只要努力成長起來,就能成為女神,系統會幫助宿主的。】

「好牌?」洛琳菁茫然了,說的是她嗎?她雖然不會打牌,但也見祖母她們打過,知道有了好牌就能贏錢。可是,她一個生母早逝,父親不慈,祖母不喜,嫡母更是對她百般不滿的庶女,怎麼會有一手好牌?她只祈求能在府裡平安的活下去就好了。

系統並未繼續解釋它所謂的好牌,淡漠卻又有著另類溫柔的聲音緩緩說道:【宿主是否需要查看宿主面板?】

洛琳菁不知道什麼是面板,下意識的問道:「怎麼看?」

她剛問完,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塊長三尺,寬兩尺的方形板,這個板帶著淡淡的螢光,它是透明的,板上還有同樣會發光的文字。

洛琳菁用力揉了揉眼睛,眼前會發光的方形板並沒有消失,她既害怕又好奇,手慢慢的伸出,想摸一摸這奇怪東西,只是她剛碰到那發光的方形板,手就穿了過去,什麼也沒摸到。

洛琳菁連忙收回手,盯著自己的小手看了一會兒,沒看出什麼異狀,只能抬頭仔細的去看透明板上面的字。

宿主面板:

姓名:洛琳菁。

年齡:十一歲。

智力:B級。

體力:F級。

敏捷度:F級。

精神力:B級。

天賦技能:獸語。

新手禮包:初級基因修復液1支、魅力值10點。

透明板上的字並不生僻,她都認得,只是她不太懂是什麼意思,猜想應該是對應她身體的一些情況。到底年紀還小,看到了這樣神奇的一幕,她心中的恐懼倒是消退了不少,更多的是好奇。

洛琳菁又想伸手去摸摸那些會發亮的字,動作太快了,本就虛弱的身體承受不住,差點摔倒在地。

【宿主體能只有F,饑餓、持續高燒,導致身體脫水,建議宿主立刻使用新手禮包中的初級基因修復液。】

洛琳菁揉了揉暈呼呼的腦袋,看向新手禮包幾個字,禮包她還是明白的,就是送給她的禮物,但這兩樣所謂的禮物是什麼東西?何種用途?她卻是一無所知。

洛琳菁一雙亮閃閃的眼睛盯著發亮的透明面板,把聲音壓得低低的,生怕被院外的人聽了去,「基因修復液是什麼?魅力值又是什麼?」

【基因修復液用於修復人體基因結構,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宿主各方面的身體數值。魅力值和信仰值是女神系統正常運轉的核心動力。信仰值能升級系統,魅力值能為宿主提供幫助或者換取系統物品。宿主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多獲取魅力值和信仰值。】

持續高燒讓她的頭一陣陣的抽痛,身上忽冷忽熱,洛琳菁根本理解不了系統所說的話,隱約中聽懂了魅力值能換東西,立刻問道:「我現在好餓、好渴,能用魅力值換饅頭和水嗎?」

短暫的沉默後,那聲音冷冷的回道:【不能。】

漂亮的眼眸瞬間暗淡了下來,系統敏銳的察覺到宿主內心的情緒波動,為了不讓宿主在初期就對系統失望,系統立刻解釋道:【本系統只是初級系統,不能拿出實物,僅能作用於宿主本身,但是系統升級到中級之後,就可以從系統商城裡購買宿主需要的東西到現實中使用。2點魅力值能換取飽腹感,鑒於宿主目前魅力值只有10點,不建議宿主換取。宿主可以服用初級基因修復液,身體素質全面提升之後,就不會感覺那麼餓了。】

服用了所謂的基因修復液就不會餓了嗎?洛琳菁半信半疑,問道:「那我要怎麼服用?」

【宿主只需要在腦子裡確認服用就可以了。】

「哦。」猶豫片刻,洛琳菁還是決定試試。反正她又不張嘴,就腦子裡想想而已,她盯著基因修復液看了一會兒,腦子裡反覆想著「確認服用」四個字。

剛想到第二遍,那個好聽的聲音果然又響了起來,【使用初級基因修復液,修復途中會有疼痛感,請宿主忍耐。】

成功了!?這樣就算服用了嗎?洛琳菁還在驚訝的時候,頭忽然劇痛起來,像被人拿一根長針,直接刺穿了一般。

「啊!」她疼得大叫了一聲撲倒在地上,疼痛讓她想要放聲大哭,然而她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了,耳朵聽不見,眼睛也看不見,只有無休無止的疼痛。

從頭開始,蔓延到全身,她能感覺到每一塊骨頭都在痛,整個人彷彿投入了熔爐之中。小姑娘哪裡受過這種痛苦,恨不得能暈死過去,可惜她不但沒有昏迷,腦子反而越來越清醒,對痛覺的感受也越來越清晰。

正當她以為自己要疼死了的時候,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再次響起,【修復完成。】

伴隨腦子裡閃過了這句話,身體的疼痛就彷彿急退的潮水一般迅速削減,她慢慢恢復對身體的感知,這一次她清楚的感覺到,經過那番生不如死的疼痛後,她的身體確實發生了變化,腦子不再昏沉混沌,無比的清醒澄明,身體酸軟無力的感覺也完全消失,渾身上下像是被注入了無限生機。

只是⋯⋯她似乎更餓了!第一次感覺自己能吃下一頭牛!

洛琳菁連忙站起身,驚喜的盯著自己的手腳,這種充滿力量的感覺是她從未感受過的,太神奇玄妙了!她有許許多多的問題想要詢問,腦海裡那道聲音忽然說道:【有人來了。】

洛琳菁沒有多想,下意識就相信了它的話,動作迅速的趴回到蒲團上,保持之前昏沉迷糊的狀態,半瞇著眼睛,透過半開的朱門悄悄的觀察外面的情況。

片刻後,一抹模糊的人影果然出現在朱門外,那人偷偷摸摸的在門外看了一會兒,才側著身子,從不寬的門縫擠了進來。

微弱的燭光照亮了來人的身影,那是一個身材高挑纖細,二十歲出頭,容貌極其美豔的年輕女子。她穿著幾乎能融入夜色的藏青裙襖,一頭烏髮被木簪子緊緊的束在腦後,簡樸的衣衫、俐落的打扮,也絲毫未能遮掩女子一身豔光。

看清來人的樣貌,洛琳菁的嘴角彎起了一個甜甜的弧度,立刻爬了起來,低聲叫道:「小姨!我在這兒。」

女子被蒲團上忽然跳起來的小姑娘嚇了一跳,連忙把一根手指壓在唇上,作賊心虛的「噓」了一聲。

洛琳菁了然的點點頭,乖乖的站在女子面前,對著她笑。

看著柔柔弱弱的小丫頭孤零零的站在黑漆漆的祠堂裡,還對她笑得這般乖巧,可把她心疼壞了,岳棋將小丫頭抱進懷裡,輕聲問道:「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抬手環住小姨的脖子,洛琳菁依偎在溫暖的懷抱裡,蹭了蹭岳棋的肩膀,軟軟的回道:「您放心,我沒事。」

「真的?」岳棋有些不信,洛琳菁自小身體就不好,今日還落了水,又被關了大半天祠堂,這時候就算不發熱咳嗽,也一定萎靡恍惚。

岳棋將洛琳菁從懷裡拉出來,上上下下仔細檢查了一遍,驚訝的發現,她身上不僅沒有任何細小的擦傷痕跡,就連氣色都前所未有的好!昏黃的燭光下,那雙眼睛明亮閃耀,燦若星辰,將她本就漂亮的小臉蛋點綴的更加驚豔。

岳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洛琳菁有些不自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她目前的情況,乾脆什麼都不說了。她目光掃過小姨背著的小布包,眼睛一亮,急切的問道:「小姨我餓了,有吃的嗎?」

岳棋回過神來,連忙從隨身布包裡拿出用油紙包好的吃食,「有有有,都是妳愛吃的,多吃點!」

「嗯。」洛琳菁雙手接過油紙包,剛一打開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這香甜的味道刺激得她腹部一陣痙攣,隨手抓起一塊糕點就往嘴裡塞。

岳棋瞪著眼睛,一副見鬼了的模樣,盯著狼吞虎嚥的外甥女,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洛琳菁是個早產兒,先天不足,吃東西就像小貓似的,兩口就飽了,就算餓極了,也只是多吃幾口而已。就是怕她不肯吃東西,岳棋才帶了這一整包吃食讓她選,沒想到⋯⋯她竟絲毫不挑,隨便拿起一塊就往嘴裡送!岳棋從沒見過她這樣吃東西,就像⋯⋯就像是一個胃口極好的健康孩子!

岳棋眼眶微紅,看著她一口接一口的吃得香甜,生怕她噎著,連忙將一個小水囊遞了過去,「我是從後院翻牆進來的,水不好帶,只有一些,妳喝點水,慢點吃別噎著了。」

「嗯嗯。」洛琳菁將岳棋帶來的七、八種糕點和兩個肉包子全吃了,又喝完了一水囊的水,才有了七、八分飽的感覺。

沒有了饑餓的折磨,吃飽喝足後洛琳菁覺得自己的身體狀況前所未有的好,這才想起之前吃東西時狼吞虎嚥的失儀模樣,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唇,挺直肩背坐直身子。

小姑娘嘴角還掛著糕點屑呢,此刻正襟危坐,還擺出一副淑女的姿態怎麼看怎麼好笑。

岳棋忍不住哈哈笑了兩聲,在小姑娘委屈的目光中勉強收了笑聲,幫她擦了擦嘴角,問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洛琳菁仔細回想了白天發生的一切,小聲回道:「今日午睡起來,我覺得頭有點悶悶的疼,就想著到院子裡走走,走到荷花池附近時,看到洛琳瑜、洛珝和章家表妹正在池邊玩耍。我知道洛琳瑜不喜歡我,本沒打算往前湊,剛轉身走到院門,洛琳瑜就大聲叫我過去。我看她臉色不好,不敢得罪她,就過去了。我才剛剛走到她面前,一句話也沒說,就被她用力推了一把,我沒站穩往後跌倒。也不知道洛珝什麼時候站在我背後,我一倒下也順帶撞倒了他,兩人一起掉進了荷花池裡。」

想到那時被冰涼的池水淹沒窒息的感覺,洛琳菁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定了定神才繼續說道:「好在現在已是初秋了,池水不深,丫鬟們很快把我們倆都拉了上去,這時候母親和祖母得了消息也趕了過來。祖母問話的時候,洛琳瑜身邊的丫頭、婆子一口咬定是我貪玩,自己落水不算,還將洛珝推下水。我那時又冷又暈,身邊又沒帶丫頭,沒人幫我辯解,祖母一氣之下就讓人把我關在祠堂思過。」

岳棋聽得怒火中燒,都忘了要壓低聲音,怒罵道:「豈有此理,洛琳瑜簡直無法無天了!」

洛琳瑜身為洛府唯一的嫡女,又被章氏千嬌萬寵,可不就是無法無天了嗎?今日若只是洛琳菁掉進水裡,根本不會有人理會,只會說是她自己不小心落水,怨不得旁人。如今洛珝也掉進水裡,整個洛府都雞飛狗跳了。同樣是洛家子孫,同樣落水,洛珝就被抱回了廂房,請了四個大夫過來看診,洛琳瑜也沒事人似的好好待在閨房裡,就洛琳菁一個人被罰跪祠堂,洛家簡直欺人太甚!

說起洛家的爛帳,岳棋心頭的火就蹭蹭往上冒。

洛家祖上本是簪纓世族,也曾封侯拜相,只是君子之澤,五世而斬,洛家到了洛成奉父親這一代,也就只剩個虛有其名的伯侯爵位。洛伯侯自己沒什麼本事,卻娶了一房厲害的妻室,老夫人將逐漸落敗的伯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條,雖然只生了一個獨子洛成奉,卻將兒子教導得很好,小小年紀就被皇上欽點為探花郎,風光無限。

洛成奉的髮妻,是國公府伏家的嫡出二小姐,那時伏皇后剛剛過世,伏家的兒郎大多戰死沙場,國公府漸漸有頹敗之勢。但即使如此,國公府的二小姐與洛府結親,也算是低嫁了。

洛老夫人手段了得,洛伯侯一生只有一個正妻,沒有妾室,洛家家風也算清正。洛成奉年少有為,前途無量,這門親事便定下來了。

伏氏嫁入洛家後,與洛成奉相敬如賓,舉案齊眉,日子過得還算不錯,只是伏氏生下兒子洛珺之後,身體便越來越差,眼見不久於人世,伏氏為洛成奉納了一名妾室,就是岳棋的姐姐,岳畫。

岳家本也是書香門第,可惜岳母沒能生下兒子,岳家兩老相繼去世之後,岳家旁支的叔伯兄弟就來爭奪家產。為了財產,他們打起了兩位岳家小姐婚事的主意。岳畫不甘心被人算計,在伏氏找上門來,預納她入洛家時,一口答應了。條件是要將妹妹一併帶入洛府撫養,岳家的財產全部作為妹妹日後的嫁妝,伏氏應下了。

就這樣,岳畫以良妾的身份被抬進了洛家大門。岳畫進門不到三個月,伏氏就去世了,按照大洲國禮制,夫君需為妻守節一年,洛成奉守了整整三年才續弦,一度傳為佳話。

洛成奉續弦娶的是大理寺卿章大人家的嫡次女,章氏嫁入洛家一個月,岳畫便被診出懷了兩個月身孕。

岳畫性情溫婉,容貌清雅出塵,知書達理,陪在洛成奉身邊五年,感情自然不淺。即使新婦剛剛進門,她還懷著孕了,洛成奉也經常宿在她房中。

對於剛嫁為人婦的正妻來說,沒有什麼比夫君房中有個懷了身孕還萬分得寵的美妾更讓人難受的事了。章氏恨得牙癢癢,這恨意就連岳畫難產去了以後都未能消散,甚至轉嫁到岳棋和洛琳菁身上。

岳畫去世後,岳棋仍然寄居在洛家照顧洛琳菁,她的婚事自然是由當家主母章氏為其操辦,在岳棋年滿十六歲的時候,章氏為她選了皇商李家。按理說,岳棋不過是洛家妾室的妹妹而已,能嫁入李家為正妻是她高攀了。只是那位李三公子,還未娶妻,就已經有了三房小妾,通房無數,性情還十分暴戾,傳說他房中死過幾個通房。

岳棋空有嫁妝,沒有娘家撐腰,嫁過去日子絕對不會好過,莫名其妙死在後院也不是不可能。

當時洛琳菁不過才六歲,因為早產的緣故,三天兩頭生病,若是自己不在她身邊照看著,只怕沒幾個月就夭折了。洛琳菁是姐姐唯一的血脈,無論如何岳棋都要保護好她。

章氏給她選的李家公子不是良人,嫁過去她這輩子也是毀了,既然如此,不如拼了!

那時章氏剛生下洛珝,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岳棋也是個狠人,找了個機會,直接對洛成奉下藥,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姐夫給睡了。

眼皮子底下發生這種事,章氏自然不能忍受,硬是要將岳棋趕出府去,只是沒想到才一次而已,岳棋居然懷孕了!木已成舟,章氏再怎麼鬧也是無用。老夫人做主,將岳棋收入洛成奉房中,成了姨娘。

章氏哪裡忍得下這口氣,明面上不能做什麼,暗地裡小動作不斷,岳棋硬生生挺過來,平安生下兒子洛玹。

 

小說house系列《獨庶醫格》全四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東佑文化 的頭像
東佑文化

東佑文化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