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次的較量

朦朧的月光下,她斜倚在亭欄中,雙眸微閉,淡淡的月光,撒在那如瀑布般的髮絲上,雖看不清容顏,卻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如同那黑夜中的精靈。

「主子。」一道略顯嬌小的黑影,快速的閃了過來,聲音中帶著幾分緊張與擔心。

「嗯?」她微睜雙眸,冷淡的目光在黑暗中,仍有著可以洞悉一切的穿透力,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

一身黑衣的依琴,臉上多了幾分傷痛與自責,「本來事情進行得很順利,可就在我們要離開時,四王爺突然出現,師兄受傷,被四王爺的人抓走了。」師兄若不是為了救她,就不會⋯⋯

女子眉頭微蹙,雙眸中的冷意褪去幾分,隨即站起身,紅唇微動,緩緩下令,「帶我去。」

那聲音極輕,也極為平淡,聽不出太多的情緒,那張絕美的臉上,也同樣平靜的沒有任何表情。

「主子,明天可是您的大婚之日⋯⋯」依琴微愣,有些錯愕了。明天主子大婚,若是今天出了什麼事怎麼辦?更何況,四王爺現在只怕還在那兒呢!

「我明日的夫君不是也在那裡嗎?這樣也算是夫唱婦隨呀!」女子輕笑出聲,只是那笑意中,卻不難聽出滿滿的嘲諷。

那句「明日的夫君」,讓依琴再次怔愣了,怎麼會是「明日的夫君」呢?主子嫁了,不就是一輩子的夫君嗎?

依琴望向她的眼眸中,多了幾分迷惑。一個月前,她與師兄被主子所救,決定從此追隨。但是,後來卻發現,他們的主子不僅是個女子,而且還是將軍府的大小姐──上官雲端。

上官雲端是夜闌國眾所周知的傻女,因為迷戀四王爺,瘋狂的追求四王爺,從而得了一個「雙癡」的諢名──白癡兼花癡。

想當然耳,四王爺肯定是不會喜歡上白癡兼花癡的上官雲端,反之對她厭惡到了極點,避之唯恐不及。

只是沒想到,一個多月前,皇上突然下了一道聖旨,為上官雲端與四王爺賜婚,明天就是大婚之日。

想到四王爺前幾天看到上官雲端時,那副鄙夷不屑的神情,依琴的眉頭就不由自主的蹙起。

若不是她親眼所見,她真的不敢相信,她的主子,就是那個人人嘲笑的白癡兼花癡女。

她更不明白,主子明明那般的聰明,那般的出色,為何要裝傻,讓天下人誤會,更讓四王爺誤會。

當然,依琴不知道的是,一個月前,上官雲端已經不是原來的上官雲端了。

本該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丞相府中,此刻卻是燈火通明,亂成一團,慘叫聲、哭喊聲、咆哮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

只因丞相的獨子李玉,今夜被人偷襲,雖沒有取其性命,卻也足以讓丞相大人崩潰,他老來得子,本還感激上天的垂憐,讓他們李家有後,卻不曾想,就在剛剛,他的獨子竟被人割斷了命根子,讓他們李家從此絕後。

上官雲端站在丞相府外,聽到丞相大人咆哮著,要將凶手千刀萬剮,臉上更多了幾分冷意。

但是,她並沒有急著進去,因為她知道,她不必自己進去,夜無痕一定會將流蕭帶出來。

果然,沒過多久,夜無痕走了出來,他的手下,押著的,正是流蕭。

「王爺請留步。」離開丞相府些許距離後,上官雲端攔在了夜無痕的轎前。

「妳是何人?竟敢攔王爺的轎子!」幾個侍衛快速的護在轎前。

「呵呵呵⋯⋯」上官雲端輕笑出聲,那笑聲極為清脆,極為悅耳,在這黑暗中,仍有著一種讓人豁然的輕鬆。

「或許,我是王爺此刻最想見的人⋯⋯」極輕的笑語,帶著幾分讓人誤會的曖昧,但是那聲音中,若有所指的刻意,卻讓轎中的人,眉頭微蹙。

「夜狐!」薄唇微啟,冰冷的話語傳來,讓這本來悶熱的夏夜涼了幾分,比現代的空調還管用。

「看來,王爺對我還真是心心念念得很呢!」仍舊是那低聲的笑語,似欣喜,似得意。

聞言,眾人驚住,紛紛望向她,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笑得如此無害的女子,就是最近這一個月來名揚京城,讓惡霸害怕,讓百姓稱讚崇拜的──夜狐。

只是,她這話聽起來,還真是讓人想入非非。

夜無痕下轎,挺拔的身軀立在黑暗中,仍舊帶著那種與生俱來的霸氣與魄力,雙眸微微的掃過她,唇角微勾,半真半假的說道:「嗯,倒也值得。」

他身側的侍衛瞠目結舌,跟了王爺這麼久,卻不知,王爺竟然也懂得幽默!

不過,再次望向不遠處的女子時,卻又有些不確定,王爺這話中,有著幾分玩笑?那女子站在黑暗中,雖然蒙著面紗,但卻讓人移不開眼,那夜間的精靈,似乎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既然如此,那王爺能否放了我的人?」上官雲端一雙靈動的眸子,滿含笑意的望著他。

「妳這美人計用得太沒誠意了。」夜無痕的唇角微扯,冰冷的聲音中,似乎多了幾分戲謔。

「那若是用我來換他呢?」上官雲端的笑容未變,甚至更濃了幾分,附和著他的輕語。

「主子,不可!」流蕭與依琴同時驚呼。

上官雲端手指微揚,止住他們的話,然後腳步輕邁,一步一步走向夜無痕。

眾人紛紛愣住,都不明白她到底是什麼意思?有哪個主子會為了自己的手下⋯⋯

「這樣,夠誠意嗎?」走到離他只有三米的距離,上官雲端停住,望著他,輕笑依舊。

「他們只是聽命於我,我才是王爺真正想要的人⋯⋯」明顯帶笑的聲音中,仍舊帶著幾分刻意的曖昧。

夜無痕的眉角微挑,手掌微揚,冷聲吩咐道:「放了他。」

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想玩什麼?

那幾個侍衛自然不敢違抗他的命令,鬆開了流蕭,依琴在上官雲端的暗示下帶著流蕭離開。

「其實,我對王爺仰慕已久。」看到他們離開,上官雲端暗暗鬆了一口氣,再次望向夜無痕時,含笑的眸子中,多了幾分讓人心醉的愛慕,聲音中,也多了幾分輕柔。

說話間,再次輕邁腳步,向他靠近。

夜無痕微怔,望向她的眸子一沉,多了幾分明顯的冷諷,又一個花癡女!因為上官雲端,夜無痕最討厭花癡女。

冷嘲的同時,便忽略了她的鋒芒;鄙視的同時,便放鬆了他應有的戒備。

夜無痕很精明,精明到讓人害怕,但是此刻他卻是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太過輕視女人。

一個女人在他看來,實在是沒有什麼威脅,更何況是一個對他發花癡的女人。

上官雲端暗笑,邁向他的腳步,並沒有半點的遲疑,走到離他只有半米的距離時,吐氣如蘭,「王爺⋯⋯」聲音輕得讓人無法捕捉。

她的手慢慢的抬起,似乎想要摟向他,卻又有些猶豫,在空中微微的揮了一下,又落了下來。不過,那雙美麗的眸子仍舊直直的望著他,仍舊是滿滿的笑。

她蒙著面紗,夜無痕能看到的,只有那雙眸子,只是,他突然發覺,那雙含笑的眸子中,柔情似乎在慢慢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異樣的得意!

「妳!?」夜無痕一驚,隨即意識到自己全身無力,望向她的黑眸泛著森冷的寒光,「妳竟敢給本王下毒!」

「王爺!」身邊的侍衛驚呼,下意識的想要上前保護他,卻發現同樣全身無力。

「提醒王爺一句,當女人對你投懷送抱時,並不見得是依戀你的懷抱,小心有毒啊!」上官雲端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笑得愈加的燦爛。

「夜狐!」夜無痕臉色一沉,冰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咬牙切齒的狠絕。

「聽到王爺這般咬牙切齒的喊我,真的讓我很開心,也極有成就感,哈哈⋯⋯」看著他越發鐵青的臉,上官雲端忍不住大笑出聲,最後優雅華麗的轉身,優哉游哉的離開。

「最好不要讓本王再見到妳!」身後,夜無痕漸漸縮緊的瞳孔中迸射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冽寒芒,渾身散發著致命的危險氣息,那冷冽的眼神彷彿要將人吞噬。這一次,他是真的被激怒了,他夜無痕竟然會栽在一個女人的手中!

再見到她?上官雲端的腳步微頓,臉色似乎也沉了一下。說真的,她也不想再見到他,但是有些事情,卻並非她能決定的,她與他肯定是還要見面的,而且很快,因為明天的婚禮⋯⋯

她在二十一世紀是一名出色的律師,一個月前,一場車禍,將她莫名其妙的撞到了這個朝代。原來的上官雲端在得知自己終於能夠嫁給夜無痕時,太過興奮,竟樂極生悲的心臟病發而過世了,她便成了現在的上官雲端,想來還真是有夠滑稽的。

這一個月來,她盡其所能的扮演著上官雲端,沒有讓任何人看出絲毫的破綻,包括她的未婚夫──夜無痕。

她很清楚,夜無痕有多麼討厭上官雲端,她更清楚,這樁婚事的背後肯定有什麼陰謀,所以明天的婚禮,應該會有她意料中的,也是她最想要的「驚喜」。

因為她知道,夜無痕絕不是那種可以任人擺佈的人,哪怕那人是當今的皇上。

對於明天的婚禮,她倒是有些期待了⋯⋯

第二天一大早,上官雲端便被貼身丫鬟月兒拉了起來,然後開始了對她而言「悲慘的折磨」──化妝、打扮。

月兒的裝扮技術可以說是一流的,原本就美得驚人的上官雲端經過她的精心打扮,當真是完美得無懈可擊,但是上官雲端卻更鍾情於濃妝豔抹,以前是不懂,現在卻是刻意。

月兒看到上官雲端又要荼毒自己的臉,急急的攔住她,「小姐,今天是您大婚的日子,您就聽奴婢一次吧!這樣的小姐真的很美⋯⋯」小姐自己畫的濃妝真的很嚇人,月兒在心中暗暗的補上一句,小姐雖然有些傻,她也不能在小姐面前亂說話。

小姐每次都把自己畫成一張大花臉,她知道,那是二小姐與三小姐故意教的,大夫人死得早,如今府中的幾位夫人與小姐,都是想著法子欺負小姐。

只是,看到上官雲端那已經塗得面目全非的容貌,她只能無力的嘆息。

出了將軍府,上官雲端看到準時出現的花轎時,微愣了一下,不過,認出迎親隊伍中幾個皇宮中的人,便不難猜出是誰的安排了。

上官雲端微勾唇角,她就說嘛,夜無痕怎麼可能會這般乖乖的來迎親!

路上看熱鬧的人很多,畢竟上官雲端在這夜闌國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更何況,嫁的還是四王爺。

迎親的隊伍來到王府時,個個都傻了眼,只見王府大門緊閉,王府外,不要說是人,連隻鳥都沒有。

這是什麼情況?

上官雲端透過轎簾看到外面的情形,唇角不斷的上揚,意料之中,卻仍舊有些意外,夜無痕竟然直接來個閉門不見,不待見她,那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今天這場婚禮可是皇上安排的,直接將皇上的人都關在門外,擺明了是完全不給皇上留一點面子了!

絕!真絕!不過,正合她意!

他還真不是一般的狂妄,想到昨晚他吃癟的樣子,她臉上的笑意愈加的燦爛。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眾人急了,要說,他們今天可是領了皇上的旨意來的,自然沒有人敢阻攔他們,可是如今,王府大門緊閉,連個人影都沒有,皇上的威嚴也嚇不開這道緊閉的門呀!

而誰都沒有那個膽子去撞開王府的大門,除非不想活了。

「可能是王爺睡得遲了,還沒起,等會兒吧!」上官雲端略帶羞澀,極為溫柔的聲音,輕輕的從轎中傳了出來。只是這話聽起來,卻是要多傻有多傻。

她雖然很想就這麼直接回去,但是作戲總要做足了,以前的上官雲端那般的癡迷於夜無痕,她就這麼輕易回去了,實在是說不過去。

眾人聽到她的話,紛紛愣住了,隨即一臉同情的望向轎子,這上官小姐還真是傻到家了,人家王爺明顯的不想娶她,她還真會自欺欺人!

有人會在大婚之日睡到中午還沒起的嗎?更何況,就算王爺真的睡過頭了,難道全王府的人都睡過頭了?

眾人雖然暗暗嘲笑上官雲端,但是此刻卻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等著了。

而此刻在王府書房中。

「王爺,我們搜遍了全城,都沒有夜狐的消息。」長贏恭敬的聲音中隱著幾分擔心。

「繼續去找,掘地三尺,也要將她給本王找出來!」

「四哥,如今你的新王妃的花轎就停在門外呢!你急著找夜狐幹嘛?不知情的還以為,你要娶的人是夜狐呢!」夜無憂一臉的嘻笑,半真半假的說道:「再說了,這夜狐到底是男是女還說不準呢!」

話音剛落,夜無憂的雙眸突然一亮,像是想起了什麼,微微靠近夜無痕,一臉神祕的問道:「四哥,聽說你昨晚捉了夜狐的人,那人怎麼不見了?我想應該沒有人能夠從我偉大英明的四哥手中逃脫吧?」雙眸刻意眨了眨,眸子深處更多了幾分好奇,「四哥,你昨晚,是不是見到夜狐了?」

其實他對夜狐倒是極有好感的,而且好感中甚至帶著幾分崇拜。夜狐的所作所為,其實都是在為百姓除害,而且他所懲治的那些人,都是朝廷有些忌諱的,就拿昨天晚上被廢的李玉來說,不知道有多少的良家婦女毀在了他的手上,夜狐廢了他,實在是大快人心啊!

所以父皇雖然下令讓四哥捉拿夜狐,但是四哥卻一直沒有真正的付諸行動。而此刻四哥這般咬牙切齒的下令要捉拿夜狐,肯定是另有原因。

「沒什麼事,你可以滾了。」夜無痕那雙足以將人冰凍三尺的眸子掃向夜無憂,成功的讓夜無憂閉了嘴。

不過,現在讓他離開,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今天可是來看戲的,雖然四哥這招直接將人關在門外的法子確實狠絕,讓他沒有什麼熱鬧可看,但是,那傻小姐還沒走之前,他自然也不會走。

「四哥,你這招也太絕了!今天可是個豔陽高照的好日子,太陽烈得讓人炫目,那傻子哪受得了這個罪呀!肯定要不了多久,就回去了。」夜無憂很識相的轉移了話題。

夜無痕眉頭微蹙,雙眸愈加的陰沉了幾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一刻鐘、兩刻鐘⋯⋯拜堂的吉時早過了,王府的大門仍舊緊閉,沒有半點的動靜。

炎炎夏日,又正值中午,眾人站在火紅的烈日下,都快要被烤焦了。上官雲端雖然坐在轎子裡,不必忍受太陽的曝晒,但是轎子的空間小,又不太通風,彷彿置身蒸籠,悶得她汗流浹背,透不過氣來,腦子暈呼呼的,似乎要中暑了。

上官雲端在心中將夜無痕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不過,為了自由,她還是咬牙忍了。

半個時辰過去了,王府大門仍舊緊閉著,不過,上官雲端透過轎簾縫隙,還是注意到王府的牆角處有道偷偷摸摸的人影,唇角不由得輕揚,既然有人想看戲,她自然要把戲作足了。

「月兒,我快要熱死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王爺肯定是睡著了,或者是喝醉了,等他醒了會去將軍府接我的。」上官雲端的聲音再次從轎子中傳了出來。

她的話,再次讓眾人錯愕,這上官小姐的腦袋裡裝的難道真是豆腐嗎?竟然還妄想著王爺會去接她!

在牆角偷偷觀望的夜無憂,嘴角狠狠的抽了幾下,想要讓四哥去將軍府接妳,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不,就算太陽真的打西邊出來,四哥也不可能會去將軍府接妳這個傻子啊!

「皇上駕到。」只是,恰恰在此時,一道尖細的聲音突然傳來。

月兒微愣,隨即鬆了一口氣,臉上也多幾分欣喜,皇上來了,小姐就有救了!

而上官雲端噙在唇邊的笑意卻猛然一僵,錯愕中帶著幾分懊惱,皇上這個時候來,事情只怕有變!

天啊!身為一國之君,不是該國務繁重,日理萬機嘛,哪來這麼多時間,管這種芝麻小事啊!皇上上次的賜婚,已經將原來的上官雲端害死了,這次,竟然還親自出馬,這不是要將她往火坑推嘛!

「來人,將王府的大門給朕撞開!」皇上的怒吼聲徹底粉碎了上官雲端的希望。

而夜無憂的眸子卻是瞬間的亮了,散發著興奮的光芒,哈哈,終於有熱鬧看了,先通知四哥去!

皇上的命令,誰敢違抗,只不過三兩下,王府的大門便被撞開了。

「雲兒,跟朕進去。」皇上望了轎子一眼,沉聲命令。

上官雲端無語望天,她能說不嗎?她能不進去嗎?縱使心中有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她仍舊不得不下轎。

因為她現在是上官雲端,她要扮演好上官雲端的角色。

上官雲端賭氣的扯下喜帕才下轎,四周頓時響起一陣陣的竊笑聲,那張大花臉就連皇上看了都眉頭緊蹙。

上官雲端自然看得出皇上對她的不滿,心中不由得暗暗疑惑,皇上既然討厭她,幹嘛還要將她指給夜無痕呢?她可不會天真的認為,皇上是被上官雲端的真情所打動。

上官雲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慢慢的跟在皇上的後面,進了王府。

「夜無痕,你竟敢緊閉大門,公然抗旨拒婚!」皇上望著一臉冰冷,平靜得看不出任何情緒的夜無痕,眸中的怒火不斷的升騰。

他是天子,高高在上的天子,豈能容忍別人違抗他的命令,哪怕那人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本王沒有接旨,哪來的抗旨?」夜無痕眼角都沒抬一下,說出來的話,更是讓皇上氣結。

夜無痕果真夠狂妄,在皇上的面前竟敢自稱本王!不過,這也說明了,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並不融洽。

皇上的胸膛劇烈起伏,極力的壓下心中的怒氣,半晌才沉聲命令道:「人朕已經帶進來了,你現在就娶!」

「要娶,你自己娶。」夜無痕這才慢慢的抬起眸子,掃了濃妝豔抹的上官雲端一眼,然後轉向皇上,一臉的嘲諷。

上官雲端突然一臉著急的喊道:「王爺,這可不行呀!這樣不是亂了輩分,從妻子直接升為⋯⋯升為⋯⋯」說到這裡,她眉頭緊蹙,一臉茫然的扳著手指,似乎在糾結思考著,從妻子升為了什麼?

「哈哈哈⋯⋯」夜無憂忍不住狂笑出聲,雙手激動的拍著桌子,「上官雲端,妳能不能再蠢一點,哈哈哈,笑死我了!」

上官雲端一臉的無知,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心中卻是極快的在盤算,今天皇上將她帶進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無法選擇自由之身,那麼她就只能儘量的讓夜無痕更加的厭惡她。

「這就是你為本王選的王妃?」夜無痕的臉色更加陰沉了幾分,直盯著皇上,沒有再看上官雲端一眼,可見他對上官雲端厭惡到了極點。

皇上被問得啞口無言,望向一臉癡傻的上官雲端,憤怒中隱過幾分鄙視。

夜無痕突然站起身,無視書房內所有的人,徑直向外走去。

「你去哪兒?」皇上一臉鐵青的再次怒吼。

「奉皇上之命,捉拿夜狐。」這次夜無痕倒是停下了腳步,還破天荒的給了皇上一個解釋,只是話一說完,沒等皇上回答,便快速的離開。

捉夜狐!上官雲端不由得暗自竊笑,這不就是名副其實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嗎!她終於發現「四王妃」這個身份的好處了──誰能想到,飽受世人譏笑的傻子王妃,竟有著另一個神祕的身份──夜狐。

「吩咐王府總管,安排一下王妃的住處。」皇上冷聲下令,一旁的執事太監立刻領命而出。這時,他的臉上已經沒有絲毫的怒意,這樁婚事確實是他下的旨,夜無痕並沒有同意,其實他也知道上官雲端根本配不上夜無痕,但這樁婚事卻勢在必行。

「要不要本王告訴妳,父王若是娶了妳,妳會直接升為四哥的什麼?」等到皇上也離開後,夜無憂一臉輕笑的望向上官雲端,那笑中帶著明顯的捉弄。

「我現在已經是王爺的王妃了,皇上怎麼還會娶我呢!」上官雲端眉頭緊蹙,用一種極為不解的表情望著他,最後唇角微微一撇,略帶不滿的低語一聲「笨蛋」,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想要捉弄她,哼,她是那麼好捉弄的嗎?誰捉弄誰還不一定呢!

夜無憂瞬間呆了,臉上的笑也隨之僵滯,一臉錯愕的盯著上官雲端,直到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他才回過神來。

唇角狠狠的抽了幾下,突然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他夜無憂,聰明絕頂,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竟然被一個傻子罵做笨蛋!?

這還有天理嗎?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人敢罵他,這個傻女人,膽子也太大了吧!哼,敢罵他,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就算她是個傻子。

只是,夜無憂完全沒有想到,因為她,他的人生竟從此顛倒了!

 

 

第二章  傻妃的真面目

上官雲端極為「認真」的看過王府中所有的房間後,最後在總管狀似無意的推薦下,她裝出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模樣,選了一個離夜無痕的房間最遠的一處閣院──翠竹院。

看來,王府總管很懂得討好主子,想方設法讓她離夜無痕遠點。

翠竹院雖然有些偏僻,但是環境卻是極為幽靜,院子四周種滿了青竹,在這炎炎夏日,給人一種舒爽的感覺,而且不易被人窺視。

第一眼,她就喜歡上了這兒。

既來之,則安之,她知道,短時間內,她是不可能離開王府的,雖然夜無痕不待見她,也不曾跟她拜堂完婚,但這畢竟是皇上賜的婚,而且是皇上親自將她送進來的,所以就算沒有拜堂,她還是名正言順的四王妃了。

其實她很慶幸夜無痕如此討厭她,因為這樣他就不會理她,所以除了多了一個王妃的頭銜,她如今的生活,跟以前在將軍府也沒有多大的差別。

翠竹院裡的擺設極為簡單,而且有些陳舊,但王府並沒有派人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增添什麼,甚至連個服侍的丫頭都沒有,夜無痕就更不可能過來了。

上官雲端自然不會去計較什麼,因為她要的就是這份寧靜,只要別人不來招惹她,她會安於一隅。

但是,偏偏事不從人願,第二天,她正睡得香甜,便聽到外面傳來凌亂的腳步聲,還夾雜著些許的嘲笑聲。

「各位夫人,請先在大廳等一下,奴婢這就去通知小姐⋯⋯通知王妃。」月兒小心應對,想到小姐睡到現在還沒有起來,不由得暗暗著急。

「王妃!?哼,她還真把自己當根蔥呢!就她那樣的白癡,配做這王妃嗎?如今這架子卻是擺得夠大的!」二夫人翹起自己的手指,毫不掩飾的嘲諷。

「就是,她這個一無是處的草包,進了王府,真是讓王爺丟盡了臉面,也讓整個王府蒙羞。」三夫人也毫不示弱的附和。

「整個京城,誰不知道,上官雲端白癡又花癡,夜闌國的臉都讓她丟盡了。」四夫人更是惡毒。

「哈哈哈⋯⋯」隨即整個大廳裡,傳來此起彼伏的嘲笑聲。

「各位夫人,我家小姐如今可是王妃,妳們怎麼可以⋯⋯」聽到她們這般的侮辱小姐,月兒終是忍不了。

啪!突兀而響亮的聲音響起,二夫人尖銳的罵聲也愈加的囂張,「妳一個賤婢竟然敢頂撞主子,好大的膽子,今天我就替那傻子好好的教訓妳。」

上官雲端因為被吵醒,臉上原本就有著幾分怒意,再聽到那幾個女人的嘲諷、響亮的巴掌聲,以及月兒壓抑的嗚咽聲,她的雙眸猛然一沉。

只不過,臉上的怒意卻是慢慢的隱去,唇角反而揚起輕笑,那笑極為的燦爛,極為的眩目。

只是,只有瞭解她的人才會明白,此刻的她,是多麼的危險。

看來是有人嫌她太無聊了,專門給她送樂子來了,人家這般的有誠意,她又怎麼能夠讓人家失望了!

羞辱她,還打了她的人,這帳當然要好好算算,她可不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主。相反的,她向來都是有仇必報的。

別的本事她不敢自誇,但是,這整人的本事,她卻是早已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她在現代是一名出色的律師,但是卻還有著另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

就算做為律師的她再厲害,但是有些事情,卻因為太多的因素,無法讓人看到真正的真相,所以,她需要一些特別的手段。

來到這古代,封建專制的統治下,那種惡勢力更是猖狂,就像丞相之子李玉,平時裡專門欺壓百姓,看到略有姿色的女子,便強行佔有,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毀在他的手中,但是因為他爹是當朝丞相,而他的姑姑是當今皇上的妃子,所以那些老百姓就算告官也沒用。

所以,夜狐出現了!

對付那些惡勢力,她從來沒有怕過,更何況是這幾個爭風吃醋的女人。

下了床,隨手拿過一件衣服穿起,胡亂的將頭髮盤起,再次將自己的臉塗抹好,那濃妝豔抹成功的掩飾了她的絕美。

準備妥當,腳步輕邁,她慢慢的向外走去。

邁入正廳的那一刻,她的雙眸微斂,隱去眸中的神采,也隱去了身上的鋒芒。

畢竟,上官雲端的傻可是眾所皆知的,進了王府,她更不能讓人看出絲毫的破綻。

她知道,夜無痕是一個極為危險的男人。

更何況,她太瞭解這些女人的心理,整天沒事,就只知道圍著一個男人爭風吃醋。

此刻這般的嘲諷她,也是因為妒忌她這正妃的位子──哪怕她這個正妃不受寵。

她此刻的示弱會讓她們掉以輕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滿足了她們的虛榮心,那麼,此刻的她,就要扮演成一隻笨笨傻傻、毫無危害的小白兔。

呵呵,小白兔!實際上是一隻披著小白兔外衣的狐狸。

 

小說house系列《傻妃太逍遙》全六冊

 

 

創作者介紹

東佑文化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