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試閱 - 小說house (6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章 絕境逢生

大齊朝,昭文十二年。

襄陽城外。

邊關戰亂連連,北地遇上旱災,三年顆粒無收。今年總算下了兩場雨,不曾想老天不開眼,在麥苗抽穗的時候又鬧了蝗災。

朝廷開倉放糧,竭力賑災,餓死的百姓還是比比皆是。

為了活命,不知有多少人拋下了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背井離鄉逃往南方富庶之地。

一路由北至南,逃荒的流民隊伍不見減少,反而愈來愈多。所有能果腹的東西都被流民們一掃而空:樹皮、草根、觀音土⋯⋯

餓殍遍野,慘不忍睹。

人餓到極處,易子而食的慘劇也不時上演。

「不要!不要搶走我的兒子!」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半個奴才

一場秋雨,穆府園子裡的一片蔦蘿已開到荼蘼。

穆言伸手輕撫一片素白蔦蘿花瓣,手指尚未觸及,那花瓣便飄然而落。

穆言眸子瞬間一黯,連著咳嗽兩聲,蒼白的臉色因這幾聲咳嗽而略顯潮紅。

身後的婢子桃紅立刻將一件半舊的鵝黃綠披風輕輕披在了穆言身上,勸道:「姑娘,您身子才好些,還是回去歇著吧!」

穆言目光不動,只是看著那凋零的蔦蘿出神。

這荼蘼之花就好比她前世的人生,本該最燦爛的年華,經歷一場風雨,一夕凋零⋯⋯

穆言心中無比苦澀,她以為她前世就那麼終了,以為一切因她的死而煙消雲散了,誰知一睜眼,她竟又回到了這個令她痛苦不堪的院子裡,繼續當她的招子女。

所謂招子女,其實在民間是一種很迷信的說法。

婦人若是婚後連著數胎都未能活成,在眾人眼中那便是不祥,便是有惡鬼偷子,婦人便要抱養一個命格硬的女孩子養在膝下,若往後生子,便要與這養女締成婚姻結為夫妻,若生女,便要與之同嫁一夫,養女為媵。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連家

若生迷迷糊糊醒來時,尚不過三更。

屋子裡黑魆魆的,沒有半點光亮。她聽見大丫鬟紅櫻的呼吸聲,輕而緩,平而穩,於暗夜之中聽進耳裡,有著令人心安的溫暖。

她已經有許多年,不曾聽過這樣的呼吸聲。

很長一段時間裡,她夜不能寐,似乎一閉眼就能聽見自己的慘叫聲。即便沒了舌頭,聲音悶在喉嚨裡,也依舊響徹耳際。

然而如今⋯⋯舌頭在嘴裡沿著貝齒打了個轉,靈活自如卻帶著兩分陌生。她已太久不曾擁有過它。

若生還記得,自己臨終的時候,五感幾乎盡失。不像現在,聽得見輕淺的呼吸聲,聞得到空氣裡彌漫著的百合香,氤氳的,氣味怡人。她躺在錦衾下,闔著眼細細嗅去,依稀能分辨出裡頭的三兩味香料──沉水香、零陵香、雀頭香,隱約還混著些白漸香的果味。

她長長吐出一口濁氣,翻了個身,將頭埋進軟枕中。

這樣一味合香,價值數金,但在連家卻是司空見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被謀殺的

「能嫁進咱們裴家是她天大的福氣,竟然敢尋死,真是給臉不要臉!」

枯蝶恢復意識後,首先聽到的,就是這麼一個刺耳的聲音,她不自覺的蹙眉,十分不喜歡如此吵鬧的氛圍。

嫁人?嫁什麼人?她不記得她有執行這樣的任務。

「綠裳,行了,別說了,事已至此,我們只好認命了。」

另一道女聲,但顯得平和淡漠許多,甚至還有掩飾不住的無奈與疲憊。

「我不認命,我為什麼要認命?我才十六歲,我還不想死,都是這兩個小賤婢,連自己的主子都看不住,現在出了事,我們活不了,妳們也別想活了!就算死,也有妳們給我們墊背!」

還是先前那個刺耳的聲音,語氣中的憤懣過於強烈,讓她想忽視都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正妻

常潤之剛醒來時,遠處金烏西垂,屋外落著小雪。

屋裡的丫鬟正輕手輕腳擺著飯,一旁大丫鬟姚黃聽到動靜,搓著手掀開床幃,見到常潤之坐了起來,忙輕聲道:「姑娘醒了?奴婢正想叫姑娘起身呢,該用飯了。」

姚黃扶著雲裡霧裡的常潤之下了床榻,給她披上外氅。

今年冬天格外冷,聽說燕北之地已經凍死了數十人了。

剛從溫暖被窩出來,常潤之凍得一個哆嗦。

姚黃心疼道:「姑娘身體不好,今年冬天已經病了好幾回。恕奴婢多嘴,姑娘以後別為這些事生氣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得。」

常潤之腦袋正疼,感覺有一波波記憶正撞入她的腦海裡,聽了姚黃這話,頓時覺得胸腔裡湧入了一股悲憤,一個人的名字重重落入她心裡。

方朔彰。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生死攸關

這是顧華菁第三次在這張雕花大床上睜開眼睛。

第一次,她是被疼痛活生生疼醒的,嗓子像是被人用刀割成一絲絲的,跟著了火一樣,火辣辣的痛。

可是當她張開眼睛看清楚周圍的景象時,卻顧不上疼痛了。

頭頂是一張藕荷色的床幔,細膩的褶皺圓潤秀美,上面還繡著數朵八瓣的青蓮,栩栩如生。

自己身上蓋著一床水紅色的錦被,大團大團雲紋纏枝花繡,像從被子上開出花兒來一樣。

顧華菁忍著疼痛努力的側過頭,離床榻不遠擺著一座屏風,上面繡著青竹山石,端的是風雅精緻。

不管她去看哪個角落,入目的東西都能讓她驚呼連連,雖然疼得連呼吸都是折磨的喉嚨裡,根本已經發不出什麼聲音。

這些,看著似乎都是好東西,可也都是她完全不熟悉的東西!

一個奇異的念頭讓顧華菁心頭大震,控制不住內心的驚異,又厥過去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神祕王妃

封國京都城。

當今王上同母胞弟辰王南宮曄突然大婚,舉國譁然,朝臣百姓議論紛紛,皆在猜測辰王妃的身份。

南宮曄十四歲帶兵平亂邊關,以十萬大軍殲敵二十三萬,成為家喻戶曉的封國戰神。兩年前,先王遽逝,他以雷霆之勢斬殺叛相葉恆一黨,平息朝廷內亂。

太子南宮傲順利繼承王位,賜封南宮曄為辰王,對於犯罪的官員有先斬後奏之權。此後,封國國泰民安,成為與之齊名的金國、翌國之中最為強大的國家。

如此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尊崇地位,少不得有許多王公大臣想與之攀親,奈何辰王始終無意娶妃納妾。也曾有女子主動勾引,企圖謀個妾室之位,卻被赤身裸體的斬殺於床上,從此再無人敢有貪念妄想。

今日辰王突然娶妃,辰王妃的身份卻無人知曉,而且大婚之日,不宴客,也無喜娘及迎親隊伍,新娘自備花轎入府,未拜堂已送入洞房,真是叫人詫異無比,成為街頭巷尾人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慈父毒母

「我要休了妳這個狠毒的女人!」

一聲怒吼,把許俏君給嚇醒了,睜開雙眼,入目不是她熟悉的淺藍色天花板,而是幾根粗木房梁和茅草屋頂,隱隱約約還聽到壓抑的哭聲。

許俏君迷迷糊糊的,不知自己是醒了還是在夢中?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看到的依舊是粗木房梁和茅草屋頂。

不對呀!她住的小套房的裝潢是她親自敲定的,走的是典雅素淨的簡約風,不是返璞歸真的田園風,不可能會出現粗木房梁和茅草屋頂這樣奇怪的東西,但眼前看到的這是什麼呢?

幻覺!

許俏君給出了一個答案,微微蹙眉,感冒藥吃了一大堆,病卻不見好,現在頭還在隱隱作痛,甚至出現幻覺了!明天若是還這樣,就去醫院打點滴好了。

「三妹,妳醒了!」驚喜的呼喊聲,近在耳邊。

接著,許俏君看到一張帶淚的臉,那是一個梳著雙包頭的十四、五歲少女。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第一次的較量

朦朧的月光下,她斜倚在亭欄中,雙眸微閉,淡淡的月光,撒在那如瀑布般的髮絲上,雖看不清容顏,卻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如同那黑夜中的精靈。

「主子。」一道略顯嬌小的黑影,快速的閃了過來,聲音中帶著幾分緊張與擔心。

「嗯?」她微睜雙眸,冷淡的目光在黑暗中,仍有著可以洞悉一切的穿透力,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

一身黑衣的依琴,臉上多了幾分傷痛與自責,「本來事情進行得很順利,可就在我們要離開時,四王爺突然出現,師兄受傷,被四王爺的人抓走了。」師兄若不是為了救她,就不會⋯⋯

女子眉頭微蹙,雙眸中的冷意褪去幾分,隨即站起身,紅唇微動,緩緩下令,「帶我去。」

那聲音極輕,也極為平淡,聽不出太多的情緒,那張絕美的臉上,也同樣平靜的沒有任何表情。

「主子,明天可是您的大婚之日⋯⋯」依琴微愣,有些錯愕了。明天主子大婚,若是今天出了什麼事怎麼辦?更何況,四王爺現在只怕還在那兒呢!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傳言

三勻香清雅脫俗的香氣,卻讓夏千翡莫名覺得有些煩躁。

每次同江家大少爺談買賣,都會有這樣的感覺。

雕琢講究的屏風將下人隔絕開來,一旁便是蒙了素紗的窗戶,分明是通風透氣,可夏千翡的心口,卻有些呼吸不上來。

「江少爺,這批香料您究竟打算出個什麼價?貨品我已經親自去看了,雖說都是上品,卻也沒有您說的那樣百年難得,咱們兩家做生意也有些時日了,不如江少說個誠心的價格?」

夏千翡面上鎮定的看著坐在她對面的男子,心裡卻在盤算江離然究竟會報出什麼價,還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渾身透著慵懶儒雅氣息的江離然總算將手裡的杯子放下了,頭稍稍往前伸了一些,眼睛抬起,盯著夏千翡。

夏千翡心中一震,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退。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初入農家

蔣安然來到這個時空已有四天,借屍還魂雖然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但既然已經真實的發生,也只能接受事實,更何況,魂穿異世於她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在外公和媽媽相繼離世後,她就不再是安家那個倍受呵護的小公主。

原本打算事情結束後就跟那個男人登報脫離父女關係,並且棄蔣姓,隨母姓安。現在這樣更好,與他撇得乾淨徹底,她再也不用痛恨身體裡流著他骯髒的血,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沒能親眼看到他和那個賤女人的下場。不過,他們已經失去了公司的控股權,又身染不知名的毒素,一定會過得生不如死。

「外公,媽媽,我為你們討回了公道!」蔣安然透過泛黃的窗紙,看著外面飄落的雪花,喃喃自語。他們讓她幼年失母,她就讓他們中年喪子喪女,一報還一報,以命抵命這樣才公平。

吱呀的開門聲打斷了蔣安然的思緒,回頭看到這家的老二,大名安健,小名栓子的十歲男孩,提著個裝著火絲的小鐵桶走了進來。

「妹妹,妳的病才好,別坐在窗子邊,風從窗縫鑽進來,很冷的,快過來烤火。」

安然慢慢的從木頭床上滑下來,穿上一雙打著補丁的棉鞋,走了過去。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子  最後一次的哭泣

「妳為什麼是個女孩呢?」

十年前,一位風華絕代的男子對令狐團圓嘆息。他一襲白裳在月光下散發銀光,謫仙般的容貌令人窒息。

年幼的令狐團圓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只覺得難過,是她叫那麼優秀的男子失望了。

「罷了罷了,即便是女孩又如何?」男子衣袖一揮,頃刻間眉宇怒放出所向披靡的尖銳,「只要是她的孩子,我梨迦穆就收下了!」

令狐團圓感到身子一輕,回過神來已被梨迦穆高舉在空中。她並不畏懼,只是不明白面前的這個男子是喜歡她呢?還是嫌棄她?

「妳是啞巴嗎?回答我!」梨迦穆冷冷問:「願不願意師從於我?」

令狐團圓連忙點頭,她以為她的順從會換來男子的笑顏,但她錯了,梨迦穆一生從來沒有笑過。他更冰冷的道:「說話!」

「我⋯⋯願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她,到底是誰?

啪嗒!

一滴蠟淚沿著紅燭流下,落在燭臺之上,本來只是極輕的聲響,在夜半三更的時候響起,就顯得尤為突兀。

寬敞華美的房間裡,點了十幾個燭臺,只是這些燭臺,都放在一張巨大的實木桌四周,將桌面照得明亮耀眼。

巨大的木桌前,站著一個人。

秋夜漸涼,她卻只穿了一身單薄的素白中衣,甚至還光著腳,一頭過腰的長髮,未束未綰的披在身後。本該顯得頹然鬆散的裝扮,在女子挺拔的站姿,沉靜的目光襯托之下,反倒顯出幾分矜驕的傲氣。

木桌上鋪著一張兩尺見方的宣紙,女子手裡握著一支細軟的毛筆,似乎正在作畫。她下筆穩健,筆鋒遊走,只隨手勾勒了幾筆,紙上便隱約出現了一個人臉的輪廓。

隨著筆下線條越來越豐盈,畫作越發精細,那張臉也漸漸明晰起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此別難重陳

此別難重陳,花深復變人。來時梅覆雪,去日柳含春。

物候催行客,歸途淑氣新。大漠今已遠,魂夢暗相親。

 

 

一、入城

天還沒有放亮,大地似乎被罩上了一層帶著冰碴的藍色水膜,又潮又冷。

冬日凌晨,正是人們最眷戀暖被窩的時候,可是大苑興州城城門內外卻已經各自聚集了幾十輛貨車。

這些人都是南北的行商,有人要進城,有人要出城,他們的車子裡裝滿了各種貨物。趕車的三三兩兩站在地上跺腳哈手,等著卯時開城門。

守門的士兵做事也明顯認真起來,天沒亮就已經到位,做著開城門前的準備。文書、登記冊、平安牌子,這些都要提前安排好,興州衙門的差役也等在一邊,另一隊士兵則按著腰刀,在城門前列隊,防備突發情況。

車隊中有一輛垂著簾子的馬車,車子半新不舊,算不得豪華,拉車的馬兒也不過是匹禿毛的駑馬。但因為是打仗期間,馬匹買賣受到限制,販馬不但管制嚴格,且必須統一賣給官府,再由官府統一配送,不能由民間自由流通,所以這輛用馬拉的車在一眾騾子和驢拉的貨車中也算顯眼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誤人猶是說聰明

一波冷雨一波風,一個孤身一孤燈,玉階錦簷聽秋雨。

欲哭不成笑不成,自是無奈方無情,誤人猶是說聰明。

 

 

一、形勢

已經是初冬時分,大苑東南部益州,一個叫永安的小縣城卻仍舊風和日麗,沒有一點冬日的凜冽跡象。永安縣內有一條永安河,此河遙對青山,青山碧水上下呼應,微風吹過,河面泛起粼光,令人心曠神怡。

永安縣城雖然不大,卻出了個被朝廷封侯的人物──元承茂,雖說元承茂的父親在他不足一歲的時候就舉家遷徙到千里之外的西南扈州,但關內侯的祖籍畢竟還是這裡,作為永安縣的驕傲,元侯祠就建在永安河畔,坐擁美景一片。

然而與這般美景不合的是,一聲聲慘叫正在不斷傳來。

只見祠堂前的空地上圍著不少百姓和衙役,一個官員打扮的人坐在搖椅上,正是縣令李效賢,他手中拿著一本帳冊,漫不經心的道:「下一個,二十。」

衙役立即拉出一個後生,按在地上劈劈啪啪打起板子來,慘叫聲又響了起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幼春初進塗州城

有道是:豺狼虎豹的朝堂,白骨血染的社稷。

啟元年間,帝宮之內,一名喚作「寶應」的宮娥,因被一名帝王寵妃訓斥,心懷不忿,半夜,於那寵妃的桃花宮內放了一把火,火借風勢,救援無效,將好好一座花團錦簇的宮闕燒成白地,寵妃並帝姬,加宮娥一十六人,無一倖免,史稱「寶應之變」。

此一年冬,下了好大一場雪,連素來和暖溫軟的江南亦是冰封雪蓋,那雪直飄過了綠柳岸,春江水,紛紛揚揚,到了東海畔,越發天寒地凍,連那撲到海岸上來的浪花,也化作一片白嘶嘶的冰凌。

不過,在那冷颯颯的海邊,一個小小人影,正握著一顆顆石子,向著那海裡用力丟去,一邊扔一邊怒罵,「你這不長眼的賊老天,壞老天,為何專欺老實人,那些作惡的,怎不見你去懲戒他們分毫?什麼雷公電母,什麼天道為公,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孩子也不信的鬼話!」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無物似情濃

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離愁正引千絲亂,更東陌、飛絮濛濛。嘶騎漸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橈通。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斜月簾櫳。沉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一、紅梅

每個人都舒了一口氣,終於下雪了!

老天已經足足憋了一天一夜,既稀薄又悶濕的空氣活像濕透了的大棉被,厚厚實實的捂在頭頂,悶得人心口生疼,一直到傍晚天色擦黑,這場冬雪才終於拖拖拉拉的下起來。

大概憋久了,這場雪後勁十足。先是米粒大小的雪沫子從天空一點點往下掉,雪裡夾著些更細小冰凌子,刺在臉上微微有點疼,這樣星星點點的下了只一會兒,那雪就開始發威,只見雪片子越來越大,越來越密,最後就像被人發了瘋般從天上一團團、一球球的扔下來一樣,劈頭蓋臉,昏天黑地,呼呼啦啦直下到第二天中午才勉強停住。

真是好大一場雪!放晴以後,王城京都再沒一處空地,不管是官府豪門,還是貧民陋巷,都被老天強行統一了顏色,屋頂、地面、枝頭⋯⋯到處都塞滿了這軟綿綿、厚墩墩的白。改天換地,景色一新!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重獲新生

「小姐,二小姐親自給您送早飯來了。」

小丫頭的聲音讓葉曼玉抬起了頭,小小的腦袋晃了晃,露出一個笑容。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迎二姐姐。」

站起身,葉曼玉花了一點時間適應了一下現在的身高,然後規規矩矩的往門外走。

荷香院的月亮門那裡,站著一個小姑娘,十一、二歲左右,身上穿著淺淺的藕荷色衣裙,頭上梳了個小髮髻,壓著一朵珠花,嫩生生的十分水靈。

這是葉曼玉嫡出的姐姐,葉曼璟。

「玉妹妹身子可好些了?我特地讓廚房做了養身的粥品和幾樣小菜,妹妹來試試可好?」

葉曼璟看到葉曼玉的身影,急忙將手裡提著的食盒交給一旁的丫頭,快步上前挽住葉曼玉的手臂。

「多謝二姐姐費心,曼玉已經好多了。」

葉曼玉微微低著頭,有些沒力氣的樣子。

事實上她是不敢抬頭,心虛。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雙魂一體

這裡是D3區的中央廣場,Angel已經在這裡潛伏半個月,她身下墊著兩只高大的木箱,跪伏在透氣窗前,透過狙擊鏡觀察中央廣場。

屋內昏暗寂靜,她一動不動,一身黑色狙擊服令她在這空間裡越發沒有存在感,似乎與廣場上的那些雕像沒有區別,只有那狹長的眼眸偶爾微動。

「天使」是組織對她的命名,因為她送人上天堂的一雙手從沒失誤過。同行之人都知道,狙擊手中實力最恐怖的除了代號「死神」的狙擊手,另外一位的代號就是這樣一個溫柔美好的詞,這真是諷刺。

通訊器中,響起一個低沉的男中音,「室外溫度26,風力二級,能見度佳,濕度43%⋯⋯」

一個完美的狙擊環境!Angel在心裡讚了一句。

九點一刻,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

「各方注意,目標接近五千米之內,完畢。」通訊器裡,另一個聲音快速簡短的提醒。Angel最後一次確認,一切就緒,戴著黑色手套的右手扣在扳機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吾家有女初長成

穹嶽,當今天下第一大國,六國臣服。

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富足,自然出不了什麼蓋世英雄的故事,才子佳人的風流韻事聽多了,甚是無趣。即使如此,茶樓裡生意依舊紅火,因為有些話題,即使已討論了十六年了,熱度依舊不減。

例如,京城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三位千金。

她們分別是──

鎮國將軍府上,數百年來僅得的這麼唯一一位千金,整個夙氏家族的心肝寶貝──夙素姑娘。

丞相家中,龍鳳雙驕之一,樓相的掌上明珠──樓辰小姐。

最後一位,便是自小不在宮中長大,卻最得穹嶽帝寵愛的──燕寧公主。

三位千金各有擁護者,從她們出生開始,京城百姓們的目光似乎就沒從她們身上移開過。

說起來,也怪不得京城的老百姓們,當年青家三姝名揚天下,被皓月當作「禮物」送到穹嶽,頂著這樣的身份,仍是俘獲了穹嶽最有權勢的三個男人的心。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