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 更新書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看誰欺侮誰在先

「小丫頭,妳可真有本事啊!若妳是個男兒,經商或者是從文,都能闖出一片天地的。」

「宋叔,您這是在誇我聰明嗎?」

「是啊,姣姐兒,妳像妳的父親。」

「宋叔,您可真會開玩笑,像爹爹我應該去沙場建功立業,怎麼會是靠腦子吃飯?」

「你們薛家的人還是不要上戰場了⋯⋯」

宋叔誇她聰明,王嬤嬤也說──您是個聰明人。

她哪裡聰明了,竟然連這點都想不通。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二章  主動出擊

下了一夜雨,第二日天放晴,屋裡的褥子全發潮了。

桐兒在晒褥子,姜梨坐在屋裡,桌上放著一疊鞋底。這也是她每日要做的事,納完五十個鞋底,可得一串銅錢。銅錢在這山裡沒什麼用,桐兒也不能下山,只能等貨郎上山來,從他手裡買些糕點吃。

這就是姜梨和桐兒艱苦生活中唯一的奢侈。

從敞開窗戶看過去,桐兒踩在凳子上晾褥子,不遠處有穿著灰色道袍的尼姑走過,並不看她們一眼。

她們支使不動那些尼姑,而當初姜梨是犯了錯被送到這裡來的,帶在身邊的只有桐兒一個丫鬟。

小丫頭氣性還挺大的,望著兩個尼姑遠去的背影,呸了一聲,罵道:「沒毛的母雞!」

姜梨知道她是早上去要床乾褥子被拒絕,心裡不舒坦才罵的,不由失笑。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混世魔王強扭瓜?

駱笙盯著翠帳綴下的鏤花銀香球出神,那雙往日裡顧盼神飛的眸子此刻顯得有些呆滯,也因此,耳畔小丫鬟的嘰嘰喳喳聲愈發大起來。

「姑娘,不就是一個蘇公子嘛,您瞧著順眼搶來就是了,為了他上吊不值當的啊!嚶嚶嚶──」

駱笙動了動眼珠,看向趴在床頭哭泣的小丫鬟。

這丫鬟叫紅豆,又能說又能哭,這般魔音貫耳已有三日,足以讓她大致瞭解了當前處境。

她是權勢滔天的駱大都督之女,因惹了禍被送到外祖家,在這裡瞧中一名男子,遭婉拒後憤而投繯。

這莫不是個傻子吧?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20月7月4日起,一套套精彩好書,就是防疫的最佳選擇。
不用保持安全距離,不必戴上悶熱的口罩,只要舒舒服服的窩在沙發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江山代有奇葩出

大陳,熙寧元年冬,臨安城。

雪紛攘而落,壓彎了紅梅,讓人看不清前路。空氣中彌漫著紅豆、核桃仁、桂圓、紅棗混合在一起的香甜氣,今日是臘八節。

一個梳著雙丫髻,穿著青衣的侍女端著托盤,在迴廊上快步走著。

到了門口,她抖了抖身上的雪沫,一手撩起門簾,走了進去。

「三姑娘今兒晨起還咳著,怎麼還開窗了?若是被夫人瞧見了,又該訓斥您了。」她說著,將托盤擱在小桌上,快步上前將窗給關上了。

桌案上放著一張宣紙,上頭畫著一樹紅梅,窗外的雪花飄進來,落在了畫上,襯托得那紅梅上像是壓了霜一般。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南康衛的沈將軍

花朝節,夜雨江南。

沈長纓藏身在屋簷下,如蟄伏的夜鷹,靜靜窺視著下方動靜。

這是湖州知府轄下長興州的知州府,今夜此處,正暗中醞釀著一場浩劫。

程嘯照例進了書房,每日晚飯後他都要檢查兒子程融的功課,今日背的是《詩經》,但程融究竟背了些什麼,程嘯根本沒有聽進去。

半年前戶部侍郎陳廷琛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吊死在自家書房,現場留下晦澀不明的血書一封,朝廷著三司嚴查,但至今沒有定案。

去年北邊兩省鬧饑荒,加之朝中黨爭不斷,舉措失當,導致各地鬧事者也層出不窮。

再有海面也不是那麼平靜,東瀛人在海面搔擾,內外不安,幾個月前程嘯自己就在外出時遭受過匪徒襲擊。

此刻夜雨連綿,加上林林總總這些事情,讓人心神有些不寧。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榆錢胡同口的早點攤子已經支了起來,攤子前圍了不少人,新的一天便從喝上一碗加了木耳絲與嫩肉絲的豆腐腦開始了。

一聲慘叫打破了東平伯府清晨的平靜。

阿蠻匆匆進屋,「姑娘,老爺正在打二公子呢!」

姜似從梳妝臺前站了起來,抬腳便往外走。

「姑娘,這不是去慈心堂的路──」阿巧提醒道。

慈心堂是東平伯老夫人的住處,按理說每日一早姑娘們應該先去各自母親那裡,再隨著母親一同前往慈心堂給老夫人請安,但姜似自幼喪母,一母同胞的長姐又早已出閣,於是每日就一個人過去了。

「先去二公子那裡看看。」姜似加快了腳步。

阿巧越發納悶,不由看了阿蠻一眼。

阿蠻同樣一頭霧水,輕輕搖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顧青未感覺好久沒這般舒坦的睡上一覺了。

人上了年紀睡眠就淺,稍微有個什麼響動就再睡不著,再加上幾十年的歲月裡總有些折磨人的病痛,到顧青未五十之後,睡個好覺都成了奢侈的事。

所以這一夜好眠醒來,顧青未只覺神清氣爽,整個人都似輕鬆了許多。

正要揚聲喚自己身邊的梅、蘭、竹、菊四個大丫鬟進來服侍梳洗,入眼所及的茜紅帳子讓顧青未驀地想起來先前之事。

對了,她重生了,現在是四十幾年前,她還在清河,沒有梅、蘭、竹、菊,只有自小伴著她一起長大的秋嵐。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