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更新書訊★ 
641素手提刑10.jpg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心知肚明

乾定十三年秋,烏桕葉紅勝血,燒透了浣花縣的半邊天。

夜幕將近,霞光似錦,縣東頭泥口巷的生意才正開始,車水馬龍好不熱鬧,一片熙熙攘攘的盛景中,獨獨巷尾的小酒館滿地狼藉,像是剛經歷了一場惡戰。

素嬈正默不作聲的收拾著,昏暗光影籠在她那纖細的背影上分外淒涼,見此慘狀,行人紛紛駐足。

「瞧,這還不到半個月就被砸了三次,再這麼下去,鋪子遲早得關門。」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章  庭院深

天瑞十四年三月三上巳節,陽光燦爛,草長鶯飛。

這天是蘭若皇朝最為熱鬧的日子,只因這一天,無論是家教多麼嚴厲的貴族或是平民百姓,都可以盛裝打扮,相邀出遊,尋找自己中意的另一半,只要是至情至性,沒有人會嘲笑或是阻攔。

寧國公嫡長孫女風初晨聽從母親綠綺夫人的安排,一起入宮參加賞花宴,並遵照指示,亦步亦趨地跟在當朝太子的身後,在皇家園林中觀賞那動人的春景。

她很清楚,從小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為的就是參加今天這個旨在為皇子選妻的賞花宴,目標就是正前方的那個人──彥寧。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章  天生我材顧不全

早春二月的海岸邊,白浪逐沙。

數名船工抬著一口沉重的棺材正往船上裝,準備運到前面不遠處的島上去,因為楓葉鎮上最富有的張大善人今日要在那裡為他的愛犬阿歡舉行葬禮,據說還請了楓葉班去跳大神呢!

一名少女在一旁指揮著,「勞煩大家留神,這可是張大善人為他家阿歡精心挑選的,是我家最上好的棺材,用的是三百年的香樟木,每塊板材都是我師父親手刨的,光上漆就上了四道。要不是這回張大善人出了高價,我才捨不得把師父的鎮店之寶賣給他呢!」

少女一身淺藍布衫,挽著袖打著赤腳站在淺灘上,肩頭上蹲著一隻猴,猴肩上趴著一隻龜,像是來自大海裡的美麗水妖似的。

少女名叫顧不全,猴叫孫小空,龜叫龜小寶。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24汴京小醫娘10.jpg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24 年 1 月 3 日起,
拋開所有負能量,一起品嘗字裡行間的甜蜜滋味吧!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開局就四面楚歌

入夜,雨下不停,孫家藥鋪裡燈火昏暗。

掌櫃專心聽著門外三姑六婆對汴河女鬼的議論,慢吞吞地將藥材包好,丟在櫃檯上,「半貫錢。」

一隻乾瘦的小手伸過來,拎住麻繩。指骨枯瘦,皮膚皺巴巴、白慘慘的。不是人老後失去彈性的褶皺,更像是剛在水裡泡了三五日打撈上來的!

掌櫃心臟停跳了一拍,慌忙挑亮燈芯。眼前的小娘子約莫十五、六歲,長髮鬆亂,骨瘦如柴,衣服掛在身上空空蕩蕩,臉和手一個色,冷白冷白的,巴掌大。

「少了一味,白朮。」

「怎麼可能?」掌櫃不滿地瞪她。

小娘子半瞇著眼睛,帶著笑看他,右眼下一小粒朱紅的淚痣像生出來的鉤子,尖刺刺的。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金鎖

三月的一天,莊家的內宅,一個穿著藍色比甲的婢女,腳步匆匆,直奔寶各居。

她一進門,在廊下打絡子的婢女就瞧見了她,揚聲問道:「貴喜姐姐,妳怎麼來了?」

「表姑娘可在房裡?」

廊下婢女張口正要回答,一個穿青衫的婢女已從屋裡走出,早她一步先問道:「貴喜,妳怎麼來了?可是老太太有什麼吩咐?」

貴喜卻不答反問,「秀蘭,表姑娘在房裡做什麼呢?」

「姑娘在屋裡作畫。」秀蘭是姜長寧的大丫鬟,「妳稍等,我去通報。」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醫者

「昨夜的火太詭異了,兩個時辰,四進的宅子,竟就這麼燒沒了!」

此刻,幾乎半個慶陽城的百姓都擠在了藥廬巷裡,望著一夜之間化作灰燼的顧府,又悲又憤。

「肯定是有人惡意縱火,要不然怎能燒得那麼快?最蹊蹺的是,顧府上下居然一個人都沒有逃出來!」

顧若離聽著四周的議論,看著被大火吞噬的顧宅廢墟,渾身顫抖。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章 痴心錯付

平親王府。

世子妃的院落一向素淨清雅,常年有沁人心脾的淡香,與府裡的富麗堂皇顯得格格不入。

白卿卿看向窗外,她知道院牆那邊,府裡的下人正忙著張燈結綵,因為她的夫君,平親王世子,很快就會帶著他心儀的女子回來府裡。

她面前的小几上擺著一個精美的托盤,托盤裡是一組青花牡丹酒具,酒壺瓶身口窄腹寬,寓意大肚能容,酒杯素雅精緻。

白卿卿提起酒壺倒出一杯酒來,伸出去的手卻克制不住的發抖。

若早知符逸心中有那麼一個深愛的女子,她當年斷不會求著爹爹要嫁給他。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