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轉折 
馬車穿過了幾條曲折的胡同,迎面便是一片茂密的樹叢,枝葉繁茂,幾乎遮住了半面天空,連太陽的光都被擋在外面,只剩下一重重鐵灰色的高牆,在歲月的打磨下變得斑駁,指尖輕輕觸碰,便會掉下一片片色彩斑斕的牆皮。 
車夫上前遞了一塊牌子,重重牢門緩緩開啟。即便是隔著數丈開外,也能感受到一股腥冷的寒氣撲面而來,讓人脊背發涼,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一隻素白得手握住了斗篷的襟口,撩開車簾,陽光照在她的額角上,風吹過鬢髮,露出一抹額頭,像是凌霄峰頂的暮雪,白的幾乎透明,從肌膚裡向外透著一股冷薄之意,令周遭物事盡皆為之一寒。她的眼梢微微挑起,打著一把青竹為骨的竹傘,遮住臉孔,只露出一個清瘦的下巴,緩步走進了那座幽深的苦牢。 
牢房很深,潮濕的寒氣沁入心肺,地上鋪著厚厚的石灰,石灰上是荒草墊子。那個人就那樣蜷縮在上面,小小的、柔弱的、血肉模糊的雙手握成了拳,赤紅的血流了一地,浸入枯黃的草甸之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序幕 靈元 
秦長歌面帶微笑,負手而立,俯視著黑暗中沉默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女子們。 
她身後,一臉敢怒不敢言的鬼使齜牙咧嘴地盯著秦長歌的背影。而她無意中微微一轉頭,立刻嚇得他站好做恭謹狀。 
鬼使偷偷抹一把汗,近乎崩潰地暗怨道:為什麼今日偏偏是自己輪值?輪值也就罷了,為什麼偏偏要路過閻羅殿門前?路過閻羅殿門前也就罷了,為什麼偏偏要被這女煞星看見?被看見也就罷了,為什麼偏偏碰到她老人家被閻羅勸得心動了,願意投胎! 
然後,他就萬分榮幸、無比光彩、痛徹心扉、心驚膽顫地被眉開眼笑的閻羅抓了來,奉命送這位姑奶奶去人間。 
他含淚跟著秦長歌走的時候,眼角瞅見判官們擊掌歡慶,說要去尋人間的煙花、爆竹之類的玩意兒,以表由衷慶祝,順便去去近日的晦氣。 
瘟神終於走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姻緣籤 
此時天下大陸一分為三,南邊謂之玥國,西邊謂之崚國,北邊謂之天漠國,東邊則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玥國,鈺城郊外靜心庵。 
清修之地,靜謐無聲,幾株垂柳剛拔出新芽,柳條蔫蔫地垂著,偶爾風來,便在夕陽中輕搖淺擺。庵堂屋簷上幾縷青煙飄出,被四月的微風一吹,好似晨霧般消散無蹤。 
庵堂內,煙霧繚繞,肅穆的氣氛可以令人忘卻俗塵。 
白流霜跪在佛像前,輕輕叩罷,雙手接過香火尼姑遞過來的籤筒,口中默默念道:「佛祖保佑,小女子今日所求不為自己榮華富貴,長命百歲,只求家父仕途順暢,晚年平安。」念罷,輕輕搖晃籤筒,一支卦籤滑落在毯子上,身後貼身丫鬟紅藕彎腰拾起,遞給凝立一側的老尼姑悟因手中。 
悟因是庵內住持,一襲飄逸的玄衫,清風仙骨。她接過籤,但見上面寫著:「紅塵多是非,緣法天註定,萬般多束縛,退步天地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臨死前的瞬間 
把所有的解剖器具收拾好後,丁可人結束一天的忙碌工作準備下班,臨走前,她做了最後確認,目光卻停在一張不屬於解剖室裡該有的白色卡片上,那是今天下午收到的,上面寫著幾個觸目驚心的紅色大字── 
丁法醫,想像一下妳臨死前的瞬間吧! 
丁可人苦笑一聲,此類恐嚇威脅她已經不知受過多少次了,早已麻木,於是,順手將卡片撕碎,扔進了牆邊的廢紙簍裡。 
她開始洗手,眾所周知,醫生的第一個職業病就是潔癖,洗手,不停地洗手,永無休止地洗手。 
尤其她喜歡死人骨頭,在她的眼中,蝶骨(頭骨中的一塊),是人體骨頭中最漂亮的一塊。每次看到蝶骨時,丁可人都覺得它是自然界賦予人類最不可思議的藝術品之一,但這一愛好並不意味著她也喜歡死人身上的細菌。 
因此對她而言,每天下班前,這洗手的程序是必須的。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夢裡耳光知多少 
佟錦做了個很不爽的夢,被人狂搧嘴巴,居然還不醒! 
啪啪啪!臉上熱辣辣的疼,疼得她眼淚險些流下來,這是做夢?要不要痛得這麼專業啊?佟錦腹誹不已,她倒是想破口大罵來著,可話還沒出口就被人搧回來,打得那叫一個爽!不過她很不爽就是了! 
除了能動嘴,她的手臂一直被人死死地鉗著,讓她只能眼睜睜地讓自己任人魚肉,鉗著她的人還偷偷加戲,總能在巴掌落下間極小的間隙中找到空檔,配合著偷擰她幾下,讓她的痛感始終保持在生不如死的燃燒線以上。 
她這是得罪誰了啊!難道容嬤嬤的小黑屋看多了就要遭到這樣的報應? 
最可恨的是,現在挨著打,卻連兇手都看不見,眼前渾噩噩地模糊一片,將來想報仇都不知道找誰好! 
「賤婢!賤婢!賤婢!」 
很好,這正是佟錦想說的話,卻被兇手搶先了,聽聲音,是個女的!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十一章 悲憤交加 
「你確定娶妻的是秦家三少?你確定他兩個月前再娶?如果你敢胡說一個字,我割破你的咽喉。」她將地上的碎片一把抓在手中,然後把最鋒利的一塊,擱在那個死魚眼的脖子上。 
許是她淒厲的聲音、猙獰的樣子嚇到了他,堂堂七尺男兒臉色瞬間發白。 
「小姐,妳的手流血了……」小葉似乎被眼前的她嚇壞了,忙衝了過來,用顫抖的手抱著她。被小葉死死抱著的那瞬間,她突然迸發出來的力氣一下子沒了,整個人無力地蹲了下去,胸口似乎被堵得嚴嚴實實,一絲氣都透不出來,鼻子很酸、眼睛很澀,但就是哭不出聲。為什麼每次痛到極點都哭不出來? 
「這位小姐莫要難過,痛失所愛固然傷心,但世上好男兒千千萬萬,何止一個秦劍。」這死魚眼想哪兒去了?她不是那些想秦劍而不得的女子,她不是那些暗中仰慕秦劍的閨閣小姐。她是他的妻子,她是他的妻子呀!他再婚了,她竟然不知道,還像傻瓜那般,在這裡癡癡地等著他。秦劍,你實在……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銀面修羅 
在日光舒緩的午後,品一杯香茗,聞一曲弦音,當是很愜意很悠然的一件事。然而,若是在戰場上,乍然聽到琴音,無疑是令人感到詭異的。 
而此時,在塞北。 
北朝的騎兵將南朝的娘子關團團包圍,北朝兵士正擂鼓叫陣,好不囂張猖狂。 
忽然,一曲悠揚的琴音響起,縹緲好似從天邊傳來。 
這是一曲古調,夾雜在鏗鏘的戰鼓聲中,竟是分外清曼婉轉,低徊纏綿,很是撩動人心。 
叫囂的北軍忽地靜了靜,停止了擂鼓,抬首望去,只見娘子關城樓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抹嫣紅的身影。在戰場之上,北軍見得最多的紅色除了血還是血,還不曾見過紅色的羅裳。 
這突兀出現的紅裳女子,讓北軍們心頭一震,都想起了一個人。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