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猩紅夢魘 
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 
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幽山絕壁,這裡是蒼月最為險峻的群峰之一,峰上常年雲霧繚繞,煙雨瀰漫,山徑蜿蜒曲折,彷彿無數蛟龍遊戲於雲海之間,霸氣而蒼茫。最高峰上,除了傲視藍天的蒼鷹,連飛鳥都不能飛過。 
一素衣女子,跪在絕壁懸崖之上,青絲墜地,衣袂被勁風吹得啪啪作響,她挺直的背脊卻如懸崖上的青松一般,不為疾風所動,一雙明眸盯著膝下的岩石,眼睛裡悽楚的情愁被剛烈和決絕所掩蓋著。 
「徒兒不孝,父母罹難,不報枉為人子。」清冷的聲音自女子口中說出,艱難卻不退縮。 
女子所跪之處不遠,一個藏青長袍的中年男子負手而立,即使是背影,也透著一股道骨仙風、瀟灑脫俗的氣質。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我叫蘇恩 
天陰沉沉的,那些大朵大朵的黑雲像是要壓下來般,看著就叫人害怕。 
寒冷的夜風使我打了個噴嚏,我趕緊將窗戶關上,以免冷風吹著了熟睡中的娘親,可我的噴嚏卻將娘親給驚醒了。 
「恩恩,著涼了?」娘的聲音還是那般虛弱,連著吃了一個月的草藥看來還是沒有將娘的哮喘治好一點兒。 
「沒有,天冷,娘可千萬別再受寒了。」我朝娘微笑,將娘伸出的手放進被褥裡。這張破舊不堪的被褥是我們母女倆過冬唯一有棉的東西,可今年的冬天來得太早,又比往年冷,這棉被已不夠我們母女倆保暖之用,看來我得加緊做些刺繡去賣,以賺取銀子買新的棉被。 
「都怪娘沒本事。」娘望著我的目光充滿了愧疚與自責,「不僅沒有給妳豐衣足食的生活,還要靠妳養活,看著妳每每為了生計奔波,娘心裡真是不好受啊。」說到最後,娘輕聲哽咽。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章 錦繡 
秋夜,天高露濃,一彎月牙在西南天邊靜靜地掛著,已是清輝薄暮,澄清而又縹緲。 
本是酣睡時,傅家大院內西廂房內的丫鬟問雁,卻急匆匆地闖進了傅錦畫的房間,驚呼道:「四小姐,不好了,二小姐在房間裡吵鬧,又咳血了……」 
傅錦畫倏地起身,披上問雁遞過來的外衣,往外走時聽見問雁又低聲說道:「二小姐還說,如果非要她嫁那個人,她寧願去死……」 
傅錦畫似是沒有聽見問雁後面的話,兀自念道:「這秋天霧重,早就告訴她要小心身子,她房裡的丫鬟是怎麼當差的?怎麼就由著她胡來?」 
待到二小姐傅則棋的房間,傅錦畫便聽見裡面嚶嚶的哭聲,二小姐傅則棋嚷道:「誰都知道傅家有琴棋書畫四個女兒,卻獨獨叫我嫁給那個惡人,還不是看我是個病秧子,即便過了門,沒幾年也會死,你們得了便宜,卻要我賠上性命……」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三十三天宮,離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我不相思。」 
「哦?那你的那個印記,卻又是為誰而刻?」 
「為生命裡不可錯過之人。」 
「那不就是相思?」 
「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長,紅塵不盡生死一瞬,天知道等待我的將是邂逅,還是錯過?怎能立於原地,任光陰被一點點消磨?」 
「那你將如何?」 
「紅塵有她,我去紅塵。」 
「紅塵將亂。」 
「紅塵亂,我擋;地獄開,我去;四海怒,我渡;蒼生阻,我覆。」 
「何苦?」 
「但為她故,不懼十丈軟紅、顛倒折磨之苦。」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神秘紫鐲 
燦爛的陽光照進一間淡紫色的房間,床上的人兒呻吟了一聲,把頭埋進鵝黃色的絲被中,繼續蒙頭大睡。可惜,一陣悅耳的音樂在這時響起,似乎存心不讓床上的人兒再睡下去,無奈之下,一隻纖細的手向旁邊的手機摸去。 
「喂……」沙啞的聲音透過絲被幽幽的傳出。 
「小豬,還在睡呀!」一道好聽的男聲在另一頭輕笑。 
「哥,今天是週末!」 
「我知道今天是週末,但是老媽要我們今天一定要早點回家吃飯,現在都一點了,丫頭,妳也該起床了,依凡,聽見了嗎?」 
「嗯,聽見了。」 
白汐凡無奈的失笑,對這個寶貝妹妹,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好了,我一小時以後去接妳,趕緊起床喔。」他覺得自己都快成老太婆了。可是電話那頭,了無聲息,看來,有人這會兒又會周公去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浮華等閒度 
瓊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玉京繁華無限,笑語如歌,風光盈綺陌。 
攝政王府的熱鬧,因著大燕銜鳳公主皇甫棲情的頻頻造訪而愈顯喧囂。 
玉輦彩仗,雙鸞和鳴,一路香風從御道大街飄灑而過時,我似聽到百姓指點時的細語,那些平凡臉孔上的笑意,分不清是豔羨還是譏嘲。 
「公主,攝政王府到了。」 
奶娘夕姑姑清秀的面龐上揚起溫柔的微笑,小心地來扶我。 
我連忙放鬆緊繃的臉龐,堆起清淺純稚的笑容,在侍女的扶持下走出寬大奢華的車輦。 
近衛顏遠風一如既往地站在華麗的百花穿蝶錦簾旁,安靜地看著我,然後不遠不近地隨侍在我身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8美人天下之囚宮4.jpg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章 

第一章 軍事法庭 
時間定格在二〇〇九年五月十二日凌晨兩點,地點為國家心臟上京市外的一處荒郊。
七輛黑色轎車在荒郊路上極速地行駛著,兩輛在前,兩輛在後,還有兩輛各靠兩側,一起護衛著中間的一輛黑色賓士轎車——軍用高功率引擎發出流暢的聲響,車身完全由高性能合金製造,擋風玻璃上可隱隱看到呈螺旋狀的防彈圖痕,沒有車牌,沒有特殊軍用標誌……這不禁讓人懷疑,這樣的車隊是怎樣從那座守衛森嚴的首都大門裡走出來的? 
一個小時之後,車隊駛近城郊一處並不起眼的土黃色建築。四名身著迷彩服的士兵走上前來,示意車上的人停車接受檢查。前方的一輛車門打開,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下了車,遞過一張深紅色的牌子。士兵檢查了半晌,沉聲說道:「我需要向上級請示。」 
男人眉梢一挑,隱隱帶了一絲怒氣,壓低聲音說道:「這上面有華司令的簽字,你還需要向什麼人請示?」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子 
善若攙扶著我緩緩走著。 
突然一陣風兒吹起,吹得樹木沙沙作響,吹起了我素白沉重的袍角,帶來了陣陣的幽香。 
我就那樣停住了腳步。 
善若隨著我頓了一下,然後略帶欣喜地說道:「啊,是玉蘭花開了。」 
玉蘭花……在聽到這三個字時我的心被撞了一下。 
那個人……曾說過每年都要同我一起賞玉蘭,可他……看不到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善若卻早已知人意地摘了一枝玉蘭花塞到我手中。 
我低下頭,緩緩將花兒舉至鼻前,嗅著它清新的香氣。 
什麼也看不見,但那香氣卻攪動著我的回憶。 
十六年了,十六年了,一切卻還是那麼鮮活,仿若就發生在昨日……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 
這是一部借用歷史人物來講述,卻不符合真正歷史的小說──幾個同名同姓、異名異姓的人物上演了一段湮滅在歷史塵埃中的隱秘情愫。或癡愛,或悲慟,或仇怨,或無奈,數人沉溺於此段宮闈秘史無力自拔。 
有看官大人問:小說裡的李世民是唐太宗嗎?我答:只是名似而已。這個名叫李世民的男人身上濃縮了諸多帝王的明黃身影──他喜將情之所衷埋於心底,負手看江山萬里綿延,卻終抵不過紅顏佳人月光下的粲然回眸。 
也有看官大人問:升平是玳姬嗎?我答:只是神似,也更像那些眾多亡國公主中命運最跌宕起伏的那個。她歷經國破家亡,朱簷更迭,再不見當初庭院歌舞闋,寧隨他再踏九重皇苑囚宮。 
此文在連載時,以宇文戰和楊徵兩個架空姓名分代兩位男主李世民和楊廣。只因歷史中的李世民和楊廣相差近三十歲,難以活在同一個時空;又因文中亡國公主升平楊鸞的身份雙重,既是唐太宗後宮新寵嬪妃,又是隋文帝最疼愛的幼女,這一點也有悖歷史。所以只擅長用歷史講故事的我,也為出版時是否改回歷史真實姓名猶豫許久。最終,還是一位業界前輩的話點醒了我──將一段隋唐百年歷史凝聚在數十萬字小說中,孰輕孰重自然難以取捨,既然如此,何不虛擬一人見證朝代更迭,融會所有宮闈恩怨呢?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