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神秘紫鐲 
燦爛的陽光照進一間淡紫色的房間,床上的人兒呻吟了一聲,把頭埋進鵝黃色的絲被中,繼續蒙頭大睡。可惜,一陣悅耳的音樂在這時響起,似乎存心不讓床上的人兒再睡下去,無奈之下,一隻纖細的手向旁邊的手機摸去。 
「喂……」沙啞的聲音透過絲被幽幽的傳出。 
「小豬,還在睡呀!」一道好聽的男聲在另一頭輕笑。 
「哥,今天是週末!」 
「我知道今天是週末,但是老媽要我們今天一定要早點回家吃飯,現在都一點了,丫頭,妳也該起床了,依凡,聽見了嗎?」 
「嗯,聽見了。」 
白汐凡無奈的失笑,對這個寶貝妹妹,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好了,我一小時以後去接妳,趕緊起床喔。」他覺得自己都快成老太婆了。可是電話那頭,了無聲息,看來,有人這會兒又會周公去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浮華等閒度 
瓊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玉京繁華無限,笑語如歌,風光盈綺陌。 
攝政王府的熱鬧,因著大燕銜鳳公主皇甫棲情的頻頻造訪而愈顯喧囂。 
玉輦彩仗,雙鸞和鳴,一路香風從御道大街飄灑而過時,我似聽到百姓指點時的細語,那些平凡臉孔上的笑意,分不清是豔羨還是譏嘲。 
「公主,攝政王府到了。」 
奶娘夕姑姑清秀的面龐上揚起溫柔的微笑,小心地來扶我。 
我連忙放鬆緊繃的臉龐,堆起清淺純稚的笑容,在侍女的扶持下走出寬大奢華的車輦。 
近衛顏遠風一如既往地站在華麗的百花穿蝶錦簾旁,安靜地看著我,然後不遠不近地隨侍在我身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8美人天下之囚宮4.jpg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章 

第一章 軍事法庭 
時間定格在二〇〇九年五月十二日凌晨兩點,地點為國家心臟上京市外的一處荒郊。
七輛黑色轎車在荒郊路上極速地行駛著,兩輛在前,兩輛在後,還有兩輛各靠兩側,一起護衛著中間的一輛黑色賓士轎車——軍用高功率引擎發出流暢的聲響,車身完全由高性能合金製造,擋風玻璃上可隱隱看到呈螺旋狀的防彈圖痕,沒有車牌,沒有特殊軍用標誌……這不禁讓人懷疑,這樣的車隊是怎樣從那座守衛森嚴的首都大門裡走出來的? 
一個小時之後,車隊駛近城郊一處並不起眼的土黃色建築。四名身著迷彩服的士兵走上前來,示意車上的人停車接受檢查。前方的一輛車門打開,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下了車,遞過一張深紅色的牌子。士兵檢查了半晌,沉聲說道:「我需要向上級請示。」 
男人眉梢一挑,隱隱帶了一絲怒氣,壓低聲音說道:「這上面有華司令的簽字,你還需要向什麼人請示?」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子 
善若攙扶著我緩緩走著。 
突然一陣風兒吹起,吹得樹木沙沙作響,吹起了我素白沉重的袍角,帶來了陣陣的幽香。 
我就那樣停住了腳步。 
善若隨著我頓了一下,然後略帶欣喜地說道:「啊,是玉蘭花開了。」 
玉蘭花……在聽到這三個字時我的心被撞了一下。 
那個人……曾說過每年都要同我一起賞玉蘭,可他……看不到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善若卻早已知人意地摘了一枝玉蘭花塞到我手中。 
我低下頭,緩緩將花兒舉至鼻前,嗅著它清新的香氣。 
什麼也看不見,但那香氣卻攪動著我的回憶。 
十六年了,十六年了,一切卻還是那麼鮮活,仿若就發生在昨日……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 
這是一部借用歷史人物來講述,卻不符合真正歷史的小說──幾個同名同姓、異名異姓的人物上演了一段湮滅在歷史塵埃中的隱秘情愫。或癡愛,或悲慟,或仇怨,或無奈,數人沉溺於此段宮闈秘史無力自拔。 
有看官大人問:小說裡的李世民是唐太宗嗎?我答:只是名似而已。這個名叫李世民的男人身上濃縮了諸多帝王的明黃身影──他喜將情之所衷埋於心底,負手看江山萬里綿延,卻終抵不過紅顏佳人月光下的粲然回眸。 
也有看官大人問:升平是玳姬嗎?我答:只是神似,也更像那些眾多亡國公主中命運最跌宕起伏的那個。她歷經國破家亡,朱簷更迭,再不見當初庭院歌舞闋,寧隨他再踏九重皇苑囚宮。 
此文在連載時,以宇文戰和楊徵兩個架空姓名分代兩位男主李世民和楊廣。只因歷史中的李世民和楊廣相差近三十歲,難以活在同一個時空;又因文中亡國公主升平楊鸞的身份雙重,既是唐太宗後宮新寵嬪妃,又是隋文帝最疼愛的幼女,這一點也有悖歷史。所以只擅長用歷史講故事的我,也為出版時是否改回歷史真實姓名猶豫許久。最終,還是一位業界前輩的話點醒了我──將一段隋唐百年歷史凝聚在數十萬字小說中,孰輕孰重自然難以取捨,既然如此,何不虛擬一人見證朝代更迭,融會所有宮闈恩怨呢?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夢華年 
噩夢來得毫無預兆。 
夏末的夜晚,我經常會夢見自己在一個幽暗森冷的長道中獨自行走,莫名的香氣縈繞在鼻端,卻看不到身邊有人。落腳似有回音,我腿腳發軟,磕磕絆絆地走不快,無形中似乎有人在不斷逼迫我向前走,半步也不能停歇。盡頭處隱約可見有一盞虛無的昏燈,是何情形不得而知,因我每回將要接近時,便會一身冷汗驚醒過來,再也不肯入睡,怕這個沒有盡頭的夢做下去會看到比妖魔更可怕的事。 
鳴玉一本正經地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小姐定是白日熱鬧瞧得太多,才會做這許多怪夢,今日還是不要出門了。」 
沉玉認同頷首,「前幾日看到蓮池的花開始殘敗,就知道小姐妳又要開始折騰我們倆了。」 
我長嘆一聲,何其無辜又何其無奈,對著一池殘荷想昨夜的夢究竟有何寓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淫君與權臣 
據說,寡人是個淫君。 
顧名思義,就是荒淫無道的君主。 
這話寡人活了十八年也不是第一次聽到了,但又一次聽到,仍是惆悵得很。 
「陛下,那些人太倡狂了!天子腳下竟敢如此非議君上,讓小的去將他們拿下!」小路子義憤填膺,作勢欲起。 
我無奈地擺擺手,扯出一絲看似不甚在意,其實還是有點內傷的大度微笑。 
「罷了,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讓他們說去吧,寡人無愧於心就是了。」說罷,垂下頭,別過臉,看向窗外的街道,摸了摸自己的手背,自我安慰道:「昔日鄒忌勸齊桓公納諫,曰能幫謗譏於市朝,而聞寡人之耳者,受下賞。以此說來,外間那些謗譏寡人的,也該受賞。這樣吧,小路子,你去跟茶館老闆說,今日的茶錢都由我們付了。」 
小路子憐憫地看了我一眼,道了聲喏,出了門去。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緣起──亂世傾國第一人 
這不是神話,這也不是傳說,這是傳奇,歷史的傳奇。 
史書明載,那個叫慕容沖的絕世男子,他曾是帝國皇子,也曾是秦王的枕邊孌童,萬人鄙夷的男寵,但他留給歷史的最後記錄,卻是西燕的鐵血皇帝。 
他用仇人和無數生靈的鮮血,去清洗他自己曾受過的恥辱。 

西元三五九年一月 
慕容沖出生。他是當時北方最強大的燕國帝王慕容暐的幼弟,小名鳳皇,極得寵愛,甫一出世,便被封為中山王。和他一同被封王的,還有他的四哥慕容泓,封濟北王。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