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元寶賣藝 
高崗上迎風獨立的黑衣人,身姿矯健。 
孟扶搖眼睛發亮,小宇宙在閃閃發光,人卻向後退了退。 
鐵成抱著劍,奇怪地看著自己的主子──瞧那表情像是想撲上去,瞧那動作卻像是想狂奔逃離,她究竟想幹嘛? 
鐵大護衛從來就不想操心自己主子的貞操問題──反正她身邊的人都不是好東西,太子奸、瀚皇霸、宗越毒、雲痕……他看不順眼──別問不順眼的理由,不知道。 
天下有配得上孟扶搖的人嗎?對這個問題,鐵護衛永遠都是堅決地搖頭。 
孟扶搖對著鐵成的目光嘿嘿笑了笑,這小子是不會知道她用血淋淋的人生經驗換來的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公式:美人等於麻煩,且成正比。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背棄 
勾人心魄的女子嬌喘聲和男子暢快的悶哼聲,不斷地從臥室裡傳出來。酒店的豪華套房外間,寬大的沙發上,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慵懶地坐在上面。她身穿黑色的短袖作戰服,玲瓏的身材曲線畢露,雪白修長的脖頸慵懶地靠在沙發上,富有雕塑美感的尖瘦下巴,顯示出她倔強的個性。下身,一條最新的數位化迷彩作戰褲緊緊地包裹住兩條修長的美腿,腳蹬軍用作戰軟靴,靴子內側,一柄美國造的防禦大師匕首被靜靜地綁在那裡,鋒利的刀光緊貼著女子嫩白的肌膚,隱隱透出一絲寒芒。 
突然,兩聲暢快的叫聲從臥室傳來,女子的嘴角斜斜牽起,一絲冷笑悠然劃出。很好,該開工了。 
拔出別在腰後的柯爾特2000式手槍,迅速地裝上消音器,女子一甩黑色波浪式長髮,輕鬆地站起身來,向臥室方向走去。 
房門緊閉,裡面反鎖,女子微微一笑,隨手拿出一根銀色的鋼絲,對著鑰匙孔插了下去。對付這種簡單的門鎖,甚至用不上兩秒鐘,鋼絲輕輕一扭,房門就悄無聲息地開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猩紅夢魘 
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 
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幽山絕壁,這裡是蒼月最為險峻的群峰之一,峰上常年雲霧繚繞,煙雨瀰漫,山徑蜿蜒曲折,彷彿無數蛟龍遊戲於雲海之間,霸氣而蒼茫。最高峰上,除了傲視藍天的蒼鷹,連飛鳥都不能飛過。 
一素衣女子,跪在絕壁懸崖之上,青絲墜地,衣袂被勁風吹得啪啪作響,她挺直的背脊卻如懸崖上的青松一般,不為疾風所動,一雙明眸盯著膝下的岩石,眼睛裡悽楚的情愁被剛烈和決絕所掩蓋著。 
「徒兒不孝,父母罹難,不報枉為人子。」清冷的聲音自女子口中說出,艱難卻不退縮。 
女子所跪之處不遠,一個藏青長袍的中年男子負手而立,即使是背影,也透著一股道骨仙風、瀟灑脫俗的氣質。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我叫蘇恩 
天陰沉沉的,那些大朵大朵的黑雲像是要壓下來般,看著就叫人害怕。 
寒冷的夜風使我打了個噴嚏,我趕緊將窗戶關上,以免冷風吹著了熟睡中的娘親,可我的噴嚏卻將娘親給驚醒了。 
「恩恩,著涼了?」娘的聲音還是那般虛弱,連著吃了一個月的草藥看來還是沒有將娘的哮喘治好一點兒。 
「沒有,天冷,娘可千萬別再受寒了。」我朝娘微笑,將娘伸出的手放進被褥裡。這張破舊不堪的被褥是我們母女倆過冬唯一有棉的東西,可今年的冬天來得太早,又比往年冷,這棉被已不夠我們母女倆保暖之用,看來我得加緊做些刺繡去賣,以賺取銀子買新的棉被。 
「都怪娘沒本事。」娘望著我的目光充滿了愧疚與自責,「不僅沒有給妳豐衣足食的生活,還要靠妳養活,看著妳每每為了生計奔波,娘心裡真是不好受啊。」說到最後,娘輕聲哽咽。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章 錦繡 
秋夜,天高露濃,一彎月牙在西南天邊靜靜地掛著,已是清輝薄暮,澄清而又縹緲。 
本是酣睡時,傅家大院內西廂房內的丫鬟問雁,卻急匆匆地闖進了傅錦畫的房間,驚呼道:「四小姐,不好了,二小姐在房間裡吵鬧,又咳血了……」 
傅錦畫倏地起身,披上問雁遞過來的外衣,往外走時聽見問雁又低聲說道:「二小姐還說,如果非要她嫁那個人,她寧願去死……」 
傅錦畫似是沒有聽見問雁後面的話,兀自念道:「這秋天霧重,早就告訴她要小心身子,她房裡的丫鬟是怎麼當差的?怎麼就由著她胡來?」 
待到二小姐傅則棋的房間,傅錦畫便聽見裡面嚶嚶的哭聲,二小姐傅則棋嚷道:「誰都知道傅家有琴棋書畫四個女兒,卻獨獨叫我嫁給那個惡人,還不是看我是個病秧子,即便過了門,沒幾年也會死,你們得了便宜,卻要我賠上性命……」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三十三天宮,離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我不相思。」 
「哦?那你的那個印記,卻又是為誰而刻?」 
「為生命裡不可錯過之人。」 
「那不就是相思?」 
「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長,紅塵不盡生死一瞬,天知道等待我的將是邂逅,還是錯過?怎能立於原地,任光陰被一點點消磨?」 
「那你將如何?」 
「紅塵有她,我去紅塵。」 
「紅塵將亂。」 
「紅塵亂,我擋;地獄開,我去;四海怒,我渡;蒼生阻,我覆。」 
「何苦?」 
「但為她故,不懼十丈軟紅、顛倒折磨之苦。」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神秘紫鐲 
燦爛的陽光照進一間淡紫色的房間,床上的人兒呻吟了一聲,把頭埋進鵝黃色的絲被中,繼續蒙頭大睡。可惜,一陣悅耳的音樂在這時響起,似乎存心不讓床上的人兒再睡下去,無奈之下,一隻纖細的手向旁邊的手機摸去。 
「喂……」沙啞的聲音透過絲被幽幽的傳出。 
「小豬,還在睡呀!」一道好聽的男聲在另一頭輕笑。 
「哥,今天是週末!」 
「我知道今天是週末,但是老媽要我們今天一定要早點回家吃飯,現在都一點了,丫頭,妳也該起床了,依凡,聽見了嗎?」 
「嗯,聽見了。」 
白汐凡無奈的失笑,對這個寶貝妹妹,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好了,我一小時以後去接妳,趕緊起床喔。」他覺得自己都快成老太婆了。可是電話那頭,了無聲息,看來,有人這會兒又會周公去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