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錢胡同口的早點攤子已經支了起來,攤子前圍了不少人,新的一天便從喝上一碗加了木耳絲與嫩肉絲的豆腐腦開始了。

一聲慘叫打破了東平伯府清晨的平靜。

阿蠻匆匆進屋,「姑娘,老爺正在打二公子呢!」

姜似從梳妝臺前站了起來,抬腳便往外走。

「姑娘,這不是去慈心堂的路──」阿巧提醒道。

慈心堂是東平伯老夫人的住處,按理說每日一早姑娘們應該先去各自母親那裡,再隨著母親一同前往慈心堂給老夫人請安,但姜似自幼喪母,一母同胞的長姐又早已出閣,於是每日就一個人過去了。

「先去二公子那裡看看。」姜似加快了腳步。

阿巧越發納悶,不由看了阿蠻一眼。

阿蠻同樣一頭霧水,輕輕搖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顧青未感覺好久沒這般舒坦的睡上一覺了。

人上了年紀睡眠就淺,稍微有個什麼響動就再睡不著,再加上幾十年的歲月裡總有些折磨人的病痛,到顧青未五十之後,睡個好覺都成了奢侈的事。

所以這一夜好眠醒來,顧青未只覺神清氣爽,整個人都似輕鬆了許多。

正要揚聲喚自己身邊的梅、蘭、竹、菊四個大丫鬟進來服侍梳洗,入眼所及的茜紅帳子讓顧青未驀地想起來先前之事。

對了,她重生了,現在是四十幾年前,她還在清河,沒有梅、蘭、竹、菊,只有自小伴著她一起長大的秋嵐。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一朝穿越如敝屣

請問這裡是哪裡?

蘇嬌坐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看著屋子裡簡陋到髮指的陳設,一臉懵逼。

她跟著醫大的志工醫療隊前往深山偏鄉義診,結果一個不小心一腳踩空,然後⋯⋯

蘇嬌環顧四周,莫非這裡是山地裡的衛生所?會不會太簡陋了一點?怎麼連一點兒醫療設備都沒有?

這時,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一個細瘦的身影閃了進來,一抬頭,看到了蘇嬌,臉上頓時閃現出驚喜來。

「姑娘您醒了!?菩薩保佑,這真是太好了!我給姑娘熬了些米湯,您趁熱喝了吧!」

蘇嬌目光直愣愣的看著那個女子,布衣羅裙,秀髮束起,用一支樸素的簪子固定,手裡捧著一只粗瓷碗,裡面盛著大半碗濃稠的米湯。

護士呢?老師他們是把她送到了什麼奇怪的地方治療嗎?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徐徐涼風,書香陣陣,秋季閱讀好時節⋯⋯

東佑.普天.可澄.晶冠,博客來書店聯合書展

優惠:單書 79 折,任選 2 書 75 折
展期:2019/10/1~2019/11/30
好禮:滿 499 元,送花王 PYUAN 純漾自然柚遊洗潤組(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請盡速前往  東佑.普天.可澄.晶冠,聯合書展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好大一盆黑狗血

武國公府,松鶴堂,屋子裡坐滿了人,閔老夫人繫著抹額,端著茶碗不說話。

臨安長公主同武國公,連同二房的閔文,一大早便被官家召進宮中去了。

昨兒個景雀橋的事情,已經鬧得滿城風雨,眾人皆知了。

閔惟芬紅著眼,拿著團扇半遮面,時不時的拿帕子抹著淚。

正在這個時候,兩個身強力壯的婆子抬著一個軟榻走了進來,閔惟秀扶著腰趴在上頭,小臉毫無血色。

閔老夫人抬頭一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是說傷了腰,怎麼跟下一刻就要斷氣一般?

「五娘,聽說妳身體不適,怎麼過來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一章  是遺憾,還是圓滿?

承和十三年,大楚十萬鐵騎戰突厥,大獲全勝,魯家的烈火旗終於再一次插在了番邦的土地上。

天眼見著就要亮了,一位披著蓑衣穿著火紅軍服的少年郎騎著駿馬,踏著晨露直往范陽奔去。

更夫吃了一嘴土,搖了搖頭,喃喃自語道:「因著沈家十八娘簪花禮,這范陽的地界都要踏低一尺了,看那身烈火祥雲,想必是魯家的兒郎!」

沈庭行至石牌口,急急的勒住了馬。沈琴簪花之時,他正與外祖抗胡,趕不及回來,倒是十八妹的讓他趕上了。

「沈七歸家。」

門房聽到沈七兩個字有些意外,他們這一房的人都有多久沒有回來了,讓人忘了十八娘還有沈七這個親兄長。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禍福

晉京,戌朝帝都。

時值四月初,春意盎然,草木繁盛。

天子腳下,皆是一片繁華景象,通往城門的青磚石板路,兩旁擺滿了各式攤販,此起彼伏的叫賣聲不斷,處處洋溢著生機和熱鬧。

川流不息的入城人流中,有輛低調華麗的雙轅馬車緩緩行駛著,但在距離城門數丈之地時,突然停了下來。

路旁賣炒板栗的小販直盯著那輛馬車瞧,完全沒注意到攤前站著一個身軀魁偉的大漢。

大漢等了一會兒,見那小販兩眼發直,似看什麼看呆了,終於不耐煩的喝斥道:「看啥呢?還做不做生意了?」

「抱歉抱歉!」小販這才回過神來,黝黑的臉赧然一紅,趕忙低頭道歉,一邊俐落的給大漢裝板栗。

剛才他不經意抬頭,正好看到停在攤前的馬車窗簾整個被撩開,一張美麗的臉龐隨即映入眼簾,不禁看癡了。

長這麼大頭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女子,仙女下凡似的,不知是誰家的小姑娘?不過看那馬車,應該是哪個豪門世家或金門繡戶的千金吧?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炎炎夏日何處去?不如來趟浪漫之旅──

2019月7月5日起,一套套精彩好書,陪您度過酷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原來都是假的

晨光微熹,天方破曉,余慶村的村民大多數都起得早。

許多人家的煙囪上都升起了炊煙,村間小道上行走著三三兩兩的村民,或是扛著鋤頭,或是拉著耕牛,一看就是往地裡去的。

正值春耕之時,一年之計在於春,這時候若是懶怠了,到了秋天收糧的時候就該要哭了。

招兒準時這個點就醒了,睜開眼發現狗子還睡著。

昨兒她睡下沒多久,狗子又發了熱,忙了大半宿,幸好到後半夜就退熱了。

她坐起來抬手去摸了摸狗子的額,確定不燙手了,才輕手輕腳的下了炕,穿好衣裳。

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門打開,早就焦躁難安的黑子,咻的一下就鑽了出去。招兒也跟著走出房門,見黑子已跑出院門外去撒尿,失笑的搖了搖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