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更新書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神祕王妃

封國京都城。

當今王上同母胞弟辰王南宮曄突然大婚,舉國譁然,朝臣百姓議論紛紛,皆在猜測辰王妃的身份。

南宮曄十四歲帶兵平亂邊關,以十萬大軍殲敵二十三萬,成為家喻戶曉的封國戰神。兩年前,先王遽逝,他以雷霆之勢斬殺叛相葉恆一黨,平息朝廷內亂。

太子南宮傲順利繼承王位,賜封南宮曄為辰王,對於犯罪的官員有先斬後奏之權。此後,封國國泰民安,成為與之齊名的金國、翌國之中最為強大的國家。

如此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尊崇地位,少不得有許多王公大臣想與之攀親,奈何辰王始終無意娶妃納妾。也曾有女子主動勾引,企圖謀個妾室之位,卻被赤身裸體的斬殺於床上,從此再無人敢有貪念妄想。

今日辰王突然娶妃,辰王妃的身份卻無人知曉,而且大婚之日,不宴客,也無喜娘及迎親隊伍,新娘自備花轎入府,未拜堂已送入洞房,真是叫人詫異無比,成為街頭巷尾人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慈父毒母

「我要休了妳這個狠毒的女人!」

一聲怒吼,把許俏君給嚇醒了,睜開雙眼,入目不是她熟悉的淺藍色天花板,而是幾根粗木房梁和茅草屋頂,隱隱約約還聽到壓抑的哭聲。

許俏君迷迷糊糊的,不知自己是醒了還是在夢中?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看到的依舊是粗木房梁和茅草屋頂。

不對呀!她住的小套房的裝潢是她親自敲定的,走的是典雅素淨的簡約風,不是返璞歸真的田園風,不可能會出現粗木房梁和茅草屋頂這樣奇怪的東西,但眼前看到的這是什麼呢?

幻覺!

許俏君給出了一個答案,微微蹙眉,感冒藥吃了一大堆,病卻不見好,現在頭還在隱隱作痛,甚至出現幻覺了!明天若是還這樣,就去醫院打點滴好了。

「三妹,妳醒了!」驚喜的呼喊聲,近在耳邊。

接著,許俏君看到一張帶淚的臉,那是一個梳著雙包頭的十四、五歲少女。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一章  第一次的較量

朦朧的月光下,她斜倚在亭欄中,雙眸微閉,淡淡的月光,撒在那如瀑布般的髮絲上,雖看不清容顏,卻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如同那黑夜中的精靈。

「主子。」一道略顯嬌小的黑影,快速的閃了過來,聲音中帶著幾分緊張與擔心。

「嗯?」她微睜雙眸,冷淡的目光在黑暗中,仍有著可以洞悉一切的穿透力,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

一身黑衣的依琴,臉上多了幾分傷痛與自責,「本來事情進行得很順利,可就在我們要離開時,四王爺突然出現,師兄受傷,被四王爺的人抓走了。」師兄若不是為了救她,就不會⋯⋯

女子眉頭微蹙,雙眸中的冷意褪去幾分,隨即站起身,紅唇微動,緩緩下令,「帶我去。」

那聲音極輕,也極為平淡,聽不出太多的情緒,那張絕美的臉上,也同樣平靜的沒有任何表情。

「主子,明天可是您的大婚之日⋯⋯」依琴微愣,有些錯愕了。明天主子大婚,若是今天出了什麼事怎麼辦?更何況,四王爺現在只怕還在那兒呢!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傳言

三勻香清雅脫俗的香氣,卻讓夏千翡莫名覺得有些煩躁。

每次同江家大少爺談買賣,都會有這樣的感覺。

雕琢講究的屏風將下人隔絕開來,一旁便是蒙了素紗的窗戶,分明是通風透氣,可夏千翡的心口,卻有些呼吸不上來。

「江少爺,這批香料您究竟打算出個什麼價?貨品我已經親自去看了,雖說都是上品,卻也沒有您說的那樣百年難得,咱們兩家做生意也有些時日了,不如江少說個誠心的價格?」

夏千翡面上鎮定的看著坐在她對面的男子,心裡卻在盤算江離然究竟會報出什麼價,還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渾身透著慵懶儒雅氣息的江離然總算將手裡的杯子放下了,頭稍稍往前伸了一些,眼睛抬起,盯著夏千翡。

夏千翡心中一震,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退。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初入農家

蔣安然來到這個時空已有四天,借屍還魂雖然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但既然已經真實的發生,也只能接受事實,更何況,魂穿異世於她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在外公和媽媽相繼離世後,她就不再是安家那個倍受呵護的小公主。

原本打算事情結束後就跟那個男人登報脫離父女關係,並且棄蔣姓,隨母姓安。現在這樣更好,與他撇得乾淨徹底,她再也不用痛恨身體裡流著他骯髒的血,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沒能親眼看到他和那個賤女人的下場。不過,他們已經失去了公司的控股權,又身染不知名的毒素,一定會過得生不如死。

「外公,媽媽,我為你們討回了公道!」蔣安然透過泛黃的窗紙,看著外面飄落的雪花,喃喃自語。他們讓她幼年失母,她就讓他們中年喪子喪女,一報還一報,以命抵命這樣才公平。

吱呀的開門聲打斷了蔣安然的思緒,回頭看到這家的老二,大名安健,小名栓子的十歲男孩,提著個裝著火絲的小鐵桶走了進來。

「妹妹,妳的病才好,別坐在窗子邊,風從窗縫鑽進來,很冷的,快過來烤火。」

安然慢慢的從木頭床上滑下來,穿上一雙打著補丁的棉鞋,走了過去。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子  最後一次的哭泣

「妳為什麼是個女孩呢?」

十年前,一位風華絕代的男子對令狐團圓嘆息。他一襲白裳在月光下散發銀光,謫仙般的容貌令人窒息。

年幼的令狐團圓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只覺得難過,是她叫那麼優秀的男子失望了。

「罷了罷了,即便是女孩又如何?」男子衣袖一揮,頃刻間眉宇怒放出所向披靡的尖銳,「只要是她的孩子,我梨迦穆就收下了!」

令狐團圓感到身子一輕,回過神來已被梨迦穆高舉在空中。她並不畏懼,只是不明白面前的這個男子是喜歡她呢?還是嫌棄她?

「妳是啞巴嗎?回答我!」梨迦穆冷冷問:「願不願意師從於我?」

令狐團圓連忙點頭,她以為她的順從會換來男子的笑顏,但她錯了,梨迦穆一生從來沒有笑過。他更冰冷的道:「說話!」

「我⋯⋯願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她,到底是誰?

啪嗒!

一滴蠟淚沿著紅燭流下,落在燭臺之上,本來只是極輕的聲響,在夜半三更的時候響起,就顯得尤為突兀。

寬敞華美的房間裡,點了十幾個燭臺,只是這些燭臺,都放在一張巨大的實木桌四周,將桌面照得明亮耀眼。

巨大的木桌前,站著一個人。

秋夜漸涼,她卻只穿了一身單薄的素白中衣,甚至還光著腳,一頭過腰的長髮,未束未綰的披在身後。本該顯得頹然鬆散的裝扮,在女子挺拔的站姿,沉靜的目光襯托之下,反倒顯出幾分矜驕的傲氣。

木桌上鋪著一張兩尺見方的宣紙,女子手裡握著一支細軟的毛筆,似乎正在作畫。她下筆穩健,筆鋒遊走,只隨手勾勒了幾筆,紙上便隱約出現了一個人臉的輪廓。

隨著筆下線條越來越豐盈,畫作越發精細,那張臉也漸漸明晰起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