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更新書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原來都是假的

晨光微熹,天方破曉,余慶村的村民大多數都起得早。

許多人家的煙囪上都升起了炊煙,村間小道上行走著三三兩兩的村民,或是扛著鋤頭,或是拉著耕牛,一看就是往地裡去的。

正值春耕之時,一年之計在於春,這時候若是懶怠了,到了秋天收糧的時候就該要哭了。

招兒準時這個點就醒了,睜開眼發現狗子還睡著。

昨兒她睡下沒多久,狗子又發了熱,忙了大半宿,幸好到後半夜就退熱了。

她坐起來抬手去摸了摸狗子的額,確定不燙手了,才輕手輕腳的下了炕,穿好衣裳。

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門打開,早就焦躁難安的黑子,咻的一下就鑽了出去。招兒也跟著走出房門,見黑子已跑出院門外去撒尿,失笑的搖了搖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反咬一口

大慶天和三年臘月,雪連天的下,四處白茫茫的一片,清河崔氏祖宅裡傳承數百年的老鐘發出悠揚的聲音,方圓數十里都能一聞,正是所謂的鐘鳴鼎食之家。

賀知春跪坐窗前,對鏡貼花黃。她看上去約莫二十有餘,膚色通透,那遠山含黛眉下的一對眸子罕有的清亮。

她對著鏡子,咧開嘴笑了笑,露出一對深深的梨渦。有些太不莊重了!賀知春嘆了口氣,又抿著唇微微笑了一次,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娘子,九郎最喜望仙髻,您不如⋯⋯」

賀知春透過銅鏡,看著身後的貼身侍婢青梅,搖了搖頭,「罷了吧!」

青梅難過的低下了頭,每年年節是娘子最難堪的時候。整個宅子裡的人都盯著這兒,揣測著崔九郎之意。

今年,他會與娘子圓房嗎?已經是第十年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一家子的醜陋嘴臉

一頭撞死在靈堂之上,陶氏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去地府見見她苦命的長子和早夭的小女兒了,誰知一睜開眼看到的卻是她的奶娘齊婆子的圓臉,在陰間見到故人,陶氏並不驚慌,反而很高興,笑道:「奶娘,妳也在這裡啊!」

「三奶奶,您醒了!」齊婆子也露出笑容,伸手扶她坐起,「三奶奶,喝口水潤潤喉吧!」

陶氏喝了口溫熱適中的水,感覺一身舒爽,目光一掃四周,才發現情況有些不對,開啟的木窗,斜斜照射進來幾縷陽光,燦爛明媚。

陽光能照進陰間地府嗎?陶氏疑惑的皺眉。

「三奶奶,您可有哪裡覺得不舒服嗎?」

陶氏這時候才注意到,齊婆子比印象中年輕許多,臉上沒有深深的皺紋,頭髮也是烏黑的!人死了會變年輕嗎?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 國際書展,獻上閱讀小確幸

史上最低價,全館一律 66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書展優惠已經開跑~
請立即點入選購東佑文化書籍。點我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獻上小說HOUSE暢銷套書

2019月1月4日起,啟動閱讀小確幸,為寒冷的冬日增添暖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無法分家

深秋,長樂鎮的銀杏樹落盡最後一片葉子的時候,天氣已然變得十分寒冷,蕭蕭的北風似是一下子颳了起來,打在人的臉上,如鈍刀子刮過,辣辣的刺痛。

天還沒大亮,街上的鋪子尚未全開,卻也並非全部緊閉,賣早點的鋪子更是早早就打開門做生意了。

「黃大娘,您今兒起得真早啊?」賣雜貨的鄭大娘子看著對面挎著籃子要出門的黃大娘笑問。

「甭提了,昨兒夜裡我那媳婦貪涼多喝了兩口冷水,今天就喊著身上不爽,病懨懨的下不了床了,讓我去張屠戶那兒拿肉呢!」

「難怪了,素日我瞧著都是您媳婦去拿肉呢!要說這天啊,說冷就冷,可不能貪涼了。雖說年輕人身子骨好,但謹慎點還是有好無壞的。」鄭大娘子走近兩步,嘆息著道:「別的不說,就拿鎮東頭那王大來說,這才多大的年紀,也就三十好幾吧,還是大男人一個,說走就走了,丟下那一窩子孤兒寡母的,您說,這家裡頭沒了當家的,可就受罪咯!」

「可不是這話嘛,最最可憐的,是王大娘子肚子裡還有一個沒蹦出來呢!王大倒是走得自在了,難為了大的小的,王家那老婆子又是個心偏到胳肢窩裡的,妳瞧著吧,王大娘子那家子,有的是要遭罪的時候了!」黃大娘也跟著嘆了一口氣。

兩人對視一眼,均在對方眼裡看到了憐憫,又是搖了搖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雨夜被逐

三月三的宣州,春雨綿綿沒個休停。

夜晚的李府彷彿被罩上一層細密的紗,朦朦朧朧猶如仙臺幻境一般。

若是往日看到這景象,卓嬤嬤定然又要讚嘆一番。

可是今日,她卻是越看越慌。

「卓嬤嬤!卓嬤嬤!」

正當卓嬤嬤心神不定,來回踱步時,轉角亭子邊探出一張清麗的臉龐,一個小丫頭朝卓嬤嬤低低喊了幾聲。

聽到這呼喚,卓嬤嬤大喜過望,忙奔了過去。

「他們怎麼樣了?妳通知安叔了沒?蓮芝那丫頭可有跟著去?沒有別人發現吧?」

小丫頭被連問了一串問題,也不惱,眼睛滴溜溜的往四周掃了掃,然後謹慎的湊到卓嬤嬤耳旁。

「放心吧嬤嬤,他們都出城了,蓮芝姐姐也跟著。只是我離開時,五小姐和六少爺都還沒清醒,只怕⋯⋯」

卓嬤嬤心裡咯答一下,嘴巴動了動,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話沒說完,兩人卻都懂其中的意思。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轉變未免太大了!

戚繚繚伸出手指,撫向身畔男人黑色面巾下露出的下頷。

線條俐落,稜角分明,皮膚細嫩而光潔,雖略略有了些許鬍渣,但是被打理得極好,不仔細看,幾乎感覺不出來。

不像是尋常殺手⋯⋯

她眉頭微蹙,忍不住將拇指和食指拈住布巾的一角,想要看看他整張臉。

「想死!?」

那緊閉的薄唇突然開啟,聲音冷如冰,卻意外有些後勁不足。

她的眉頭蹙得更緊了一點,因為這聲音聽起來略有些耳熟⋯⋯

她這具身子已經換了瓤。

半個時辰前,她還叫做蘇慎慈,還在十年後的楚王府裡,下令讓一府側妃、侍妾全給她陪葬。

半個時辰後,她回到了十年前,但不是回到她原來的身子,而是重生到了同坊而居的鄰居,靖寧侯府的小姐戚繚繚身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