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更新書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若有來生

開業八年,入秋,漠北的天空長達一個月都是晴朗,萬里無雲下感覺不到風在吹動,城牆上的旗幟鬆垮垮垂著,周遭異常的安靜。

十月的漠北就是如此,遠眺出去青野之外就是黃沙,到了十一月便臨了風季,沒了草地的束縛,漠北的沙能一直吹到關北門內。

若非沒有城牆外插在地上無數的箭,沒有破敗沒了車輪的戰車,沒有地上斑駁的血跡,關北門城牆上那個佇立一個時辰有餘的統帥,只像是在看風景。

幾個士兵在城牆下撿箭,抬頭往上看時,只看得見統帥大人遠眺的樣子,不忘投注崇拜的神色,他們的統帥大人剛剛帶著他們打了勝仗,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英雄!

可他們怎麼都看不到他們的統帥大人此時蒼白的臉,還有那柄從背後沒入,直刺穿了胸口的匕首。

「呵!」

蘇錦繡苦笑,嘴角卻因咧開而滲出血來,腥甜,更多的是苦澀。

她低下頭看了一眼胸口,正面看不到傷,血卻已經從後背往下淌,滲到了腳邊。

施正霖,你真的有這麼恨我嗎?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寧嫁瘸子不為妾

馬匹發瘋是因為有人對馬投毒的事,謝放還沒有跟韓老爺說,以至於韓老爺回到家後,還有心思跟韓夫人談笑風生。

夫妻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後,韓老爺又道:「那謝放,可以用。」

正在焚香的韓夫人問道:「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韓老爺倚在小榻上閉目休息,說道:「我去了秦家後,旁敲側擊問了秦老爺一些事,謝放所說的話裡,沒有假話,他的家世,也都是真的。」

韓夫人點香的手勢頓住了,恍然道:「你買地是假,試探是真?」

韓老爺輕笑,「買地是真,問話也是真。畢竟是管家,總要找個可靠又聰明的人。」

「既然你有意留他,那早上在下人面前說撿他回來一事,遲早會傳到他耳朵裡,只怕他要記恨了。」

「就是要他聽見。」韓老爺語氣十分淡漠,「他以前終歸是個公子哥,但入了我韓家門,就要將他骨子裡的傲氣全都削個乾淨,讓他明白,下人就是下人,無論你以前多風光,也要為我韓家好好辦事,是我韓有功將你撿回來,給你溫飽。」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楔子  遙遠國度

夜色濃重,潑墨一般渲染著整個大地。

幽國帝都,入夜的初秋四處透著蕭瑟,偶有秋風吹過,捲落幾片樹葉。相比於常年,今年帝都的秋天的確是來得早了些,雖然天氣突然冷得讓人猝不及防,但卻並不能阻止人們夜晚外出的腳步,所以此時城中依舊是華燈高照,車水馬龍,花街酒巷人聲鼎沸。

相比於城中的喧囂,璃王府內雖燈火明亮,卻十分安靜,偌大的唱風樓上只有兩道人影。

「阿璃,生於皇室,有些事情本來就不是可以任由自己隨意選擇的。」太子楚雲鐸端了酒杯,憑欄眺望著遠方,微微蹙起的眉宇間隱著淡淡的惋惜。

璃王楚雲璃眉梢一挑,低聲說道:「皇兄應該知道我心中所想,除了柔兒我是不會接受父皇選定的任何一位女子的。」

就在此時,一直積壓在天空上的烏雲更沉了,不堪重負的雨絲終於隨風斜斜飄落,微涼的觸感仿若讓他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個冬日。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絕境逢生

大齊朝,昭文十二年。

襄陽城外。

邊關戰亂連連,北地遇上旱災,三年顆粒無收。今年總算下了兩場雨,不曾想老天不開眼,在麥苗抽穗的時候又鬧了蝗災。

朝廷開倉放糧,竭力賑災,餓死的百姓還是比比皆是。

為了活命,不知有多少人拋下了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背井離鄉逃往南方富庶之地。

一路由北至南,逃荒的流民隊伍不見減少,反而愈來愈多。所有能果腹的東西都被流民們一掃而空:樹皮、草根、觀音土⋯⋯

餓殍遍野,慘不忍睹。

人餓到極處,易子而食的慘劇也不時上演。

「不要!不要搶走我的兒子!」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半個奴才

一場秋雨,穆府園子裡的一片蔦蘿已開到荼蘼。

穆言伸手輕撫一片素白蔦蘿花瓣,手指尚未觸及,那花瓣便飄然而落。

穆言眸子瞬間一黯,連著咳嗽兩聲,蒼白的臉色因這幾聲咳嗽而略顯潮紅。

身後的婢子桃紅立刻將一件半舊的鵝黃綠披風輕輕披在了穆言身上,勸道:「姑娘,您身子才好些,還是回去歇著吧!」

穆言目光不動,只是看著那凋零的蔦蘿出神。

這荼蘼之花就好比她前世的人生,本該最燦爛的年華,經歷一場風雨,一夕凋零⋯⋯

穆言心中無比苦澀,她以為她前世就那麼終了,以為一切因她的死而煙消雲散了,誰知一睜眼,她竟又回到了這個令她痛苦不堪的院子裡,繼續當她的招子女。

所謂招子女,其實在民間是一種很迷信的說法。

婦人若是婚後連著數胎都未能活成,在眾人眼中那便是不祥,便是有惡鬼偷子,婦人便要抱養一個命格硬的女孩子養在膝下,若往後生子,便要與這養女締成婚姻結為夫妻,若生女,便要與之同嫁一夫,養女為媵。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連家

若生迷迷糊糊醒來時,尚不過三更。

屋子裡黑魆魆的,沒有半點光亮。她聽見大丫鬟紅櫻的呼吸聲,輕而緩,平而穩,於暗夜之中聽進耳裡,有著令人心安的溫暖。

她已經有許多年,不曾聽過這樣的呼吸聲。

很長一段時間裡,她夜不能寐,似乎一閉眼就能聽見自己的慘叫聲。即便沒了舌頭,聲音悶在喉嚨裡,也依舊響徹耳際。

然而如今⋯⋯舌頭在嘴裡沿著貝齒打了個轉,靈活自如卻帶著兩分陌生。她已太久不曾擁有過它。

若生還記得,自己臨終的時候,五感幾乎盡失。不像現在,聽得見輕淺的呼吸聲,聞得到空氣裡彌漫著的百合香,氤氳的,氣味怡人。她躺在錦衾下,闔著眼細細嗅去,依稀能分辨出裡頭的三兩味香料──沉水香、零陵香、雀頭香,隱約還混著些白漸香的果味。

她長長吐出一口濁氣,翻了個身,將頭埋進軟枕中。

這樣一味合香,價值數金,但在連家卻是司空見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被謀殺的

「能嫁進咱們裴家是她天大的福氣,竟然敢尋死,真是給臉不要臉!」

枯蝶恢復意識後,首先聽到的,就是這麼一個刺耳的聲音,她不自覺的蹙眉,十分不喜歡如此吵鬧的氛圍。

嫁人?嫁什麼人?她不記得她有執行這樣的任務。

「綠裳,行了,別說了,事已至此,我們只好認命了。」

另一道女聲,但顯得平和淡漠許多,甚至還有掩飾不住的無奈與疲憊。

「我不認命,我為什麼要認命?我才十六歲,我還不想死,都是這兩個小賤婢,連自己的主子都看不住,現在出了事,我們活不了,妳們也別想活了!就算死,也有妳們給我們墊背!」

還是先前那個刺耳的聲音,語氣中的憤懣過於強烈,讓她想忽視都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