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HOUSE系列暢銷套書推薦

看引領穿越的磅礡巨作 看驚心動魄的愛戀傳奇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3 更新書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事出有因

早起的鳥兒在窗外的銀杏樹上歡快的跳躍,東山頂上迎來清晨的第一縷霞光。千嬌、百媚捧著洗漱水推門而入,只見楚絳芸穿著白色褻衣雙腿橫劈於地。

這是她一年來每天要做的早課,兩丫頭早已習慣,只是還是忍不住相互嘟囔,「看來我們還是早不過小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一年來練舞練得走火入魔了。」

「不過話說回來,小姐每每跳起舞來真是美得讓人無法形容。」

梳洗完畢,主僕三人正想去陪將軍夫人用早膳,只覺得一陣清香撲鼻而來,隨即聽得衣裙窸窣,紫色水晶簾被輕輕撩起,溫婉的聲音如清晨的那一縷晨光,帶著柔柔的暖意在耳畔充盈,「芸兒,可起來了?」

「娘親?」迎上寵愛的眼神,楚絳芸連忙上前握住她的手,手心傳來令人踏實的溫暖。

她還記得一年前醒來的時候,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這位母親,是這位母親晝夜不分的在床邊勸解照顧。她摟著她,拍著她的背哄她入睡,為她擦拭睡夢裡流出來的眼淚,內心深處早已不知不覺的把她當做自己的母親。心想,自己的母親看來是這輩子再已無法相聚了,就在這陌生的時空代替真正的楚絳芸好好的孝敬她。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全書系 75 折起,千萬別錯過了!

請立即點入選購。點我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一章  不科學啊!

寧朝二十一年。

秀山村寧靜的晨曦中,蘇齡玉睜開了眼睛。

帶著病態的蒼白臉色,仍舊遮不住她精緻的五官,一雙烏黑如墨丸的眼睛,在昏暗的屋子裡掃了一圈,薄薄的嘴唇輕啟。

「操,不是夢!」

她都逼著自己又睡了一覺了,怎麼還不是夢呢?

她簡潔卻充滿了現代化風格的房間,怎麼就變成這種破舊到漏風的樣子?

這不科學啊!

「姑娘,您醒了?」

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個女子,穿著十分普通的素色衣裙,見到她睜開了眼睛,臉上滿是驚喜。

蘇齡玉認得她,之前醒過來時,也看到了這個丫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寧姐兒,妳前幾日做了噩夢,這幾天氣色看著不如以往,還是請個大夫來瞧瞧,別被噩夢驚著了。」

太夫人的目光裡,是遙遠又熟悉的溫和慈愛。顧莞寧看著滿頭銀絲,滿額皺紋的祖母,鼻子陡然一酸。

那一年,她被沈氏和沈青嵐聯手逼至絕境。絕望之餘,她破釜沉舟,決意要嫁給病重的太孫沖喜。

素來最疼愛她的祖母又氣又急,怒罵她一頓。可惜到了那個時候,已經無法阻止,無力回天了。

祖母忍著傷心、難過、失望,為她準備了豐厚的嫁妝。

她出嫁後不久,祖母就病倒了。原本只要好生將養,便能慢慢痊癒。不料,沈氏竟暗中在湯藥裡做了手腳,祖母一病不起。

風雨交加的夜晚,她在產房裡拼命生下兒子,沒等將喜訊送到定北侯府,就驚聞了祖母病逝的噩耗。

撕心裂肺的痛楚,令她痛不欲生,她哭了一整天,也落下了見風流淚的毛病。

可哭的再多也沒用,祖母已經永遠的離開了人世。

後來,她親手除去了沈氏,為祖母報了仇。只是,逝者已逝,世上唯一全心全意疼愛她的那個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若有來生

開業八年,入秋,漠北的天空長達一個月都是晴朗,萬里無雲下感覺不到風在吹動,城牆上的旗幟鬆垮垮垂著,周遭異常的安靜。

十月的漠北就是如此,遠眺出去青野之外就是黃沙,到了十一月便臨了風季,沒了草地的束縛,漠北的沙能一直吹到關北門內。

若非沒有城牆外插在地上無數的箭,沒有破敗沒了車輪的戰車,沒有地上斑駁的血跡,關北門城牆上那個佇立一個時辰有餘的統帥,只像是在看風景。

幾個士兵在城牆下撿箭,抬頭往上看時,只看得見統帥大人遠眺的樣子,不忘投注崇拜的神色,他們的統帥大人剛剛帶著他們打了勝仗,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英雄!

可他們怎麼都看不到他們的統帥大人此時蒼白的臉,還有那柄從背後沒入,直刺穿了胸口的匕首。

「呵!」

蘇錦繡苦笑,嘴角卻因咧開而滲出血來,腥甜,更多的是苦澀。

她低下頭看了一眼胸口,正面看不到傷,血卻已經從後背往下淌,滲到了腳邊。

施正霖,你真的有這麼恨我嗎?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寧嫁瘸子不為妾

馬匹發瘋是因為有人對馬投毒的事,謝放還沒有跟韓老爺說,以至於韓老爺回到家後,還有心思跟韓夫人談笑風生。

夫妻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後,韓老爺又道:「那謝放,可以用。」

正在焚香的韓夫人問道:「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韓老爺倚在小榻上閉目休息,說道:「我去了秦家後,旁敲側擊問了秦老爺一些事,謝放所說的話裡,沒有假話,他的家世,也都是真的。」

韓夫人點香的手勢頓住了,恍然道:「你買地是假,試探是真?」

韓老爺輕笑,「買地是真,問話也是真。畢竟是管家,總要找個可靠又聰明的人。」

「既然你有意留他,那早上在下人面前說撿他回來一事,遲早會傳到他耳朵裡,只怕他要記恨了。」

「就是要他聽見。」韓老爺語氣十分淡漠,「他以前終歸是個公子哥,但入了我韓家門,就要將他骨子裡的傲氣全都削個乾淨,讓他明白,下人就是下人,無論你以前多風光,也要為我韓家好好辦事,是我韓有功將你撿回來,給你溫飽。」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楔子  遙遠國度

夜色濃重,潑墨一般渲染著整個大地。

幽國帝都,入夜的初秋四處透著蕭瑟,偶有秋風吹過,捲落幾片樹葉。相比於常年,今年帝都的秋天的確是來得早了些,雖然天氣突然冷得讓人猝不及防,但卻並不能阻止人們夜晚外出的腳步,所以此時城中依舊是華燈高照,車水馬龍,花街酒巷人聲鼎沸。

相比於城中的喧囂,璃王府內雖燈火明亮,卻十分安靜,偌大的唱風樓上只有兩道人影。

「阿璃,生於皇室,有些事情本來就不是可以任由自己隨意選擇的。」太子楚雲鐸端了酒杯,憑欄眺望著遠方,微微蹙起的眉宇間隱著淡淡的惋惜。

璃王楚雲璃眉梢一挑,低聲說道:「皇兄應該知道我心中所想,除了柔兒我是不會接受父皇選定的任何一位女子的。」

就在此時,一直積壓在天空上的烏雲更沉了,不堪重負的雨絲終於隨風斜斜飄落,微涼的觸感仿若讓他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個冬日。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