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更新書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雨夜被逐

三月三的宣州,春雨綿綿沒個休停。

夜晚的李府彷彿被罩上一層細密的紗,朦朦朧朧猶如仙臺幻境一般。

若是往日看到這景象,卓嬤嬤定然又要讚嘆一番。

可是今日,她卻是越看越慌。

「卓嬤嬤!卓嬤嬤!」

正當卓嬤嬤心神不定,來回踱步時,轉角亭子邊探出一張清麗的臉龐,一個小丫頭朝卓嬤嬤低低喊了幾聲。

聽到這呼喚,卓嬤嬤大喜過望,忙奔了過去。

「他們怎麼樣了?妳通知安叔了沒?蓮芝那丫頭可有跟著去?沒有別人發現吧?」

小丫頭被連問了一串問題,也不惱,眼睛滴溜溜的往四周掃了掃,然後謹慎的湊到卓嬤嬤耳旁。

「放心吧嬤嬤,他們都出城了,蓮芝姐姐也跟著。只是我離開時,五小姐和六少爺都還沒清醒,只怕⋯⋯」

卓嬤嬤心裡咯答一下,嘴巴動了動,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話沒說完,兩人卻都懂其中的意思。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轉變未免太大了!

戚繚繚伸出手指,撫向身畔男人黑色面巾下露出的下頷。

線條俐落,稜角分明,皮膚細嫩而光潔,雖略略有了些許鬍渣,但是被打理得極好,不仔細看,幾乎感覺不出來。

不像是尋常殺手⋯⋯

她眉頭微蹙,忍不住將拇指和食指拈住布巾的一角,想要看看他整張臉。

「想死!?」

那緊閉的薄唇突然開啟,聲音冷如冰,卻意外有些後勁不足。

她的眉頭蹙得更緊了一點,因為這聲音聽起來略有些耳熟⋯⋯

她這具身子已經換了瓤。

半個時辰前,她還叫做蘇慎慈,還在十年後的楚王府裡,下令讓一府側妃、侍妾全給她陪葬。

半個時辰後,她回到了十年前,但不是回到她原來的身子,而是重生到了同坊而居的鄰居,靖寧侯府的小姐戚繚繚身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午夜驚夢

「哥,我好累!我堅持不住了!」

漫漫的海域,沒有船隻,沒有燈火,唯有兩個約莫只有十來歲的孩子在海水裡掙扎。

沒有可以讓人視線變得清晰的色彩,只有一片磨人心志的漆黑。

海水冰冷刺骨,兩個孩子唯有拼命的向前游去,可是,前方那隱隱約約的小島,彷彿可望而不可即!

「柔兒,不要放棄!永遠都不要放棄!不要怕,有哥在!」

然而兩個身處大海的孩子,感覺到了死亡在降臨,彷彿整個天下只剩下他們兩人。

天上沒有明月,沒有星光,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只有無窮無盡,蔓延不止的黑!

被喚為柔兒的孩子意識已模糊,手腳在冰冷的海水裡變得遲緩笨拙,最後停止拍打。

「柔兒,不可以!不要閉眼睛,妳再堅持一下!抱著哥,相信哥,娘會來找我們的,妳再堅持一下,我們游到那個小島上就有救了!」

冷,彷彿將五臟六腑都凍裂了,這致命的寒冷讓睡夢中的余秋男感覺到四肢百骸都在顫抖!

「不⋯⋯不要!」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獻上小說HOUSE暢銷套書

7月4日起陸續登場,讓您浪漫一整夏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永遠捂不熱的石頭

「死丫頭,都什麼時辰了啊?真是個懶骨頭,快起來,去把雞舍給掃乾淨!」

蔣小秋頭痛欲裂了,死亡的滋味,椎心蝕骨,讓她難受的皺起眉頭,完全沒聽清楚身旁的人說了什麼。

忽然,身體被重重的扇了兩巴掌,她想提出抗議,結果卻只能發出輕微的哼唧聲。

「幹嘛?還想裝病躲懶啊?我看妳就是苦頭吃少了,妳等著,我去跟妳奶奶說,妳今兒就甭吃飯了。」

門被甩得砰然作響,喳喳呼呼的聲音漸行漸遠。

蔣小秋的意識,這才慢慢回籠。

她記得,她已經死了。

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牢,在那個得意洋洋的女人面前,艱難痛苦的斷了氣。

可這裡,是哪裡?

蔣小秋慢慢睜開眼睛,黑呼呼的屋頂,身下是硬邦邦的木板床,鼻尖嗅聞到的潮濕霉味中隱隱夾雜著雞屎的臭味是那麼的熟悉!

一種令人驚慌的奇異感,從蔣小秋的骨頭裡爭先恐後的鑽出來。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一章  妳好宿主

三更天,正是夜色最深的時候,萬籟俱寂,偶爾能聽到夜風吹動樹葉的沙沙聲。一扇厚重的紅木院門前,兩名老婦人坐在門檻上,背靠著背打盹。

院門後是一座祠堂,青磚黛瓦,門廳高大,十二扇朱紅大門足有三丈來高,八丈寬。飛簷翹角之上,趴臥著幾隻雕刻得唯妙唯肖的瑞獸,讓本就莊嚴大氣的祠堂,增添了幾分肅穆之感。

廳堂內極為空曠,大門正對著一整面牆,由上至下,一共五排,擺放著幾十塊牌位,一眼看過去,黑壓壓的一片,就像墳地裡立著的一塊塊墓碑,每塊墓碑後面彷彿都隱藏著一雙黑洞洞的眼睛。

屋內只點了兩盞油燈,忽明忽暗,大半夜的誰待在這裡,都會覺得陰森恐怖,寒毛直豎。

祠堂的正中間,一道瘦小的身影趴在蒲團上,看那身形,是個年紀尚幼的小女孩。燭光下,女孩不到巴掌大的小臉上佈滿了細細密密的汗珠,面色潮紅,嘴唇乾裂,粗重的呼吸聲在寂靜的祠堂裡顯得格外明顯,小小的身體還時不時抽搐,可見病得不輕。

一隻小麻雀從半開的朱門外飛了進來,徑直朝著小女孩飛去,落在她身邊,小爪子在地上跳了幾下,離她更近了些,鳥嘴一張,一直叼著的東西便落在了女孩的手裡。

洛琳菁腦袋雖然燒得暈呼呼的,但手上忽來的重量,還是讓她稍稍清醒了些,勉強睜開眼,看清自己手裡的東西不禁整個人呆住了,居然是──一小塊冷饅頭。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一個購物管道,多一點優惠折扣,請多多支持喔~~

請立即點入選購。點我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寧願不是謝家人

謝琬跪在冰冷的青石方磚地板上,把頭垂到低的不能再低了。

「哥哥已經病得很重了,大夫說拖不過這個年關,求太太高抬貴手,暫時別把院子收回去。太太如能答應,我願意結草銜環服侍太太左右!」

天已經入冬了,屋角紫金銅熏爐裡燃著的銀霜炭發出融融暖意,謝琬卻仍在發抖。

她從來沒有向誰低過頭,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向這個女人低頭,可是為了讓哥哥在最後的時光裡過得安穩,她已經顧不得尊嚴了。

他們所住的獅子胡同的院子是賃來的,沒想到幾天前,房東竟把院子高價賣給了謝府。謝府高門大戶,如今的當家老爺是當朝閣老,家財萬貫,怎麼會看上那樣破落的小四合院?而且偏偏是她和哥哥唯一的棲身之所。

她知道,謝府不願再給他們活路了,自打他們的祖父謝啟功死後,謝府的人更加把想要滅掉他們二房的心思表露在面上。

可是,縱使她清楚明白他們的意圖,卻無力改變。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佑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